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死经

第二章 魂泉

死经 geqiang9859 3471 2013-01-14 11:24:34

  “什么!”葛浮青还没听完荆雪的话,光听到自己儿子坠入崖谷,便顿时从坐上惊起。“非攻坠下断崖!怎么回事?”

一旁的葛潭山也是无比吃惊,自己的孙子平日虽然顽劣,但也不是胡闹之辈,而今怎么去了长风山就掉下山崖了?而葛非攻的母亲,商顾月听闻自己儿子生死不明之事,已摇摇欲坠,商顾月自从生下葛非攻之后便对他十分疼爱,而今听到这种事,怎能镇定。

荆雪的琼花小脸此时已是泪痕满面,从断崖处一路奔回长风城,自己家都没回,便直接到了城主府,小小年纪便看见自己最亲近的人从眼前消失,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本来天真活泼的荆雪已经身心憔悴。

“荆雪该死,我和非攻本想去后山采摘灵药作为潭山爷爷七十大寿的贺礼,而且到了断崖处,非攻已经把灵药采了下来,但是谁曾想这时突然传来一声震天兽吼,非攻便被强烈的空气波动被震下山崖,呜呜,都是荆雪的错,不该和非攻去长风山,呜呜……”荆雪此时已经泪流满面,她实在无法接受非攻掉下断崖的事实。

厅内一片寂静,只有微微地呜咽声。葛非攻无论放在那里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现在居然还未闪光便就死去,谁都无法接受。

“雪儿,雪儿!”府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荆兄,你来了。”葛浮青哀叹。

“浮青,怎么回事?”

葛浮青沉声叙述了一遍,说道葛非攻掉下山崖之处,不惑之年的他也是清泪落下。

虽是炎夏时节,但此时厅内的温度却是冷如玄冰,俩家人最后还是决定到断崖处寻找,人命关天,尽管生机渺茫,但只要有一线生机,决不放弃!

“魂锁命魄,枷如荆,锁如棘,欲从魂生,必先炼魂…魂魄是生命之本源,魂又是精神的核心,只有魂足够强大,才能从魄中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为师现在已经达到《死经》中的‘圣魂’境,将来只要你能从燧人氏那里得到大地灵火,然后把这本经书烧掉,为师便可重塑肉身。”坤宇中年沉稳有力的声音缓缓道来。

葛非攻听得似懂非懂,什么圣魂境,燧人氏之类的对他来说似乎十分遥远,不过当下最要紧的是抓紧修炼,继而重生。

偌大的黑色空间中,一团缓缓发光的球体悬在黑暗之中,周身徐徐散发出米粒大小的光点,但光球却是越发的明亮,到最后原本透明虚幻的球体,已是初现成乳白色的人形。

“嗯…”葛非攻发出一声畅快的呻吟,“师父,我觉得灵魂凝实了少许。”

“哈哈,不错,这部功法就是让你的灵魂无限的强大,促使你肉体发生超于常人的改变,为师甚是欣慰,你的悟性和灵魂原本的能量比我想象中的要强大的多,看来无需两月便可修成《死经》第二层,凝魂境。”坤宇的灵魂发出灿烂的光芒说道。

“多谢师父指点!”葛非攻听了坤宇的佳评倍感信心大增,看来距离重新成人的日子并不是很远。

“非攻,非攻!你在哪?”深山峡谷之上,一群面色急迫的人不停的叫喊着。

这是葛家和荆家的人,这次搜寻几乎出尽了两家所有的家丁,就连身体一直不好的荆夫人兰月亭也是跟赶了,可见两家人感情之深。不过峡谷至深,无人敢入,从晨雾弥漫之际到暮色降临也是丝毫没有进展,随后几天虽有寻找,但也无济于事。

一月过后,长风城与西门城开山之事已开始动工,两城之人皆是欢喜,每日张灯结彩,如若临近新春,虽然葛家始终沉寂在丧子之痛中,但工程依旧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又过半月,深谷石缝中忽有灵光一闪,一道乳白色的人形灵魂飘然而出,人形灵魂先是一愣,然后搜寻着什么。当看到距离石缝不远处的一副骨头架子,顿时兴奋的重上前去。随即骨架被灵光包围,光芒刺眼,一直持续了两个时辰才渐渐退去。

只见骨架上附有一层嫩白色的乳光,仿佛新生婴儿的体肤,头顶渐渐有浓密的黑发长出,齐到脊骨,随即骨架费力的站了起来似乎甚是虚弱,这是一阵声音传来:“吃掉旁边的九命人参!”

骨架愣了愣,然后又费力的捡起散发着浓郁灵气的人参,毫不犹豫的张开渐已成型的嘴,灵参入口微苦,但却是带有着纯净无比的灵气和人体需要的能量。

这幅骨架便是葛非攻,他每吃一口,身体便凝实一分!直到手掌大的九命人参全部下肚,这幅新生的身体,已经全部凝实,甚至发出淡淡的魂光!他的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吹弹可破,细嫩无比,眼神中似乎有灵动的物体在燃烧,没错,这就是新生!

