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重任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504 2013-07-15 11:10:00

  风小染起了个大早,天才微亮,卯时初就到了草原上,却不见一个鬼影子。她沮丧地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两只肥鸡和两罐美酒,亏自己起这么早偷了两只鸡来,敢情被耍了?

她仰头对着天空吼道:“混蛋!你居然骗我!若是再遇到定砍了你的爪子!”回声四起。

“咳咳……”一声轻咳从背后响起。

她欣喜地转身,背后却空无一人,她产生幻觉了?

“在上面……”

她抬头,看着那美得不像凡人的男子,尴尬地笑道:“你不会在树上睡了一夜吧!”

“是啊。”

虽说教她七八天,但是她仅仅用五天的时间就把男子一身武艺学了个全,该说她资质好还是努力呢?男子不告诉她名字,她也不好一直“喂”“喂”的叫,便唤他师父,但他们并非真正的师徒。累的时候就在树上休息,他总喜欢抱她入怀,靠在他身上。刚开始的时候有片刻心动、不适应,久了也形成习惯了。困的时候,他让她把头放在他腿上,倒也舒适,常常很快能睡着。

“你嫁给我。”他仍这么说。

不像第一次他说的时候,这次她的心跳得很快。她皱眉,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她不喜欢心乱如麻的感觉,这让她不安。她随口一说:“若你能在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让我看见十八只颜色不同的蝴蝶,我就嫁给你。”她长这么大在塞外就没见过一只蝴蝶,她不信他还能娶了她。

她不知道怎么回的王宫,心一直在“噗通”乱窜。

这次门外等她的不是小桃,而是母妃。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进了房门,果然,父王坐在椅子上,小桃正站在父王身后拼命对她使眼色。

“小染!”父王难得一见的怒意,“生病不应该是卧床?有你这么活蹦乱跳,起早贪黑,整日都不见你人影的吗?”

小桃吓得跪在了地上,拼命叩头,“王上恕罪,是小桃自作主张,欺瞒了您,王上恕罪!”

风小染一把将小桃拉住,看着父王,不服道:“父王以前最疼小染了,放任小染自在的生活,小染去哪里父王都不会管的,现在父王是怎么了?自从那个什么楚国太子来了,什么都变了!父王就不再是父王了!”

“啪”,一个巴掌打在了她脸上,她倔强地抬头,左边脸上五个指头红印异常显目。她眼中没有一滴泪水,只是不服。“父王不就是想把小染嫁走吗?父王不就是不疼小染了吗?小染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打!”她倔强,却没有捂脸,任凭它火辣辣地疼。

“阿染,你就少说几句吧!”凤九拉住小染的手,劝道。“母妃求你了。”

“怎么连母妃也不帮小染说话?”

父王叹息一声,平复了心情,“小染,若你生在普通人家,父母定不会管着你的。可你生在西凉王宫,你是西凉的公主,就应肩负整个西凉的重任。西凉本应在一百多年前被燕国收复,最近燕国又开始蠢蠢欲动,楚国太子出使西凉就是有意与我们西凉联盟,这样才能保西凉继续独立,如此一来,燕国才不会对我们下手。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联姻。”

她眼前那个白衫男子一闪而过,眼中泪水涌出,任性道:“若是小染有了心爱的男子呢?”

父王和母妃对视片刻,母妃将她抱在了怀里,拍着她的背,道:“若真是如此,母妃怎么忍心将宝贝女儿的终身幸福毁了呢?”

凤九母妃永远给她最大的温暖,让她感动不已,泪水不断滑落,在她怀中痛哭失声。良久,她轻轻推开母妃,跪在了他们面前,“小染怎能这么自私,这么任性呢?小染愿意嫁给……”她顿了顿,下了很大的决心道:“嫁给楚国太子。”

“小染……”父王面露痛色。

她叩了一个响头,“以后小染不能陪在你们身边,你们要多多保重。父王,以后没有小染跟你顶嘴,没有小染为你研磨,没有小染给你念书,没有小染跟你说笑话……也没有人陪小染逛街了,父王一定要每天念着小染。母妃,你教会小染许多道理,小染终身受益,小染的武艺大多也是您传授的,小染的琴技还有小染的舞蹈。以后再也没有人缠着您赛马了,母妃您也再也不用故意让着小染了……”

凤九抱住她,泪水止不住地流下,“傻孩子……”

“传令下去,后日西凉公主出嫁楚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