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死经

第十章 虎翼

死经 geqiang9859 1872 2013-01-14 11:24:34

  “哼,小小地灵也敢同地尊叫嚣,今日便为你送葬!”西门霸浮在空中,随之凌空一抓,府旁坐落的狻猊朝葛非攻袭去!

狻猊石像隔空而来,地尊的实力终于显露,隔空运物,凌空俯览大地。

地尊已经是人界所能达到的最高层次,若突破地尊,便能成仙。

葛非攻双眸一惊,狻猊石像速度太快,根本无法躲避。“轰!”石像直撞在葛非攻身上,他一下退了四五丈,双臂鲜血淋漓,骨头似要断裂。

葛非攻强忍住将欲吐出的鲜血,一拳打在狻猊石像上,石像爆裂开。

“哼,能受住一击又如何,螳臂当车!”西门霸随之又隔空抓起另一座石像。

“徒儿,赶紧招魂,否则大事不定!”坤宇声音响彻心头。

葛非攻自知岌岌可危,擦掉嘴上鲜血,念道:“天地亡魂,逆乱阴阳,怨魂念生,皆现于此!”

随之,在晦暗的天空中,渐渐显现了十多条魂魄,一个个怨念丛生,围在西门霸身边,其中还有一条魂魄极其强大,仿佛要把西门霸吞噬。

“你这是什么妖法?”西门霸虽凌空站立,但周围多出如此多的阴魂,心中也不乏惊惧。

葛非攻不答,大声说道:“众魂,今日我欲与西门霸决一死战,为父报仇,为民平怨,但恐西门霸修为高深,我已将不敌,逼不得已将大家照出。若我用了你们的魂力,你们便无法转世,只能魂飞魄散于此。我不强求,愿意赐我力量则聚于吾身,助我杀此大恶!”

空中魂魄皆是一愣,似是被魂飞魄散而吓到,不过片刻之后便有一条魂魄向葛非攻飘去。

这条魂魄已在人间逗留七日,过了今夜就将入阴间,其魂力十分强劲。随之十多条亡魂皆向葛非攻。

葛非攻心中明志,魂谭大开,众魂皆聚于魂谭之上,顿时魂谭劲浪滔天,顿时一股股魂力修补着葛非攻的身体。

除了那黄纱女子,其余魂魄皆都听从了葛非攻的召唤。

“剩余的那个魂魄应该是戾气太重,已经转邪。”坤宇说道。

葛非攻在众魂魄的帮助下,魂力骤然拔高,缓缓的从地上升到空中,赫然是因那些魂魄的魂力,瞬间提升到了地尊境界!

“你!”西门霸惊得不知言语,“你居然瞬间到了地尊境界。”

西门霸自知大事不妙,不待葛非攻适应力量,直接将虚空控制的石像扔出。

葛非攻慌忙招架,却并无受伤,一手直接扇飞了狻猊石像。他没想到怨魂带给他的力量如此巨大,竟然直接到了地尊境界。

“小子,算你有些能耐,不过你也就堪堪一阶地尊而已,在真正的力量面前你依然是蝼蚁!”西门霸缓缓拔出霸刀,凌空冲去。

葛非攻无惧,修为一瞬间到了地尊,他已有了对拼的资格。加之他的体质在死经的淬炼下,已经十分强劲,普通刀剑也是无法伤他!

两人空中相拼,刀气与拳风激烈碰撞!

“游龙裂空!”西门霸见肉搏对拼无果,后撤三丈,一道霸道无比的血红色刀气劈出。

“战神拳!”葛非攻见刀气袭来,也是金黄色的拳影轰出。这是他在当士农时,坤宇传授与他的拳法。

这本是上古战神刑天的拳法,其中蕴含了天地法则。被坤宇意外获得,万年前坤宇的陨落之因这拳法也占些原因。

两人对拼,周围房屋瓦片飞舞,刀气与拳影在空中激烈碰撞,产生了强烈的波动。

葛非攻虽刚学几日,但也掌握了些皮毛,拳影中丝丝法则骤现,仿佛蕴含天地之力。战神拳力道无穷,一往无前,最终居然破开了西门霸的刀气,向他直掠而去。

拳影轰在西门霸的刀背上,直直震退了三丈远。葛非攻虽然境界比西门霸低了两个灵台阶,但胜在功法逆天,且气势磅礴,有了反逆之势!

“小子,我真的小看你了,我西门一家能有此家势,也是靠血肉拼来,今日便让你见识霸刀真正的威力。”西门霸说道。

只见他用刀刃轻轻划破自己的食指,滴滴鲜血流在刀身,紧接着刀身一阵颤动,仿佛十分欢快,随之刀身吸走的血液越来越多。

葛非攻看的蹊跷,凌空向西门霸冲去,拳影漫天,气势无匹!

西门霸的表情十分狰狞,提起颤抖的霸刀携怒挥去,刀气错乱纵横,逆天而上。

然而这一次的刀气比上次不知强劲了多少倍,似乎划破了虚空,贯穿古今,葛非攻的拳影还未与刀气碰撞,便被瞬时打散!

“徒儿小心!”坤宇大惊。

只见错乱的刀气如狂风般直击葛非攻身上,葛非攻目光如炬,战神拳肆意挥出,拳拳法则相生,威力震天。可惜刀气霸道无比,超脱了乾坤,最后仍是把葛非攻轰飞。

葛非攻被砸在地上,石板路出现条条裂痕,这时才发觉周围有很多百姓。

“这是哪家孩子,小小年纪修为如此了得。”一个修道之人说道。

“眉宇之中好似长风城主!”

“我知道了,这是长风城主的儿子,葛非攻!”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激动地说。

“唉,可惜要被西门霸杀了,资质逆天却要夭折啊!”又一人发出感叹。

这时,西门霸的霸刀也不在吸血,反而刀光乍现,似有刀魂出现!

“师父,到底怎么回事,为何西门霸的刀气瞬间强大了数倍?”葛非攻阴晴晦暗,但目光却毫不屈服,双手被错综缭乱的刀气打的露出了骨节。

“莫非是虎翼…”坤宇沉沉道。

“虎翼?那是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