全身光洁的葛非攻无比兴奋的欣赏着这新生的躯体,虽然身体看起来嫩的像是婴儿,但却比以前更富有力量。葛非攻突然想起自己的师父还在石缝里“煎熬”,便急急忙忙走上去,从石缝中拿出那本看似残破不堪却已存万年的经书。

“好小子,我还以为你把为师忘了。”

“嘿嘿,怎么敢,没有师傅,非攻早就死在这万丈深崖之下了。”葛非攻说着,把经书贴身放好。

“师父,这崖谷之内何处是尽头啊?若是上不去,岂不是困死在这里。”葛非攻苦恼道。

“嗯,我身虽已陨万年,但是灵觉还在,这个山谷是是一个巨大的沟壑,早在我陨落之前就有了,在你左前方应该有一个结界,万年之前结界自是难以破入,但现在封印的力量已经渐渐退去,应该能轻松走进去,当然如若有人重新施加封印的话就另当别论了。”坤宇沉沉说道。

“结界?这深山古沟还会有人施加结界吗?”葛非攻自言自语道,然后一步步的走向左前方。

大约走了几十步,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阻挡,但并不是很结实,大概这就是结界吧。葛非攻往后退了几步,气沉下来,右脚用力一蹬,如风而过,一瞬之间便冲破了阻碍。

映入眼帘的景色和结界外的截然不同,一股阴冷殉色的气息环绕周围,似是人间杀场!

“怎么会这样…”葛非攻虽是比同龄人成熟,也受不了这阴冷气息的压制。

“不要慌,往前走,前面似乎有个气息似强非强却又不弱的生命。”坤宇严肃地说。

葛非攻徐步向前走去,潮湿阴冷的环境令他抓紧了拳头。随着他的前行,气息也是越来越阴寒,葛非攻屏住呼吸又走了几步便停住了。

阴氦的雾气在葛非攻眼前缭绕,透过雾气,定睛看去,似是一座小山,但却有强大的生命气息。忽然“小山”动了一下,似是感觉到异常,睁开如日月般的双目,射出两道寒光。吓的葛非攻不轻。

“师父,这是什么?”葛非攻急急问道。

“无(mo)结!”坤宇重重说道。

“无结?那是什么?”葛非攻急问。

“上古时期,有六大神,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勾陈、腾蛇、其中除了勾陈外,其余五神皆为兽,青龙和白虎的供奉最高。六神中,青龙性淫,白虎嗜战,朱雀贪血,玄武慧生,勾陈喜歌,腾蛇爱财。人们都知道青龙神共有九个孩子,实际上青龙神却有十个孩子。”

“这些和这个如小山般的凶兽有和联系,莫非是他们的后裔?”葛非攻惊问道。

“并非后裔…”坤宇沉沉说道。

“那是?”

“这就是青龙的第十个孩子!无结!”坤宇说道。

“什么?”葛非攻更是惊奇。

“吼!”

还没等葛非攻继续问下去,被坤宇称为“无结”的这个巨兽已经发出滔天吼声。葛非攻被吓的不轻,但并没有感觉到巨兽对他的怒意,反而有一种凄楚痛苦的感觉染过心头。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

“唔…无结好像被上万魂魄缠身,十分痛苦,肉眼都可以看到笼罩着极为阴寒的怨气,说明蚕食他魂魄的怨魂与冤魂数量十分惊人,快,赶紧帮他把这些魂魄驱走。”坤宇急道。

“好!”葛非攻答应的爽快,可内心却是委屈的要死,我才刚刚修炼这么几天,就要和上万魂魄对拼,这怎么打?

“好小子,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记住死经里的口诀,用你灵魂的心去和他们沟通,继而为这些魂魄超度。”

葛非攻闻言,闭上眼睛,默念死经,呈现在脑海中的是无数已经逝去的亡灵,他仿佛看到了当年的金戈铁马,看到了温馨的男耕女织,看到了歌舞升平,看到了世间的美好与丑恶。一瞬之间在他并不强大的心灵中,形成了一个类似于泉眼的漩涡,在这漩涡之中,有痛苦的挣扎和美好的回忆。

葛非攻深受感染,在脑海中声嘶力竭地喊道:“逝去的魂魄啊,你们的归宿并不是在这荒芜凄冷之地,而是转世之后的美好,新的生活正在不远的前方,去吧!”

随之,无结巨兽身上阴暗的怨气慢慢消散,整个环境好似宁静了许多。

这时葛非攻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巨兽,阴寒之气全无,反之似是环境都变得祥和,果然不愧是神兽的嫡亲,生来就受到天的眷顾。

而在葛非攻看着巨兽的时候,上万魂魄不约而同的钻进了葛非攻的身体。葛非攻看着这一条条的黑气毫不犹豫的钻入自己的身体,变得束手无策,他不敢看这漫天的黑气向自己冲来,害怕的闭上眼睛。

眼睛闭上后,不自觉的,居然看到了自己脑海中的一个漩涡。而这些钻入自己身体的魂魄在游荡了一会后,纷纷犹豫着向漩涡中汇集。一条一条的钻进了漩涡,消失不见。

葛非攻看着这奇怪的现象,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自己却不自然的有一种舒畅的感觉,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就要升华了。

“哈哈,小子,你得大福了,这些冤魂基本都是万年间战争的士兵,其魂魄都通过你的魂泉获得了转生,虽然他们自身的魂力并不强大,但是上万人的魂力也不容小视!”坤宇说道。

“原来如此。”葛非攻闭着眼静静的在识海中看着一条条魂魄转世投胎,心中替他们默默祈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