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死经

第十七章 短剑

死经 geqiang9859 2098 2013-01-14 11:24:34

  “既然如此,那我就把这山鼬的本命象印抽出来,加之己身,获得他的气运与生机,夺取他的道果,自然就能解开法术!”葛非攻面色一寒,双手灵力运转,就要对着山鼬下杀手!

然,这时天空赫然出现一片佛光,笼罩大地,周围的枯枝粗叶居然一瞬间焕发了生机,佛光耀的几人都睁不开眼,不知所措。

紧接着天空出现一尊巨大的身形,可堪比山岳,与日月同辉。一股浩荡的威压缭绕几人的心头。

“阿弥陀佛,贫僧乃文殊菩萨座下清民佛士,小施主天庭饱满,人格象宏,将来必有一番大成就,这山鼬与我佛有缘,施主可否渡他一命?”那佛影渐渐显化,一个中年祥和之身出现在空中。

葛非攻心中思绪如飞,天空突降一尊神佛,着实让他吓了一跳,不过转瞬之间便想通一二。“前辈莫不是李青民居士?”葛非攻问道。

“呵呵,尘中往事无须再提,贫僧现已归于文殊菩萨佛座下,修身笃行。”

葛非攻心头了然,杀气也是尽然散去,回道:“佛士既然与山鼬有缘,度他便是,小子本意并无杀念,奈何这山鼬固执一匹,不肯解开术法,才出此下策。”

“贫僧已知,”李青民微微点头,随即对着山鼬说道:“你这孽畜,祸害人间,本应超度你三魂七魄,但你天性灵动,与佛有缘,念你还未酿成大祸,你便跟随贫僧到西天文殊山修身养性可否?”

这山鼬惊恐不已,绝处逢生另他心性内敛,当即对葛非攻施礼说道:“孽畜以前顽劣无知,今日大开大悟,还请葛先生原谅。”接着,山鼬拔下一个头发,握在手中,口中默念。

“法术已经解开了,还请宽恕。”山鼬又是鞠躬施礼,又对佛士李青民说道:“谢居士救命之恩,孽畜愿跟您去修身笃行,请居士赐名。”

“好,你本事山鼬吸取山中我所留灵气所化,又开之本命,气运入宏,我便赐你‘灵宏’二字如何?”

山鼬一听大喜,拜在地上九叩谢之。

李青民点点头,佛袖一挥,把灵宏收入袖中,又对葛非攻说道:“小友你也与我佛有缘,不过小友命理奇特,捉摸不透,今既然相遇,贫僧便赠与你一卷佛家经典《大方普渡般若经》,望小友修身及内,普渡众生。”

说着,李青民衣袖一挥,一本金光灿烂的经书缓缓落入葛非攻手中。葛非攻仔细端详,顿时觉得清明了不少。

“这是佛家度化恶灵的经本,对你修炼死经有前所未有的帮助。”坤宇道。早在天空有异象的时候他就回到了经书之中。

“多谢前辈。”葛非攻施礼说道。

“恩。”李青民看了看,眼中在葛非攻旁边的无结停留了几秒,面色一滞,心中一片骇然,因为他仔细观察,发现无结身上佛气直冲九天,就是与文殊菩萨相比,也不遑多让。不过他并没有多问,佛家很多秘辛,机缘来了自然会解开。

随着荒郊野外的李青民一遇结束,葛非攻与无结也回到了香城。

而此刻城中人面纱尽去,再也闻不到一丝臭气,一片欢声笑语萦绕城中,使之生吉之气大大增多。

两人踏入城主府,慕容天便迎了上来。“两位。两位小友,家女的臭气已经消失了!真是多谢了两位小友了,还请府内上厅一坐。”

“城主客气了。”两人随慕容天来到厅中,随后又说了说山鼬的事,不过该略过的也没有说出。

“两位年轻少进,真是天赋异禀,不过在下只有小女一人,如何嫁做两人之妻?”慕容天为难道。

两人一听,顿时有点慌张,葛非攻与无结早就把这事给忘得一干二净。然,就在葛非攻既要说话的一刻,无结说道:“城主,这次能解除山鼬的术法,全凭我二弟一人之力,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陪他走一遭而已。”说着,无结狡猾的看了葛非攻一眼。

“原来如此,既然这样,那老朽就把这小女许配给葛非攻少侠,明天就是黄道吉日,咱们也就趁早把这喜事办了,正好这几天城内热闹!”慕容天也是个速急之人,办事效率是丝毫不拖拉。

“城主,城……”葛非攻刚要说话拒绝,但只见一妙龄女子从外面活蹦乱跳的进了厅,“爹爹,爹爹!”

“蓝落!你可别调皮了,爹爹正在和两位少侠谈要事呢。”慕容天让慕容蓝落把手从他脖子上放下来。

“咦,这不是那个混蛋吗!哼,别以为你救了我,就可以在这香城里面耍横!”慕容蓝落宝石般的眼镜瞪着葛非攻说道。

葛非攻一阵语塞,这小姑娘脾气暴的一绝,还就逗逗她也是件妙事,“城主,既然您要把蓝落姑娘许配给我,那在下也是荣幸之至……”葛非攻特意把‘许配’二字说的重了一些,然后一脸坏笑的看着慕容蓝落。

“呵呵,小友天纵之姿,年少有为,小女能与你结成姻缘,也算是圆满。”慕容天听了葛非攻的话一阵舒畅,他本就看好葛非攻,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修为更是高深,将来必有一番大作为。

“什么!”慕容蓝落一惊,木地从慕容天的背后跑到他面前,“爹,你说什么?你要把我许配给这个混蛋?怎么可能?”

“蓝落,你也到了嫁人的年纪,非攻少侠年轻有为,帮你解了法咒你理应感谢人家。你现在居然还在这质问爹爹,成何体统!”

“爹,我才不要嫁给他,我又不与那混蛋相熟。”慕容蓝落看爹爹生气,顿时软了下来,虽然平日她骄横惯了,但也却怕这爹爹。

“哦?”慕容天皱了皱眉,“那你是要嫁给四方城的楚儒?”

“啊,不,更不可能。好吧,让我嫁给那混蛋也未尝不可,只要他能把香城北城门前面石碑上的短剑拔出来,我就嫁给他!”慕容蓝落狡猾一笑说道。

“蓝落,你这是强人所难。”慕容天回道。

葛非攻听罢,不明缘由,慕容天看了看便解释道:“非攻,你别听小女胡说,城外那短剑谁也拔不出来的。”

“为何如此,这短剑有何由来?”葛非攻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