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回家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458 2013-07-15 11:10:00

  “娘亲……”青鸾眼眶的泪沿着面庞滑落,这泪仿佛蓄积了这些年来所有的委屈。“……娘亲。”她朝着阿五伸出了手。

阿五搭上她的手,五彩光一闪,她很顺利进入了那个结界。她愣住,回忆着那阵彩光,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谷底仍旧一片昏暗,唯有水滴答的声音响在耳畔。

“爹,你还是不愿意出谷么?”她的声音在谷底回响。

“我要等九重天发现我没错,自己放我出去。”

“等?”青鸾看了一眼自进来就躲在暗中不吭一身的阿五,又问:“难道你就不想想娘亲?她苦守你几万年,她进不来,在外面过着思着你,念着你,吃不好,睡不好的日子。你不能给她幸福,当初为什么要娶她?既然相爱,你们又为什么不能突破一切障碍在一起呢?”

“鸾儿!”阿五喝了一声。

“阿五?”沧海明显一怔。

“你的本事,那些个神仙心知肚明,你能出不出得去,他们都清楚,他们都知道你定碍着面皮不肯出去,他们也恰好利用这一点,你这么等着,倒不如杀伤九重天!”劝自己的父亲攻打自己的家,她是第一个吧。“爹,你再好好想想,我一个月后再来。”

青鸾同君寒月坐在洞外的石头上,将头靠在他肩上,仰望着满头的星星。

“你爹是魔界的什么皇族么?”她想方才他毫无障碍进入结界,不由问道。

“不。我爹是仙,曾是地冥谷的主人。”

“那你娘呢?”

“……我不知道。自我出生,我就不曾见过她。”

她侧头,不禁牢牢握住了他的手,他是一个骨子里清冷的人,此刻他全身遍布着悲伤与软弱。“她一定是在某个角落守着你的。”看来他娘……

“你爹曾是统一凡界的皇帝君华,他单薄民乐,只图清闲自在的生活,登上地冥谷最终得道成仙,成为一谷之主。”是阿五。“你的娘亲是魔界至高无上的王,她叫月。”

“月?”他忽地笑了,“我知道她,但她不是我娘亲,我娘在生下我就死了。”

青鸾闻之,心猛地痛了一下,握紧他的手,道:“走吧!我们回家。”

“回家?”他抬头,眼中充斥着血丝。

“嗯。回家。”

回家,多温暖的一个词。家?九重天?上不去。地冥殿?那里太过冰冷。楚国?本不属于他们的地方。塞外?不过一个伤心地。终究,也仅有闲月居才是他们安生的地方。

暗中,一个黑衣女子走出,她凝视着寒月离去的方向良久,满脸的悲伤,眼眶中亦满是泪水,可是,过了良久,那泪水也不曾见它滑落。女子发出一声轻笑,有嘲讽的意味,只是分不清这究竟嘲的是他人,又或者是自嘲了。

“你都听见了?”

“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了。”月抿唇,“你知道青鸾为什么能入结界?”

“星石已动,你夫君君华离苏醒也不远了,你倒跑来关心起我女儿,你未来的儿媳了?”阿五丝毫不避月冰冷的态度。

月听了她的话,似乎愣住了,却也没有否认的意思,“你知道两万多年前也就是南极仙翁寿宴前,上古神器女娲石丢失的事么?”

“……听说过。”

寒月一直这么背着青鸾,再次回到闲月居,什么都没了味。边上多了一个墓,是唐小浅母亲的墓。他们祭拜了一下,便进了林子,青鸾只觉得目眩,无力,极想睡觉。

“你怎么越来越嗜睡了?”寒月担心地抚了抚她的额头,不放心地看着青鸾,嗜睡是在离村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的。

“嗯?”青鸾迷糊地睁了眼,“没听清。”

寒月手一紧,没看错,刚才她眼睛有一抹彩光闪过,“你的眼睛紫色变深了。”

“唔。”她迷糊地应声。

“那你还记得你途径地冥谷时曾碰到的石头吗?”月又问。

“记得。就是因为它的彩光刺伤了我的眼睛,才与沧海相遇。”这么一说,阿五有了印象。“可是,那石头后来好像不见了。难道那是女娲石?”

月点头,“没错,它没有消失,它进入了你的体内,后来化成了血流入了你女儿的体内。”

“所以她能破解所有结界?”

“正是。这也是为什么她眼睛是紫色,而且会读心的原因。”

“……她会怎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