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元魄星空

第七十五章 谈话

元魄星空 2的聪 2515 2013-04-12 08:56:28

  太阳东升,照亮这个世界,鸟语花香飘逸在院落内,处处散发迷人香气,静静院内,婢女似乎谈论着什么,嬉笑打闹,说笑着同时脸色带有微红。

一处厢房内,男子清秀脸庞上边带有甜蜜笑容,似睡熟孩子一样。这个样子持续好久,突然间一个起身,呆呆看着房内,美梦被惊醒。

房内依然一尘不染,檀香木料,殷红地毯,清香飘逸,红色桌椅整齐摆放,各式各样古董摆放在壁橱上边,房内一片明亮,只不过突然间屋内多了一个女孩。

女孩一身雪白色皮绒,脚着一双不知名动物所做黑色靴子,腰际蓝色腰带将曼妙腰肢显得淋漓尽致般细软,其腰肢犹如六月柳枝一般柔软,三千青丝犹如瀑布垂落与腰间,凹凸有致身材看的玄天有些微怔,也不知这个女孩多会进入房内,自己怎么没有发现呢。也许是有家的原因才让自己放松,有人进入也不知其动静。

玄天就这样盯着眼前女孩,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见女孩伸着懒腰,嘴角带有一点水滴,揉着惺忪眼睛,将嘴角轻轻擦拭,美目看向床榻上边那位目不转睛男子,女孩脸色微红低头说道:“醒了,”轻言细语中带有柔软,犹如美乐一般。

“恩,醒了,你怎么在我房间,”玄天看着女孩说道。抬脚穿鞋下地,看着眼前女孩。

这位曼妙少女自然是纳兰烟,对于其到来很是诧异,没想到尽然来的这么快,即使纳兰烟不来找自己,自己也要去找她。

“恩?你不欢迎吗,我可以走,”纳兰烟娇嗔道,轻轻跺脚,一丝风怒挂在脸庞,转身就要离开屋内。

“不要离开,我还有话对你说,”玄天闪身来到纳兰烟面前,紧握纤细手臂,入手处柔软温暖,一种女孩子特有温暖气息传到玄天手中,其手犹如触电一般将其放开,而纳兰烟脸色微红,娇低似羞一般。

这一切玄天自然看着眼里,心中有些叹息,若自己不需报仇寻找家人等一些事情要自己来完成,那么便可以同纳兰烟白头偕老,共度天仙生活,可是,现实容许吗?答案是否定的。

“我想和你谈谈,好吗,”玄天轻声说道,将椅子再次放好,示意坐下,纳兰烟看着玄天那双认真眼睛,坚毅脸庞显露一种专注表情,便知道有话对自己说,坦然坐在一旁,低头看着旁边,点头答应。

“我和你说一说我自己身世吧,不知听后你会怎么想,然后我再问你一些问题,”玄天说道,后者再次点头,稍顿,玄天父母以及亲人事情一同说道,然后将自己生死经历娓娓道来。

纳兰烟是帝国公主,面对玄天这种真实杀人情景使得后者不由失声惊叫,当玄天将这些事情说完时候,那双灵动眼睛已经流出珍珠般明亮泪水,长长睫毛扇动着泪花,可怜至极,不过这种泪花是感动泪水,并不是玄天所欺负。

哽咽声音在房内响起,玄天看着纳兰烟哭泣着,原本还想多说一些,但不想看到纳兰烟哭泣样子只好加快节奏,一带而过。

“没有了吗,你后边节奏明显加快了吗,”纳兰烟哭泣着,语气中带有愤怒,责怪后者加快节奏。就好比现在玄天为后者讲故事,而不是将自己真实经历一一说来,感情这家伙是在听故事。

