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天山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2254 2013-07-15 11:10:00

  鲁国是楚国西方的邻国,青鸾一路西北,与寒月甚是寡言,途径凌州、咸都,才到了鲁国风云阁落脚。

风云阁毕竟是风靡大陆的茶楼,小道消息非常多,这两天他们没有绕官道,走的是小路捷径,风餐露宿,根本来不及谈些什么,青鸾刚抿了口茶想跟君寒月说点什么,一条消息就差点让她喷出那口茶。

“三只老虎终于有一只伸出它的爪子了。听说楚国要派兵攻打我们鲁地!”隔壁尽管已经极小声了,却还是被他们二人听到了。

“也不知楚皇怎么敢出手的,也不怕别的两大国联手?”

“可不是嘛!不久前楚地永昌和咸都一向神秘的谷地迷迭谷突然归降魔教了,有蛊梦教这么大的势力撑腰,你说楚国还用怕什么吗?”那人大口喝了茶,继续道:“我们鲁国肯定是楚国囊中之物了,听说皇上为了减少子明损失,决定归属楚国。”

“那定会引起骚动,我国被灭,也就只剩晋、齐、吴、陈、越五个小国了,就怕这吴国联合起来。”

“反正就这楚鲁事件引起下面的一场大战,总会有一帝统天下的,总之又是生灵涂炭!”

……

青鸾和寒月面面相觑。

只不过他脸上多的是一份清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情,而她则多的是一丝困惑,楚玉明明在蜀山,阿离被萧老头护着不可能受制于人,除非有什么人让楚玉为他做了这些达成目的,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魔教……难道是他!?

“寒月,你一定要听我说。”她将手覆在了他手背上,“两万多年前青丘我就已经认识你了,那时我们都还是孩子。几百年前,一十五重天是我们第二次相遇。他们说得不错,我是九重天上的帝姬。”

她想从他脸上看出在冷漠之外的神情,然而没有。她垂眸,寒月,究竟都经历了什么才让你慢慢变成如今这副样子?我该怎么做?“紫苏是让我感受情之苦的一缕我的魂魄,其实她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将地冥星石带走,但星石并非她所拿,你要相信。她爱你这是真的,也正因如此,她回归我体内时,我患了心疾。”无法根除的病,便是我的报应吧。她手不知不觉抚上了心口,那种痛至今仍然能感受到,她抬头,看着他,不放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终于,那一闪而过的心痛被她捕捉到了。她脸上浮现了三年未曾展见的媚惑的笑容,她的小心思得逞了,他一直戴着拒人千里的面具,虽曾对她摘下面具,但如今他却不再拿下,不过寒月他还有救,他们之间还能回到过去。

她脸又沉了沉,做了一个深呼吸,道:“太上老君是我的师父,九重天是我家,天君是我外公。”太上老君是杀他父亲的凶手之一,九重天上的规矩是毁了他家园的利器,而天君是下达这些的神。她终于说出来了,负荷不住这痛苦,她起身,退了一大步,喉咙一甜,那口血却硬是被她咽了回去。

寒月苦笑,“那又如何?”他早已不介意了。

她摇头,面色痛苦,“你会报仇。”

“……”看见她牙齿上的血色,他心惊了一惊。

“报仇不但会伤了他们更会伤了你自己,他们是我的家人,而你是我所爱的人。你要我怎么办?”她脸上换上自嘲的笑容,“就连在我面前你也带起了伪装……”

“鸾儿……”他早猜到了一大半,可当真正面对真相时,除了痛苦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将她抱在怀里,如拥珍宝,见她不反抗,拥得更紧了。“我在弄清当年的真相前不会报仇。”他松开她,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膛上,“不管你是谁,我爱的只是你。在你面前,我可以放下一切。”

真相?这已经是没法改变的事实。她在心里叹息一声,却又被他的认真都笑了,手绕到他背后拨弄着他的长发,不管怎么样,能做到这一步,她已经很满意了。“我给你梳头。”

她理着他一头青丝,怎么也没想到,这青丝有一天会变成满头银发。

沿着白皑皑群峰的雪线以下,是蜿蜒无尽的翠绿的原始森林,密密的塔松像撑天的巨伞,重重叠叠的枝桠,只漏下斑斑点点细碎的日影,若有骑马者穿行林中,只听见马蹄溅起漫流在岩石上的水声,增添了密林的幽静。在这林海深处,连鸟雀也少飞来,只偶然能听到远处的几声鸟鸣。

远眺天山,让人心胸豁朗。在蓝天下,雪山闪烁着银色的光芒,峻拔、圣洁、高傲、神秘。大地的精华,天空的灵性,仿佛都凝聚在它们晶莹的银光之中。它们是连接天地的桥梁。这座远眺如神话般绮丽的雪山,登临它的峰巅时,让人无法睁开眼睛,那铺天盖地的积雪中似乎有无数把锋利的芒刺和刀剑射出,刺得人眼睛发痛。在雪坡上,是始终无法睁大眼睛正视地上的雪的,只留下一片耀眼的白色,还有那万针刺穿般的灼痛。

男子抚摸着躺在冰床上,早已没了气息的女子,“浅,外面的两个人想进来看你,你说我该不该让他们进来呢?”

女子面色苍白,与冰床一角的血莲形成了鲜明对比。

“你不说话,我便当你是默认了。”男子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如沐春风。他衣袖一拂,一层结界便瞬间消失。

“小浅。”青鸾站在玄冰旁,看着唐小浅,面色显得有些沉痛。她未恢复仙身,受不住玄冰的寒气,披了一件厚实的兔毛。三年了,你还没有回来,那么你还会回来么?……我放下所有心结,已经决定把心交给寒月了,你会不会替我高兴?这么想着,她本来握着寒月的手紧了几分。

目光被角落一朵长在冰雪之中的血莲吸引,她蹲下身,轻轻抚摸着它的花瓣,一股寒意袭来,这朵血莲比她小了一万岁,说起来,渊源还颇深。“血莲,便让你在这好生养着罢。”

她起身,一脸恬淡,“寒月,走吧!”

他点头,看了一眼兰卿,对她道:“你先出去等会吧。”

看着她慢步走出山洞后,寒月这么问男子:“你真的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男子仍坐着,无动于衷,若不是知道他是清醒着的,还以为他已经睡过去了。

“包括一切仇恨?”

听到“仇恨”二字,男子僵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寒月,便又低下了头,“你走吧。”

“也好。现在外面乱成一团,在这躲着也能避过一劫。”他拂袖离去。

男子哂之。良久,对着寒月离去的方向喃喃了一句“对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