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死经

第七章 殇逝

死经 geqiang9859 2163 2013-01-14 11:24:34

  “唉,荆家与城主一家为世交,荆定策把女儿送出城后,便决定救出城主,但西门霸与毕家早就料到,派了高手围剿,纵使荆家父子皆为地尊境高手,但也架不住人多,最后荆烈拼上自己的性命才把荆雪父亲荆定策救出来。但就在荆定策将欲出城门之际,西门霸出现,霸刀一击斩杀了荆定策!”老人说完也是双眼通红。

葛非攻含泪望天,一个八岁孩童,失踪数月,千辛万苦就要见到亲人之际,却传来如此噩耗,打击不可谓不沉重!

“非攻,你这是怎么了?”无结慌忙问道。

“本来我父亲是这长风城城主,谁知在我失踪的这段时间,遭人暗算,现,已经殉命!”葛非攻沉沉地说。

“你是?”老翁大为惊讶,他就住在城主府附近,时常看见葛非攻,但葛非攻现在的样子确实不好相认,不过经葛非攻自己一说,眉宇之间果真如此!老翁捂着嘴,扛起锄头转身就走了。

“谁干的?我们去让他陪葬!”无结恨恨地说。

“大哥此地不能久留,万一让西门霸与毕家的人发现,恐怕报仇之事无果!”说着,葛非攻拉着无结出了城。

“非攻,你且和我一一道来。”两人出了城到了城后的长风山下。

“城主是我的父亲,本来父亲与西门城城主西门霸已商好西边蒲公山开山凿洞之事,但西门霸诡计多端,又与毕家里应外合,串通一气,现已遭陷害。”葛非攻面无表情的说。

“逝者已矣,非攻,大哥必定帮你报仇!”无结深知被人陷害之苦,两人一路兄弟感情越来越浓厚,现知兄弟亲人被害,怎能不怒。

“我要先找到他们葬在何处。”葛非攻强忍着泪水说道。

两人又在城外几经询问,得知几位亲人具葬在蒲公山开山之地。

葛非攻心中愤恨不已,蒲公山地势贫瘠,荒凉而少生,现又有开山工几经走动,遂家人不能安息。而荆雪现也已失踪,顿时一种无助冷漠涌上心头。

这是,无结宽厚的手掌在葛非攻肩头一拍,一股热流传入葛非攻心头,倏然一暖。

“大哥…”

“一切皆会过去。”无结双眼通明的说。

葛非攻原本黯然的心灵被无结散发的强大自信牵动,重新振奋了精神。两人决定先到蒲公山祭拜,再谋而后定报仇之事。

蒲公山,东百里长风,西五十西门。其山狭长而坡陡,属齐咽喉。山,东坡郁郁葱葱,多枣多鬏鼠;西坡贫瘠枯燥,盛产黄石,常年无雨。

两人行至山下,但见挑石之士农,其身佝偻,面色饥黄,显然已是劳力多时,未能歇息。

“快点!看你们年轻力壮挑点石头都那么费劲,若延误了工时,杀你们全家!”监工的士官一鞭抽在一个虚弱地士农身上,顿时一道血红。

葛非攻双目一缩,隔空一掌拍出,这掌蕴含了葛非攻十之六七的力道,愤恨地打再了小吏身上。

“哎呦!”那被打中的士官口吐鲜血,趴在地上哀嚎,但周围却视若无物。这些士农多半都是被抓而来,一天到晚疲惫不堪,早已对着狠毒小吏充满怒意。

“非攻,走吧,祭拜完亲长再杀他们片甲不留!”无结道。

葛非攻一想,现在若被人认出,只怕报仇之事将更加困难,遂两人向山上走去。

约行了一里,便到了葬亲之地。上有一石碑,写道:“长风城主一家与荆家,竭心尽力监工于蒲公,日夜难寝昼夜难寐,终猝与蒲公山,葬于此地,以碑为证!弟,西门刻!”

葛非攻看完,顿时悲由心生,直直跪下。亲人皆被陷害,如今西门霸居然还立这样的墓碑,欺人太甚!

现亲人的冤魂早已不在世间,已被引导进了地府,可叹连他们最后一眼都没看到。想到这里,葛非攻备受委屈,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又是喷出。

然,正在这时,心中突然传来一阵声音,“徒儿,想复活你亲长也有丝希望…”

“师父,你醒了?”葛非攻收拾情绪,惊问道。

“嗯,在你杀了那个黑魂之后,我便醒了,现在魂力恢复了十之七八,还是要多亏你大哥无结的血液,让我受益匪浅,不仅如此我还能感受到死经的境界也提高了不少。”坤宇答道。

“师父,刚才你说能复活我父母,这也是真的吗?”葛非攻急问。

“嗯…真到是真,只不过十分困难。”

“师父,您就别卖关子了,赶紧告诉我。”葛非攻急切的说。

“你且听好,为师所创《死经》共九层,为师只有魂寄于经书仙根中,魄本应与魂相辅相成,但万年间空有灵魂却无肉身,无法补充精元,即使魄再强大也被消磨的所剩无几,现在为师也只有精魄之力了。因此为师修炼死经近万年,也只堪堪到达第六层的圣魂之境。”

坤宇一声叹息,又是说道,“而你不同,死经已筑基,魂泉也已形成,魂魄又相辅相成,日后只要你能救赎漂游世间的冤魂,超度怨魂,功德与天地同增,死经必定修炼迅速。只要你在十八年之内,死经修炼到第八层,帝魂境,便可凭借你无穷的魂力,从地府召来你亲长之魂,在借他们的尸骨复活他们!”

“十八年…”葛非攻默默道,“师父,还有别的要求吗?”

“不错,十八年是一轮回,地府虽是阴气浓重,但却保证了魂魄共存,所有到了地府的魂魄,十八年之后必定过轮回之门,转世投胎。如果在这十八年间不能把魂魄召回,那就再无机会。你除了要到达帝魂境,还要寻得燧人氏的大地灵火,以及南海观世音的九天净水。只有寻得这两样东西才有希望复活他们。”坤宇道。

“复活师父您,为何只需那燧人氏的大地灵火”葛非攻问。

“吾虽没有了魄,但万年仙力还在,况且死经也已修炼到了圣魂境,可以魂凝魄。届时用燧人氏的生命之火点燃我的仙根,我便可凭仙根自己凝练肉身,仙根与我融于一体,我的修为也将更进一步!”坤宇道。

“原来如此。”葛非攻沉道。随之出手把墓碑拍个粉碎,又找了一块大石,落在坟前,在上刻道:吾之父葛浮青、荆定策;吾之母商顾月、兰月婷;吾之祖爷葛谭山、荆烈。生为俊杰,死为鬼雄,追忆延绵。

敬,葛非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