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死经

第十三章 慕容蓝落

死经 geqiang9859 1761 2013-01-14 11:24:34

  “可就在三天前,这小公主不知怎么回事,身体就,就散发恶臭!好多大夫去医治,不仅毫无结果,还被熏了回来,唉,这可如何是好。”

“那为何会如此?”葛非攻问道。

“唉,假如我知道,我不就去城主府医治了,现在城主府门前有告示,谁能医治城主的女儿,就把女儿许配给他。不过我看,也是无人能救了。”小二摇摇头,转身下了楼。

“大哥咱们要不要去看看,如此熏臭的气味在这也太不好受了。”

“好,我也是在受不了了。”

两人找了个卖香囊的摊子,问道,“香囊多少钱一只?”

“五十两!”

“什么?怎么会这么贵,你这分明是强取豪夺!”葛非攻叫道,在长风城一个十分精致的香囊也就才一两银子而已。

“二位客官,您也闻见这城中的味道了,香囊现在可是卖的紧俏,已经近视不同往日了。”那店家说。

“那你也不能坐地起价啊!而且一下翻五十倍。”葛非攻十分无奈,两人上路带了一百多两银子,若是在这买两个香囊,那岂不是山穷水尽了。

“这个…无奸不商,不趁这个时候多挣点,我会对不起祖宗的。”店家讪笑道,看来这人祖上便是商人。

“你!”

“大哥算了,咱们还是赶紧去城主府一探情况。”葛非攻摆摆手说道。

两人没再计较,到了城主府外。果不其然,两座石狮旁边都放有牌子。看了看,果然和小二说的差不多,这小公主慕容蓝落现在熏臭无比,又没有大夫能够医治,急的城主一家快要疯掉。

“你们是干什么的?”守在门前的两个家丁带着面纱问道。

“我们是远道而来大夫,可否让我们进去为城主的小姐医治?”

“哼,你们不过才十五六岁,身上又没带行医工具,还敢在这胡搅蛮缠,欺我城主府无人吗!”那家丁直瞪眼。

葛非攻无言辩解,抬手向府前的石狮施力。只见石狮不紧不慢的从地上浮起,飘到那家丁面前。

“这下,可否让我等进去?”

“您,您请进。”

到了府内,味道更是浓郁,两人赶紧闭气。那家丁和慕容天说了几句话,慕容天便过来说道:“两位是特来帮小女医治的?”这几天女儿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实在不想再被人看笑话。

“正是。”

“那实在感激不尽。”慕容天看葛非攻与无结二人并不像做作之人,“二位请跟我来吧。”

“蓝落,大夫来给你看病了…”

“咻!”屋内扔出一只花瓶,葛非攻眼疾手快,隔空控住,看来这大小姐的脾气现在并不是很好。

“让二位见笑了,还请二位好生医治,小女已是痛苦不堪。”慕容天面色忧愁地说。

葛非攻点点头,向屋内迈进。浓郁的味道令他也不禁皱眉。

“出去,不用你们这些郎中管我!”愤怒中带着俏皮的声音传来。

葛非攻无奈一笑,“大哥你先等等,我去看看。”

“也好也好。”无结急忙答应。

葛非攻走到里面,屋内凌乱不堪,桌椅被掀翻在地,碎掉的花瓶也不计其数。而床边坐着一个神情没落,眼睛红肿的少女,全然没了小姐姿态。

“慕容蓝落?”

“都说不让进来了,你还敢进,出去吧,没人能治的好我…”慕容蓝落面无表情,低着头,无力地说到。

“谁说我是大夫的。”葛非攻笑着说。早在门外,坤宇就和他说了,慕容蓝落身上的不是什么病症,应该是被某种妖兽俯身,才会这样。

“那你是来取笑我的,呵呵,我就知道,你和我一般大小,怎么会是大夫。”慕容蓝落抬了抬头,从她那无助的眼神中能看出这几天受的煎熬,“现在笑也笑够了,你可以走了。”

“谁说不是大夫就不能治病救人?”葛非攻走近她,微微皱眉,“听城里人说,你是三天前才这样的?”

“是有怎样?”

“那你三天前有没有去过什么地方,或者招惹什么东西?”葛非攻问道。

“要你管!你这不过乳臭未干,还学起别人看病医治,我看你八成是来骗钱的,快滚出去!”慕容蓝落仇视的看着葛非攻。

葛非攻只得苦笑,若是让慕容蓝落看见以前八岁模样的他,那岂不是要拿起闺枕轰出去?

“你只要告诉我你这七天都做了什么,我就能帮你。”说着,葛非攻手掌随意晃了几下,地上翻到的桌椅便都立了起来。“怎么样?”

“哼,我爹爹也会,不就是人杰境界嘛,有什么了不起。”慕容蓝落看都不看他。

葛非攻十分汗颜,一时别无他法,只能退了出来。

“非攻,怎么样?”无结问道。

葛非攻摇了摇头,旁边的慕容天看他这幅表情也十分失望。

“你们误会了,师父说这不是什么病症,看似像被某种妖灵附身,只是我问她去了什么地方,她一直不肯告诉我。”

“小女这些日子喜欢去香山玩耍,不过我都会让人悄悄跟随,其他倒没什么,可是这与香山有什么关系呢?”慕容天说道。

葛非攻想了想说:“还是先去香山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说罢,两人转头除了城主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