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元魄星空

第四章 战斗

元魄星空 2的聪 2614 2013-04-12 08:56:28

  夜还是这样寂静,后山一处地带,有道身影周围四五米开外气浪吹打着,漩涡开始朝着这道人影靠近,同时,元气开始源源不断被他吸收,有一种填不满的情景,这道人影就是玄天。

现在的玄天与往日又有天壤之别,现在的他,每天早上开始爬山,负重跑步,还要追捕一些野兽来锻炼自己,如同野人一般,有事甚至不回家睡觉,直接在外边找个山洞和衣而睡。俨然是个修炼狂人。

不过,这个夜晚很是平静,可是平静背后却是一种诡异气氛,也许宁静之后便是暴风雨,或者说是一场大战。

远处一座山峰上边,有十几道身着黑色衣服身影,与这个夜晚融入一体,远远看去,并没有与这个夜晚有什么不同之处,可是走进才发现,这几道人影脚下却有十几道血红色的眼睛,如同幽灵一般,让人看了,好似碰到鬼魅一样,甚是可怕。

“今晚,知道抓哪几个人了吧,其余人,一个不留,”带头人说道,语气中带有冰寒之气,比这个夜晚更加冷淡。

“遵命”,身后十几道身影同时答道,看着远处宅邸,眼里发出白色寒光,如同刀子一般。

此时,大部分人家都已经休息了,只有少户人家还有灯光亮着。而黑衣人所指的就是玄天所在院落,玄家。

“早点休息吧,”一边解衣睡觉的若彤对着玄楠说道,将要给后者更衣,可是就在此刻,一阵尖锐的声音传入玄楠耳边,脸色大变急忙说道:“快,穿衣,让族人都撤离,找到我和你说的那个人,快走。”

说完这句话之后,玄楠便提着家内的宝刀向外跑去,如同一阵旋风,快速离去。若彤很快的朝着内屋走去,将玄天的妹妹抱了起来,快速跑出屋内,跑向后院一处屋子。

此时,凡是玄家会武的人都已经提着武器抵挡在门口,当十几道黑衣人来到之时,看到这么多人都已经摆好架势,为首的领头大笑道:“哈哈,好敏感的玄楠啊,知道今天我是来逮捕你的,这么急着送死啊,”身下的血鹰好像知道其主人想法,鸣叫着,很是阴森。

“哈哈,没想到,退隐山林还是被你们找到了,你们还是不放过我们,”玄楠脸色有些阴沉,手握大刀,宝刀好像感受到主人意愿,‘嗡嗡’直响,发出数道寒光。

“哈哈,斩草除根,这是我们一贯做法,不可能对谁留情,所以,你们不要再抵抗了,”为首说道。

“看你们有命拿没,”玄楠目光对着黑衣人,没有任何畏惧。

“少废话,杀无赦,”中年男子说道。与此同时,十几道血鹰鸣叫声音传开,如同幽鬼嚎叫,尖锐声音刺痛耳膜,让人听了不由打颤,与玄家其余人员战斗在一起。

战斗一触即发,这一次,只有生死较量,没有输赢较量,赢者为生,输者死。玄楠提刀迎着为首男子快速跑去,其他人各自迎着十几道黑影跑去。

且说玄楠,提刀对着中年男人冲去,周围丈许以外刮起狂风,举刀一个力劈华山,将元气溶入刀内,只见一道白色霞光四射,耀人眼球,霞光半米宽,速度极快,下一刻,白色霞光划破空气斩向中年男子,中年男人快速跳起,躲过这一击,可是,血鹰却没有这么幸运,被刀气斩杀,化作血气,这就是修炼天地元气厉害之处。同时中年男子抽出一把暗黑色宝剑,可以说,这把剑并不完整,宝剑的三分之一断去,也就是刀尖那部分,留下这把残剑。可是,这把剑的主人好像很喜欢它一样,中年男人站在玄楠十几米开外,把弄着这把残剑,犹如把玩着一件艺术品。

