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死经

第十二章 香城不香

死经 geqiang9859 1937 2013-01-14 11:24:34

  葛非攻大战之后鲜血流了满地,身体疲惫,怨魂的魂力也快被消磨殆尽,强忍着困乏之意,打开识海中的魂谭,“但愿下辈子,你能一心向善…”

随之,元魂被磅礴的吸力卷了进去,身躯也化为了虚无。

葛非攻神情一松,也没了知觉。

翌日,朝气蓬勃的早上,风鹂啼鸣,雉鸠健行,空气似乎都清新了许多。

一道耀眼的亮光射入葛非攻闭合的双眸,“唔…好痛。”

“非攻,你醒了?”无结盯着葛非攻说道。

“大哥,你这是什么眼神?”葛非攻疑惑道,无结看他的眼神带着惊讶与不解。

“你自己看…”无结拿过一面镜子。

“这是怎么回事?”葛非攻揉了揉眼。

铜镜之中,没有映出八岁的面貌,反而变得更加成熟与稳重,似是到了舞勺之年。

葛非攻猛地跳起,又惊奇的发现,原先还不到无结肩头的个子,而今居然能和他比肩。

“师父!怎么会这样?”葛非攻看着自己的身体。

“这个…为师也不清楚。”一道灵魂飘出,细细打量了葛非攻一会,“昨日你魂力消耗太大,身躯也断裂十几处,以至于你杀了西门霸之后,就直接昏死过去。兴许…”

“兴许什么?”

“兴许是因为那黄纱怨魂的魂力未尽,进而你又全身遍体鳞伤,魂力炼化成了魄,修复了你的身体,才让你一夜之间好了几乎完好如初,至于你一夜之间到了弱冠之年,应该…”坤宇的灵魂指了指床边,“是因为它。”

“这是?”葛非攻仔细看了看,“虎翼!”

“不错,你杀了西门霸之后,虎翼便从他手中飘到了你身旁。”

“怎么会这样…”葛非攻拿着虎翼打量。

“虎翼是有灵魂的上古兵器,在蚩尤手中杀气凛然。由此可见虎翼崇尚有强者气息的人,它跟着你或许不是件坏事。”坤宇说道,“昨夜兵器就在你旁边,初始刀中凶气凛凛,蕴含的力量也无比强大,可等为师修炼醒来,它的凶行不知何时已经退去,力量也消失了。”

“师父,您是说虎翼把力量给了我?”葛非攻问道。

“不错,虎翼帮你重塑了躯体,或许它不满意你八岁的模样吧,才让你变成而今的样子。”

“好吧,虽然这个解释很蹩脚,但我还能接受。”葛非攻打量自己,看来看去,并未有什么不妥。随之又拿起虎翼,闭上眼睛感悟。

他能感受到这把兵器的血杀之力,但似乎有什么东西阻挡了更强大的气息,葛非攻无法冲破阻碍,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这是哪里?葛非攻看着这屋中的格局摆设,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是,你家。”

“我家?“葛非攻四周仔细瞧了瞧,“这是长风城的城主府?”

“不错。”无结答道。

“毕家的人呢?”

“毕家之人在你杀了西门霸之后就连夜逃走了,应当是去了京城,寻求当今皇上庇护。”坤宇道。

毕家修仙之人并无高强之辈,即使是毕家家主毕澜文也才只有地灵境界,葛非攻能把西门霸杀了,料想也能把毕家掀翻。

“既然如此,那就先留毕澜文一命。”葛非攻说道,“京城不乏高手,以我现在的实力还无法只手遮天。”

亲人丧命之后,这个世界上唯一让葛非攻挂念的便是已经失踪的荆雪。葛非攻命人在两城贴了告示,城中人都是积极寻找,他又在长风城附近徘徊了半月,但仍然没有丝毫消息。

“大哥,荆雪现在也找不到,我虽心急,但却别无他法。在长风城也耽误很长时间了,我们这就去东海瀛洲寻敖广叔叔。”

“也好,从我脱困之际,我便有一种预感,仙界好像发生了一些前所未有的事情,早日找到仙根,也能让我安心。”无结道。

“既然如此,我们明日启程,地图已经绘制好了,我们要向东南而行,此去路途遥远,大致需越过始皇山脉,千渡河一带,又途径南原的梁国,陈国。”

“嗯,我能感受到十分遥远的东南方有血脉的。”

葛非攻拿着虎翼端详了一夜,也没有打破那道隔阂,身心疲惫又无奈,看来只能等自己修为更强大再想办法破解。

自长风城沿官道而南行四百里,有城名为香。香城东部有山亦名为香,其山多桂树,盛行东风,花香随风而来,使整座城香气怡人,舒适安详。

“非攻,此城不是名为香城吗,怎么空气中却又熏臭之极。”无结捂着鼻子苦苦地说。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大哥你看街上的人,各个带着面纱,捂着鼻子,愁眉苦脸,似乎这城里的人也十分难过。”葛非攻道。

“嗯,还真奇怪。”

葛非攻越看越觉得不对劲,捂着鼻子沿路找了个客栈。

“掌柜给我们来两间房。”葛非攻拍出银子。

“稍等,小二带两位爷去客房。”

三人上了楼,“小二,这城里人我怎么看着都怪怪的,这城不是名为香城,怎么却有如此气味。”

那小二打量了葛非攻和无结,“两位不是本城人吧?”

“哦,我与大哥两人素闻香城鸟语花香,人间美地,特来此游览一番,谁曾想到竟会如此。”葛非攻说道。

“唉,和你们说说也无妨。”小二把抹布往肩上一搭,“这要从三天前说了,我们城主慕容天有一女儿,名叫蓝落,豆蔻年华,芳姿迤逦,不知为什么,只要是她碰过的东西,都会散发迷人的香气。”

葛非攻与无结相视一眼,皆是觉得奇异无比。

“可就在三天前,这小公主不知怎么回事,身体就,就散发恶臭!好多大夫去医治,不仅毫无结果,还被熏了回来,唉,这可如何是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