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元魄星空

第五章 大逃亡

元魄星空 2的聪 2540 2013-04-12 08:56:28

  “快走吧,不然一会就被发现了,玄天,”玄玉说道。

“我不走,我要出去杀了他们,为死去的亲人报仇,”玄天作势要冲出去,可是被玄玉拉着,奈何自己修炼元气不久,可还是挣脱不了哥哥铁爪般双手。

“保住性命,一切好说,报仇只是迟早的事情,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玄玉说道,同时拉着玄天向后山跑去,只要进了密道,就可以逃脱追捕。

一边走,一边看着后方,就这样的离开之际生活十六年的家,在这个家,有过很多回忆,迟早哪一天,将要这个血仇让这些人还回来。思绪飘过脑海之后,便不再停留,与玄玉一起跑向远处。

此时,只听到天空一声鸣叫,玄玉知道俩个人被发现了,脚步同时加快,快速奔跑,显然,密道是不能进去,得开始像另外方向跑去。

“分头跑,能跑出去一个是一个,”玄玉建议道。

“好,我们分头跑,将来有一天,我们兄弟俩个要杀回去,”玄天眼睛盯着哥哥,眼睛里边充满生死离别情怀,在这个大山里边,生活的这么静谧,竟然在一夜之间变得家破人亡,这种心情让谁体验一下都不能接受,更何况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母亲和妹妹的安危。

兄弟俩人拥抱之后,便不再停留,快速跑去,朝着远处森林跑去,这样,可以将自己行踪隐秘,敌人也不好发现自己身影。

且说兄弟俩人分开之后,玄天朝着西边跑去,玄玉而是朝着东边跑去。后边时不时有着血鹰的鸣叫,不得不加快奔跑速度,黑衣人依靠着血鹰做指导,知道俩个人分开,所以一半追玄天,一半追玄玉。

奔跑速度加快,可是还是被后边的黑衣人追随,一时半刻追不到玄天是因为他对这边地形很是熟悉,如若不然,如同没头苍蝇一般,乱撞,不一定哪一刻就撞到人家怀里。

“可恶,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没有杀死,自己反而累死,”玄天一边跑,同时想着对策。可是,想着想着却不知道跑向哪里,同时,后边的敌人更加靠近。现在的玄天已经迷路了,同时,眼前没有出路,而是遇到悬崖,‘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句话应证了玄天的处境。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看着眼前的处境,玄天骂道,可是,现在该怎么办,难道是老天要自己死吗?面对现在的处境,玄天头绪有点乱了方寸,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好吧,大不了一死,死也不能死在敌人刀下,孤注一掷,不一定跳下去还有一条活路,”说完之后,朝着悬崖跳了下去,远远望去,一条优美的弧线在半空中划了出来,不过这一刻可不是简单的跳水,而是在跳下去时候不会碰到礁石那算是幸运的了,碰到礁石,即使是金刚不坏之身也要变成碎末。

过了有几分后,边有五六道黑色身影追来,看看面前空无一人,就明白所发生的事情,其中一位说了一声‘撤’,众人跳上血鹰便离去,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回归平静,这些人来得也快,去的也快。

在一片未知领域,一道身着黑色锦衣,坐于王座之上,下边有道黑影,这道黑影就是将玄楠‘扣留’那道身影。

“王,这次任务失败了,”黑衣人唯唯诺诺的说道,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可见害怕程度。

“哦,听说这次只将玄楠逮捕回来,你个废物,要你何用”大声呵斥着。同时那道黑衣人颤抖着跪下喊道:“王,再给我一次机会,下一次一定全部都剿灭,不然,拿人头谢罪,”此刻,这个男人跪着着哀求,好像在他面前这个人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他一般。

“下次,没有下次,哼,”说完之后,眼前黑衣男子身体开始慢慢消失,很是诡异,只能听到凄厉的哀嚎声,最终消亡在天地间,王座上边一道身影消失不见,片刻后这片空间恢复安静,只留下一团血雾,弥漫开来。

高山峻岭,水木茂密丛生,阳光明媚,水流湍急,这片风景优美至极,可是此刻却没人在此欣赏。然而就在水流不远处,有一道身影被冲到岸边,河水打湿其身体。不一会有一只猿猴跑了过来,在他身上挠挠,左看看,右看看,见没有动静,便跑开了。

片刻,突然这个身影飞了起来,朝着北边飞去,好像有人在操纵着,飞离而去,十几分后,便停在山洞外边,猛然间,好像有人用力一拉,这道身影飞进山洞。

“恩,还有救,身体内部器官有些损伤,不过需要一些时日才能恢复,谁要你遇到老夫呢,要不然,你就死定了,”幽幽的声音响起在这个山洞,好像鬼魅一般,却不知道谁在说话。

就在这一刻,数道草藤飞了起来,将眼前身影拉扯起来,架在半空,将其四肢拉扯起来,树藤另外一边开始由源源不断白色能量向身体输送,身体的主人好像感受到能量的传送,对这样的能量并没有排斥,反而更加喜欢。

‘咦’,一声叹息声想起,好像很是诧异一般,不过并没有说话,反而更是增加白色能量输送给这个身体,这道身影就是从山上跳下来的玄天。

时间持续半个时辰之后,便再没有给与输送,而是停下,山洞内恢复安静,不知多久之后,夜晚,只能听到各种野兽的嚎叫,也许,这个地带是属于兽域附近,不过好像唯独能够听到魔兽声音,好像魔兽并没有出现在这片空间,很是诡异。

能量输送一直持续第四天时候,突然这道身影开始有些动作,手指微微活动,不过好像挣扎着,可是最终还是停止下去。第四天的夜晚,这道身影终于‘睡醒’了,玄天微微动下手指,感觉到身体还很疼痛,看看四周一片漆黑,心想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是,对于现在自己来看,前途一切渺茫,现在这个地方还不知道在哪,心中不由有些灰心。

“小伙子,你醒了,”一道声音传来。

“谁,是谁在说话,出来,”这道声音可把玄天吓一跳,身体不由的向后看去,一不小心,把头碰了一下。

“哈哈哈···,还没见过这么胆小家伙,我有这么可怕吗,”同时,整个山洞亮了起来。

“呵呵,前辈,只是突然一声,所以才···”玄天不好意思说道,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可是并没有人影出现,感到更加迷茫。

“恩,看你也不像坏人,你是被仇家追杀吗?”那道声音说道。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

“奥,这就奇怪了,”

“前辈,是这样的,有一天我在后山修炼······”,玄天将事情的整个过程叙述一遍之后,望着这个山洞,可是怎么也找不到老者在哪里。

“奥,你的父母没有和你说,这说明不想让你知道,可是,现在你不得不为父母报仇,还不知道仇家是谁,不过,重要的事你的哥哥不知道被抓到没,还有你母亲还有妹妹是否逃出去了”。老者说道。

“是啊,现在都不知道家人生死未卜,”嘶哑声音响起,玄天泪流满面。

“哎,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哭啥哭,还不知道你就哭,没出息,”说完之后便没有话音。

此刻,玄天心如刀割,怎能听进别人话语,所以,最好还是让安静会就行了,也许,身体刚恢复原因,时间不长便有睡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