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地动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622 2013-07-15 11:10:00

  小桃在终南山下的河边洗着衣服,她旁边两三岁大的孩子正斗着蛐蛐,而她的丈夫在田里干着活。她的容颜已不复曾经,岁月逝去,这三年来她老了不少,毕竟已经是一个二十八岁的女人了。三年半前,殿下疯了似的四处寻着公主,她不过一个弱女子,她去了醉红楼,想在那做杂役,那儿的姑娘们大多认得她,待她很好,给她相了亲,相中了一个朴实的男人,生活在了一起,生得一子。一年前,在燕国终南山安定了下来。

树下的驴忽然惊慌不安地蹬地,平时乖顺的驴竟开始挣断困住它的绳子,四处惊跑。儿子因为它的蛐蛐不见了哇哇大哭。小桃手一滑,一件衣服也落入了水中,她被吓到了,河中的鱼发出凄厉的叫声,成群漂浮,有的甚至跳出水面。

她抬头,天上的云竟是彩色的,怪哉!难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不安地丢下手中的衣服,抱住了儿子,想要往家跑时,又转身跑向了一直在钓鱼的白发老翁,“老道长,你快些离开吧,这天好生奇怪,怕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了,若是无处可去,你可以去我家避避。”

老翁笑了,“你这人倒真是善良,逃命时还不忘了提醒老道,想来我们还是有些缘分的。”

“老道长,快些走吧!”她急急道。

这时,地猛烈地晃动了一下,她一个不稳,跌坐在了地上。地动?!她惊骇。

老翁这时又道:“你靠老道近些,可免受地动之苦,毕竟我们有缘。”

“不!我丈夫还在田里!”她突然跪在了地上,对着老翁叩了一头,“我知道您是神仙,您救救我丈夫吧,求您了!”

“一切自有定数。”老翁只笑。

“求您了!”小桃不断叩着头,额上的血印在了地上。

他无奈,掐指一算,道:“田里空旷,此次地动不小,却也不大,无碍。”

“谢谢您了。”小桃感激涕零。

老翁叹气,这千年以来不曾地动过,莫非星石已经……

“奶奶,大夫来了,您坚持住啊奶奶!”一个十岁左右丸子头的小女孩托着一个年迈的老人进了一个屋子。

“福气,奶奶恐怕不行了……”奶**上不断冒出冷汗,生活了近百年,经验告诉她这绝对不是普通的风寒。

“奶奶,不会的,福气给你添福。”小女孩紧紧握着她奶奶的手。

大夫把了脉后,退了几步,叹气:“不行了,看来不是巧合,你奶奶已经是我今天看的第三个病人了。”

“大夫,我奶奶得了什么病?你告诉我,我去抓药!”福气紧抓着大夫的衣摆,生怕他逃了似的。

大夫推到了门外颤抖道:“瘟疫!”然后,逃之夭夭。

“不会的!不会的!”福气拼命摇着头,又对着奶奶道:“我去找落儿她娘,一定会有办法的,奶奶你等我!”

“福气,回来……”奶奶对着离去的女孩无力地哀唤着。

寒月在厨房炒着菜,对着在院中认真看书的芷落道:“落儿,去叫你娘起来,饭要好了。”看着落儿小跑的身影,君寒月脸上是幸福的笑容,落儿很聪明,已经开始休息灵力了,不过,她对毒这方面的东西更感兴趣。

“娘,起来了!”落儿爬上了青藤长椅,推搡着娘亲。

“嗯。”青鸾闭着眼应了声,自从落儿出生后,她就开始嗜睡了,多了一份慵懒韵味。

“落儿娘,落儿娘,我奶奶病了!”一个声音从门边传来。

“福气?”是萱萱的声音。“你奶奶病了不去找大夫,找落儿娘做什么?”

“落儿常说她娘什么都会很厉害,我相信落儿的话!”福气一脸焦急,“大夫说奶奶不行了,说她得了瘟疫!福气不信!”

“瘟疫?”萱萱大惊失色,“这会传染的,这怎么可能治得好?”她刚想让福气放弃,一个紫衣女子却款款而来。

“福气,带我去看看你奶奶吧。”青鸾笑着摸了摸福气的脸。

福气看呆了,真羡慕落儿啊,有这么一个温柔漂亮的娘。

青鸾平时不出门,但总听芷落唠叨村里的事,她倒也能知道些事,这是她第一次见福气这孩子,而福气也只见过青鸾两次,且是村里人指给她看的。

“鸾儿……”君寒月靠在门框上,无奈地瞅瞅桌上的才又看看院中的人。

“我虽不精通医术,却也略知一二,只是想不通南方的离村怎么会引来了瘟疫。”青鸾浅笑。

“我陪你。”他仍是寡言。

萱萱皱眉,“若是姐姐也染了这瘟疫该如何是好啊!”

“萱萱,你留下看着落儿,我去去就回。”她的语气不容拒绝,她染上瘟疫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虽然她还没恢复仙身,但记忆却在,恢复记忆的事,她没有告诉他,然而,他也没有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