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再遇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2104 2013-07-15 11:10:00

  三年半,离山的荒芜没有改变,离山脚下的离村的恬静也没有改变,但是人、事却可以变化。就比如当年那个小丫头萱萱已经长成了大姑娘,三年多前刚出生的孩子也长大了些,青鸾想不明白的事大部分也早已淡然,不在意了。曾经过分的执着,也在离山的熏陶下烟消云散。

院落中,大片树荫下有一个恬静的紫衫女子侧卧在一把青藤长椅上,看着院中一大一小玩闹的身影,脸上是一抹笑容,尽显妩媚。尽管是六月天,靠南海的离村并不是太热,反而很惬意,正适合午睡,女子很快沉沉睡去。

“娘?”那个三四岁大的女娃轻唤了一声,见她没有反应,便冲着她身边的女子使眼色,脸上是调皮灵动的笑容。

于是,远门被轻轻合上,而那一大一小的身影早已远去。

“娘亲真是胆小,总怕落儿会出事,还是萱萱姨娘好,时常带落儿出来玩儿!”那小女孩走在前头,开心地道。

“落儿,姐姐不让你出来也是为了你好啊。”萱萱不紧不慢地跟着,又说道了一番。

萱萱姨娘虽好,就总比娘亲唠叨。她心想着。不过小孩子的心思总是会被新鲜的事物所吸引,那一丛绿叶中竟开出了一朵浅紫色的花来,她想着颜色真好看,娘亲又喜欢紫色,摘了回去送给娘,娘一定会开心的!

她兴奋地跑去要摘花儿,一只手却比她快了一步,她愤怒地抬头,在看见男人的脸时,呆住了,真好看啊,要是她爹爹长得这样,她会幸福死的!不过,她也只呆了一会,很快,又仇视地盯着这个赏花的男子。

男子嗅着花香,沁人心脾,这花倒是好看,竟是蓝紫色的。他似乎察觉异样,低了头看着这个只到自己膝盖的表情变化多端的孩子,不解她为什么怒视自己。见她盯着自己手上的花,他笑了笑,蹲下身,将花塞到了她手里,没由来的喜欢这个小孩子,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或许是因为她有一双跟她很像的眸子?

谁知女孩竟将花用力甩到了地上,将花踩在了脚下,用力跺了几下。

他看着这孩子的举动,怒火莫名地上窜,将她横抱起来夹在腰和手臂之间,用力拍打了几下她的屁股,“你这孩子怎得这么不知好歹?知不知错?”

她被吓到了,屈辱似的哇哇大哭了起来,除了娘,还没人打过她的屁股呢!“我没错!”

“还不认错?”他将孩子放下,火气未消,“好端端的一朵花你将它毁了做什么?”

她哭着嚷道:“我想要的东西绝不会让别人得到,若被人染指却又丢弃给我,我宁可毁了它!”

男子怔怔地看着她,这番话从这么小的孩子口中说出来,他更多的还是震惊。

“落儿!”因一直找不到她而着急的萱萱赶了过来,见她哭得厉害,忙将她抱了起来,“怎么了这是?”她瞟了一眼男子,瞬间红了脸,世上竟有比姐姐还美的人……

“落儿?”男子身子一僵,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孩子,他颤抖地问:“……你娘是谁?”

孩子哽咽着,“娘亲是世上最美的人!”

“你爹是谁?”他忍不住的心颤,他找了她们三年多,从九重天到地界,现在到处都在追捕他。

孩子扑闪着水汪汪的眼睛,看了男子良久道:“一定比你还好看!”

“落儿她自出生就没见过爹。”不知怎的,萱萱脱口而出,“她娘亲叫青鸾。”

“姨娘!”一道稚嫩略带怒意的声音响起。

“落儿……我的孩子……”男子从萱萱怀中接过孩子,如珍宝一样抱在怀里,他不停地叫着孩子的名字,脸上的泪水也止不住地落下。他终于找到她们了。

芷落收回怒意,见他一个大男人竟哭了,不由急急道:“大叔,你别哭啊!要是被娘亲看见我又欺负人,她又要打落儿屁股了。”

男子笑了,正色道:“我是你爹。”他脸上的泪水瞬间消失,又恢复了一身清冷。

落儿哭闹着要从他怀中挣脱,“我不要你这样的爹爹,又凶又没用,凶不过只会哭鼻子!”

“落儿……”萱萱无奈地看着她,见没人理她,转身便往回走,却在刚走几步时,看见了树下的那个紫衣的绝代佳人。

原来青鸾醒了没多久,发现她们二人不见了踪影,便寻了出来。

她脸上浮现的是萱萱从未见过的幸福的笑容,没有一丝杂质,萱萱不由看呆了片刻。

青鸾手抚上胸口,沉寂太久的心重新跳动了,这次没有清醒之后的疼痛,因为她想明白了,不管过去,不想未来,她既然爱他,那便守在他身边好了,无论结果如何,他会不会因为报仇而变成她的仇人,现在,她都不管。就像当初紫苏——她的那缕魂魄那样的坚定。

不远处的男子停住了与落儿的打闹,将孩子放下,看着不远处的紫衣女子绽放出一抹绝世的笑容,他轻唤了一声,“鸾儿……”这一声聚集了他这三年多来所有的思念。很多年后青鸾忆起这一幕时,她心中都是满满的幸福。

“落儿,带你爹回家。”青鸾只是这么笑道。

人散,只余下那朵被毁的芷兰花……

君寒月的厨艺极好,芷落也很快接受了她这个爹。君芷落遗传了他和她的两种气质,一是灵动,二是骨子里的清冷。

他们又在离村停驻了两个月,九月时分已经接近秋天,热意也在逐渐散去。若这是结局,那倒真真是极好的,但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一个开头,还有许多事,没有完成,许多迷不曾解开。

为什么青鸾和君寒月都能不受结界和阵法的影响?

聚魂瓶和地冥星石落入魔界之手,要它何用?

梅妖净心真正的主人是谁?

梁子傲本是龙族太子却被废,反而变成梁国皇帝和蛊梦教教主。这真正的原因是什么?背后是否有一个更大的阴谋。

消失的九娘和七彩鱼精去了哪里?阿五为何迟迟不现身?

帮助楚玉为徐欣贝续命的女人是谁?她为什么要楚玉效忠于她?

唐小浅和兰卿更是后话了。她何去何从?而他当真要独守冰床一生?救走唐小浅的那个尊贵的白衣女人又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