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树祖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771 2013-07-15 11:10:00

  地冥谷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那就是它的最底层,那里不但隐秘,而且没有各种复杂的阵法,一般仙人进了那里恐怕一辈子也出不来,就连常年住在地冥谷的仙人也不一定能找到那里,更不用说破了那些阵法进入谷底了,因此谷主设此地为禁地。

青鸾对地冥谷地形虽算熟悉,却摸索了一个时辰也没能进入那谷底。

迷路了?她盯着先前自己在一颗树上做的“三角”标记,而现在自己居然又回到了这里!不应该啊!怎么会迷路?……那便是进了阵法?不出意外所有的阵法都难不倒她。不对,哪里有一点奇怪……

剑光一闪,紧接着便是大树倒地的声音,果然,一个披着绿叶制成的外衣的孩子从树间飞了出来往空中逃去。

“原来是个树妖……”她喃喃,并没有打算去追他,毕竟已经离开闲月居好一会,寒月一定发现她不见了,她要快点办完事,然后封住灵力,隐去气息,她不自觉地摸着肚子,落儿,你要争气,娘亲这么做都是为了你……

刚准备离开,一双手却紧紧握住了她的右脚踝,竟是那个去而复返的树妖,她轻哼,“怎么?想拦我?”

“你这个妇人!怎得称树祖宗我为妖?本不想与你计较砍了我的树徒孙,你倒好,竟这般诋毁我!”那孩子微怒。

“妇人?”他这是在说自己?

“对啊!顶了个大肚子还来这么危险的地方!”树祖宗放开她的脚,站起了身来道。

“你不是妖?”她问。

“我是精灵!”面对她的疑问,他很生气。

“精灵不也属妖界么?”

“虽说精灵被妖怪打败,让我们精灵一族被妖一统,精灵与妖却还是有不同的。”他有些自豪。

“对不起,我道歉。”她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里,丢下这句话,径自往东边走。

那树祖宗跟在她身后,“你一个妇人,来着干什么?”

“……找人。”

“人?这方圆百里可无人烟。”

“一个仙。”

“去哪找?”

“谷底。”她不想隐瞒什么,对着一个孩子。

那孩子顿住了,“谷底?”他见妇人离了他好一段路,又匆忙追上去,“听说那里封印了一个很厉害的散仙,他犯了错,可他们伤不了他就只好封印他。你是要去找他?”

她没有回答,只是问:“他过得好吗?”

“他过得好不好我倒是没法知道,不过当年封印他的其中一个仙是天上的武将神,他天天来看他,听说,他们曾经是好朋友。”

“好朋友?”

他咯咯笑了,“我看这散仙根本不想原谅他,整天就听那武将神自己在那里说话,”他又问:“你是他妻子?”

“不。我是他女儿。”她淡淡地道。

“女儿?!”他惊呼,这才仔细打量着妇人,不由暗自惊叹时间也会有这样美的人儿!

不觉间,竟已进入了谷底的领域,只是,前面石块上坐了个背着他们的人,那人仰头一口饮尽坛子中所有的酒,然后爽快的砸在了地上,对着山洞里面说着些什么,距离有些远,听不大清楚。

“他是武将神?”青鸾问,总觉得他这样的豪爽有些奇怪。

树祖宗这才从神游中回来,点头应声:“对,他每天都这么喝酒。”

“他什么时候走?”

“唔……这要随他心情的……”他想了想道。“记得前日我徒子徒孙们惹了他,他不但砍了他们好多枝叶,还追着我一个孙儿跑了大半山远!”

青鸾脸上露出了许久不曾出现的媚惑的笑容,“树祖宗,帮我一个忙……”

树祖宗看着她的笑容呆了良久。

“你帮我……”

那孩子很聪明,是棵好苗子,立刻懂了青鸾的意思。只见他身后跑出三个有着一对透明翅膀只有手掌一般大小的精灵。他们“嘿嘿”笑着,跑到武将神身后挠他痒痒,拉扯他的衣服,从他衣服里钻进又钻出,调皮得很,待弄得武将神忍无可忍后又往北边逃之夭夭。

“这武将神莽撞的性子倒一直没改。”青鸾乐了,走出林子,立于洞外。

“你先前就认得他?”

“嗯。”何止认得?以前在九重天时,她最爱在这位叔叔身上寻乐子了,几百年前他可没现在这样的爽朗。

见青鸾要往洞中走,树祖宗忙抱住她的腰,“你千万别想不开啊!这山洞看似平常至极,它外层却没有结界和阵法,轻则身残,重则魂飞魄散……虽说这些对拥有魔王之血的人无效,但是你并不是魔族的啊!”

“为什么对拥有魔王之血人……无效?”她奇怪道,轻轻拉开这孩子的小手。

“这是上古的神和魔的约定……”他小声答道。

她没有去多想,只是将手轻轻触在了结界上,只觉一阵微弱的电流感传至全身,很快她这种不适便消失不见,她如无障碍似的进入了结界,往山洞内走去。她自嘲地笑了笑,果然还是这样,世上再强的结界,再厉害的阵法对她都无效……

再说武将神,追了那几个精灵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不对劲,再怎么惹他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就招惹他,他心中暗叫不好,返回谷底,发现一切风平浪静,不由松了口气,对着洞内吼了一嗓子:“沧海,我明日再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