“让你来尝试下我的冷残剑的厉害,”黑衣首领呵斥道,声音极其冷淡。

玄楠没有说话,提刀迎向黑衣人,运用体内元气,灌注于刀内,只见刀快速变长变宽,足足增加数倍,劈向对方。可是对方也不慢,一个侧身,躲开锋芒,向内一滑,奔向玄玉,身体快如闪电,知道黑衣人奔向自己而来,快速化去元气,恢复原有形状,与之纠缠在一起。

玄楠与黑衣人战斗在一起,同时运用元气,周围瞬间刮起飓风,飞沙走石,化作雾霭,周边一切都因为俩个人的战斗遭受破坏,方圆十几米之外无人能够靠近。

打斗极其惨烈,所过之处,都变成废墟。‘叮’一声,如同爆炸一样,肉眼可看见的声波传开,将一切毁之殆尽,周围人员无不受到波及。场中俩个人,一个拿刀,一个拿剑,相互对峙,衣衫噼里啪啦似竹炮一样,响彻不停。

这把残剑并不残,只要稍微灌注元气,便是一把完美之剑,对峙僵持,谁也没有退步,黑衣人怕迟则生变,只见大喝一声,将玄楠逼退,同时,双手拍向大地,只见此时,大地之下快速生长出一个木偶,有丈许开外,和人形一样,不过圆圆的头型和椭圆的四肢,很是可爱。不过这个时候对于玄楠来说,不是可爱,而是恐怖,虽然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喜欢用残缺武器,可是眼前的这件艺术品却是那么完美,可以看出这个男人就是双重性格。

木偶朝着玄楠走来,大地被震的晃动,许多人的身形震的没有站稳开始摇晃,更有甚者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木偶踩爆。玄楠看着眼前这一幕,已经没有办法安静下去,将所有元气灌注于刀内,这一刻,这把大刀已经成为实质化的大刀,形状比以前增加几十倍,实质形的巨型到出现在玄楠眼前。

‘唰’一下砍向木偶,所过之处,将周围几米范围之内东西砍开深壑沟道周围瞬间刮起几十米飓风,飞沙走石将一切化作粉末,同时木偶好像拥有灵性一般,用双臂挡于头顶,只听一声‘砰’的巨响,好像一声巨雷鸣叫,将周围这些人耳朵震的发鸣,实力低弱者耳朵里边开始充血,被震得倒飞十几米远。

这一刀算是玄楠用尽全力一击,没有将面前木偶震碎,反而再看自己虎口,已经开始‘滴滴’流血,知道自己已经尽力了,同时快速收刀,向后边跑去。

黑衣人看到玄楠想跑,可是却没有给他机会,而是控制着木偶,让木偶快速向前一跑同时向上一跃,木偶身体裂开一个口子,如同血盆大口将玄楠吃掉,朝着玄楠压去。玄楠身体再快,可是比不过木偶的灵活,一下子被‘吃’进去,没有动静。黑衣人同时喘着粗气,同样,他也耗费许多元气,操纵木偶也需要很多元气。

众人看到自己族长被那个大的木偶吸了进去,一个个开始眼睛变得血红,快速的奔向木偶,可是任由他们怎么砍、刺,木偶没有一点变化,甚至没有任何损伤。

这个时候,恰巧让背后黑衣人钻空进行偷袭,一个个被斩杀刀下,鲜血染红了石头,睁大双眼,死不瞑目。看着眼前被杀之殆尽玄族,黑衣人一下子脸色变得铁青,在此时看来,只有抓住玄楠一个人,其余四人都已经跑,甚至别的人也跑了。

“给我搜,不能放过一个人,”黑衣人下令之后,其余都朝着不同方向跑去最寻,各自将自己的血鹰飞向天空,进行监视如若有异动,会在第一时间被发现。

在这里发生的所有一切被山上一处石山后边俩双眼睛看的真切,眼睛里边充满泪水和仇视,指甲深深嵌入手内,血水滴了下来。

这俩道身影就是玄天和他的哥哥玄玉,在这种情况下,如若没有玄玉在,那么,玄天必定会冲出去和战斗在一起,到时候和结果可想而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