“喂,我说,这些事情是我真实经历,不是为你讲故事,认真对待好不,”玄天愤怒喊道吗,一拍桌子,‘嗵’一声,桌上茶杯‘叮叮’响动着。

只见屋外侍女突然进入房内,看着二人样子,一个怒立,一个犹如受惊的兔子一般,楚楚可怜样子。玄天再次一声怒吼,将众人赶出,这些侍女已经服侍玄天好久,从来没见过后者尽然这般愤怒,看来,要发生一些事情了,随即加快脚步朝着纳兰俊厢房走去。

“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真的好害怕,你不要这样对我好吗,我不是故意的,”纳兰烟细声说道,哭泣着,身体不由颤抖起来,哽咽声音越来越大,泪水涌动流落而下,打在衣襟上边。

即使玄天再怎么愤怒,当看到纳兰烟这个样子,内心不忍,美人泪下,任谁都不舍得,其轻轻抬起手掌,落到纳兰烟肩膀处,尽量让其放松,当玄天手掌放在肩膀处时候,纳兰烟明显身体颤动一下,好似紧张样子。

将纳兰烟轻轻揽入怀中,摩挲着后背,此刻只能这样来关心纳兰烟,千言万语难敌一个温柔拥抱,柔软身体被粗壮手臂揽在胸膛,强壮有力,这双手臂就是一处安静港湾,即使千层风浪也难以将港外内这片扁舟击翻。

也许,这就是一种责任感,这处胸膛可以抵挡万千困难,即使面对千军万马也不会让自己受伤,纳兰烟感受着这种美好,柔软双臂紧紧抱着玄天,玄天感受着腰间力量,脸色有些凝重,看来,这种举动是一种错误,不应该将其揽入怀里。

不知过了多久,玄天突然说道:“我听说了,在我离开后你茶不思,饭不想,我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但是,我已经有一个姑娘了,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我愿意,无论你处境多么危险,你背后有多少女孩子喜欢你,我都要跟着你,”纳兰烟没有迟疑,开口说道,害怕一个迟疑之后便是否定,即使玄天对纳兰烟有十几个要求,估计后者也要答应,其再次将手臂紧紧相握,害怕玄天突然间离开自己,害怕后者视自己如累赘一般丢弃。

“也许,现在我们在一起,但是,再过不久我就要离开这里,寻找属于我自己的路,你能等我回来吗,”玄天感觉腰间力量加紧,继续用言语刺激后者,好让放手,不然哪一天自己真的离开这个世界,愧对纳兰烟。

“不要,我相信你,这么多艰险道路你都走过来了,就没有什么可怕的,男儿志在四方,我等你,我相信,我看对的那个人会成为这天地间强者,我会等到你归来那一天,那该是多么荣耀,你说呢,”纳兰烟轻轻说道,轻言细语中带有一股无形坚定,这是一种发自内心坚定不移信任,不容置疑。

“哎,既然这样,我也不知如何是好,”玄天叹息道,既然这样,只能答应,林清雨若是知道这种情况会怎么样,会理解自己吗,只有三年后再说吧。

‘嘭’一声,玄天所在房间一声巨响,将玄天同纳兰烟惊吓一跳,一道身影闯入房内,当看到房内情况时候,这道身影目瞪口呆站立不动,随即摆手脸上堆笑说道:“不好意思,走错了,你们继续,”说完便退了出来。

来人自然是纳兰俊,闯入房内时候,二人还相拥在一起,惊吓声音将二人触电般反弹开,不过这一幕早已被后者看着眼里,退了出来,出来之后开口大骂那位婢女。

原本婢女一番好意,但是此刻却被纳兰俊骂道,真是有口难辩,好心没好报,只有磕头认错。

玄天二人被惊吓一跳,自然不会再拥抱一起,便出了厢房,看到纳兰俊教训婢女,将其制止,婢女委屈哭泣着离开。

此刻,玄天与纳兰烟之间关系有点微妙,这是一种感觉,难以言语表达。不过这种关系是从纳兰烟微红脸庞所看出,俩兄弟相视一笑,弄得纳兰烟脸蛋通红,犹如熟透苹果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