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娘亲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495 2013-07-15 11:10:00

  “寒月,放我下来。”从蛊梦山,青鸾便趴在寒月背上,一路睡到了地冥谷脚下,刚在广慈庵不远处停下,青鸾便唤了一句。

“姑娘,给口水喝吧!”一个老尼姑半靠在门槛边,奄奄一息。

“谷中水源不是很多么?”她蹙眉,看了一眼四周干旱的地。

“仙谷岂是凡人说进就能的?”尼姑叹息,接着她的水壶喝了几口,“凡人进去寻不着路,死在里面便给那些遍谷的花做花肥了。”

“绿芜……净慈师太还好吗?”

“一年前郁郁而终了。”尼姑抬眸看了青鸾一眼,“姑娘跟四年前一样年轻漂亮,定不是普通人吧!这庵中病的不多,活着的很少,也仅剩那么四五个了,师太她走的早,避免了这一劫也好。”

青鸾没说什么,只默默跟在寒月身后上了谷,她什么也做不了,她这会儿或许还能自我安慰一下,绿芜曾是他的姐姐,他心里兴许还是有些难过的,这无所谓的模样一定是装给她看的!

她陪寒月在地冥谷半腰的竹屋待了十天,难得有一天整个竹屋不见他人影。她准备上谷顶的宫殿溜达溜达,却被半路拦截了下来。

他似笑非笑,“干什么去?”

“我这不寻了你的气味上谷来找你么?”她打哈哈。

“你是往东去,而我却从南方来,你的嗅觉确实差了不少。”君寒月脸上是难得的笑意。

然而,一声“紫苏姑娘”打破了二人来之不易地微妙的氛围。

青鸾将来人打量了一番,是一个粉透的小丸子头。瞧见她因惊吓而掉落的果盘,想是这地冥谷中的一个小仙娥。紫苏皆是两人心中的痛楚。她轻叹一声,“本上仙现今虽仍是肉体凡胎,却为一国公主,前世也是天界的帝姬,极少下界,眼下怕是仙友认错了人。”

丸子头受惊不小,跪在地上认错,对着君寒月只差掉眼泪了,“殿下,下奴并非有意冒犯,请殿下饶了下奴吧。”她恨不得抽自己几嘴巴子,“紫苏”二字在地冥谷可是禁忌!

“无妨。她是我的妻子。”出乎意料,他只淡淡一笑,“我在谷中一向和善,竟不知你们怕我怕成这样。”

她偷偷看了一眼君寒月,小心道:“殿下平日虽和善,却叫人不敢接近,骨子里的一股清冷。”

“你们啊,我总有一天会把你们全都遣散出去的。”他虽是这么说笑,却在以后的以后,他真的也就是这么做了。

“起来吧!”青鸾笑了,方才她也就是唬唬她,想不到这小仙娥胆小成这样。

咦。那小仙娥讶异,这女人竟这么好说话!仔细看来,她同紫苏姑娘又不大像了,她比紫苏更美上四分,由内至外有一股子不同的气质,就像……就像这遍谷的梦里花。待她回了神时,那两位主子早已不见了,她怅然,看着撒了一地的果子,长长叹了口气。

青鸾看着不受结界阻挠,如同走寻常路一样进入山洞的君寒月,待在结界外愣神了许久。

四年快到了,她要带他去见她爹,他爽快答应了,说他身上一般武艺都来自于他。途中还遇上了四年没见的树祖宗,顺道聊了一会,转身时,君寒月已经进了那边的结界。

“鸾儿?”见她呆住不动,他转身,向她走去。

“站住别动!”突然,她大喝一声。

他一惊,停住了。

“你看不见在这里的结界吗?”她迟疑地问了出来。

他皱眉,“结界?”

她古怪地盯了他一会儿,“难道就因为这是你的地盘,所以你可以随意进出?”边说着,她将手覆在了结界上,这层结界发出了微弱的彩光,微呈现出了形状,她这才缓缓进入。

“这……”他震惊,没错,他从小到大可以不受任何结界影响,而她竟然做到了既能看见透明结界,又能随意进出的地步。他有这种能力是有原因的,而她……为什么?

似乎看出他的疑惑,她摊手,“我也奇怪。我还怀疑过我爹是魔教皇族之类。”

“不会。”她语气坚定。

“你跟我爹很熟?”

“算吧!”若你爹是魔界皇子,那我们岂不……

“啪啪……”柴火掉落的声音。

青鸾转身,看着面前呆愣的女人,一股子伤感由心中传遍全身。

“鸾儿……”女人这么唤她,声音哽咽,眼中泪光波动。

然这世上只有两个人这么唤过她,一个是她的丈夫,一个是她的娘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