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死经

第四章 志

死经 geqiang9859 2114 2013-01-14 11:24:34

  “人类你救了我,我可以许你几个愿望。”满身是血的庞然大物霍然说道。

“啊”葛非攻无不惊讶的叫道。

“啊什么啊,脑袋被冤魂吓傻了?”这时坤宇的声音响入葛非攻的脑海。

“师父?”葛非攻又叫了几声,依旧没有回应,看来这次是真的陷入沉睡了。

葛非攻又抬起头看着无结,迟疑而又坚定的说道:“我救你,是因为你的身世不平,并不是想获得利益与好处,因为救你,我的师父也陷入了沉睡,我并不认为这是一桩生意。你不用觉得欠我什么,大可当做我没来过。”

无结深深的看了葛非攻一眼,身躯慢慢的缩小,最后从四脚着地的巨兽慢慢幻化成一个少年人类,缓缓向葛非攻走去。葛非攻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愣愣的看着…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做兄弟!”无结走到葛非攻身旁,一个身材孔武有力,一个白嫩细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神兽拥有天生的统治力和亲和力,葛非攻看着无结深红色的瞳孔,里面散发着令人愉悦的亲和之力,一袭红发无风飞扬,不仅深受感染,情不自禁地说道:“好!无结大哥,小子葛非攻,你叫我非攻就成!”

“好!”无结也十分激动,脱离了缠身万年的枷锁,心情自是十分高兴。他虽是活了几万年,但几乎是被囚困此处并无丰富的人生阅历,所以心智比葛非攻强不了多少,因为神兽天生并不善于思考,他们更喜欢直截了当的做事。

“无结大哥,等咱们脱困,你想做什么?”葛非攻问道。

“当务之急是要找到我的仙根,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仙根在何处,我可以去找小时候对我不薄的熬广叔叔,他应该知道下落,当年他是阻止囚禁我的极少数人,只是不知道熬叔叔身居何处。”无结说道。

“敖广?是不是东海龙王,如果是的话,应该就在东海瀛洲,那是东海龙王的驻土。”葛非攻回答道。听了爷爷那么长时间的唠叨,也算是记住一些仙神之事。

“对,确是东海龙王,非攻咱们赶紧想办法脱困。”无结激动地说。

两人出了结界,向相反方向走去,峡谷至深,只能看见一线天光。崖内灵气浓郁,崖壁上多有灵药栖息,可惜崖壁陡峭,只能望而叹息。

两人行至百步,霍见一山洞,入洞内,漆黑无比。幸两人都可看的通透,无结自是神兽,夜视毫无障碍,葛非攻现已达人杰境界,目力更胜以前。

两人看了看洞内的环境,应该是很久之前有人住过,凄凄白骨在洞内显得格外扎眼。两人在洞内石壁上看了看,发现几排字迹。

“东桓金戈战不休,岁月催人老离愁。江河不兴千秋代,君王未衰平添酒。”

“非攻,这是何意?”无结并不通诗律,仙向来只以修炼为主。

“大概是这白骨之作,说的是在东桓帝年间,战争不止,百废待兴,当君王的却是夜夜笙歌,饮酒作乐。这人也应该是掉进山崖的将士,只是万幸没有摔死,在这洞中住了许久,看样子应该是没有找到出路,不然也不会写下这么悲壮的诗。”

“其实,仙界的战争更甚。”无结唏嘘道。

两个十分年轻的少年,在这石洞里抒发对这世间人情冷暖的情感,若是旁人看到,肯定是以为谁家小孩疯了。

“终有一天,我要统领这世间的山河,不再有战争,不再有饥饿与穷困。”葛非攻缓缓说道。自他看到数万魂魄的煎熬与痛苦,他便已有了这种想法。

无结深深的看了葛非攻一眼,不知是受到了感染还是早已立下的雄心壮志,“某一天我也要踏平仙界,与那些人不死不休!”无结刚烈的心志一下爆发出来。

两人仔细在山洞内搜寻了片刻,除了一柄残破不堪的青铜剑其他一无所获。

两人漫无目地地在万籁俱寂的峡谷中走着,从开始的月朦星稀,到天光万丈,山涧也是越来越宽,越来越明朗。就这样过了半月,忽见一口深潭,从潭中溢出琼琼清水流向更远的地方,两人不由心喜,若顺着溪水一直走,定能找到出路。

“非攻,你都不用吃饭进食吗?”无结问道,这半月两人都是滴水未饮,生食未尽。无结自己是神兽,天生就有汲取天地之精华的能力,可不进食。而葛非攻也能半月不吃东西,这令他甚是疑惑。

“其实事实如此。”葛非攻考虑了一下,决定照实说出,毕竟两人已为兄弟,并不应有什么隐瞒。“那日,我因为采摘灵药掉下山崖,不过却并没有山洞中的那名将士命好,摔得粉身碎骨,灵魂也脱离了身体,但也正因为这样,我才遇上师父,得以重生。后又服得九命人参,才可不吃不喝半月之长。”

“师父?莫非那日你帮我脱困时运用的力量就是你师父的?”无结问道。

“正是,只不过师父他现在只是魂魄,寄于一本经书中,那日凭借我的身躯才发挥出仙力,但由于精魄消耗巨大,而今已经陷入沉睡。”葛非攻无不内疚的说。

“经书在哪里?”

葛非攻拿出经书,问道:“在这里,怎么了?”

无结走上前去,咬破自己的手指,点点殷红的鲜血递到了经书上,说:“如若不是你和你师父,不知我将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待到何年何月。我的血液蕴含着天地精华,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帮到你师父,但定是没有坏处。”

“谢大哥。”葛非攻无比高兴的道。

“不必言谢,你我现在已是兄弟,理应互相照应。走吧,我们应该快出去了。”无结道。

两人沿着溪水又走了几日,沿途葛非攻还采到了几株有年份的草药,当然无结自是看不上眼,在仙界,随便一株仙药都是要上百年的。

溪水变成了河流,两人也来到了一个山清水秀之地,心情不觉大好。远处房屋坐落,炊烟袅袅,看似一个和谐的村庄。无结虽未见过这番景象,但也是十分欣喜。

葛非攻与无结走进村子,却发现并非与想象中的相同。虽都是男女老少,但仔细看去,皆为妇孺垂髫,鬓白伛偻,唯独没有身强体壮的男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