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飘泊

回忆--南下打工

飘泊 lyf801123 2011 2013-01-21 14:00:46

  陈家树决定过两天要到市里去找芸蕾,他想陪着她一起照顾芸父。

第二天一早芸母就在芸恒的陪同下出发去了市人民医院,到医院见到坐在病床边憔悴的芸蕾和躺在病床*上形容枯槁的丈夫,才知道芸蕾这段时间承受着什么,丈夫的情况实在是太差,到目前为止还昏迷不醒。

“妈、恒哥,你们来啦!”

“你为什么不和我说实话,如果说实话我应该早点过来的。”母亲心疼芸蕾,同时又怨自己没用,不能为两个女儿撑起一片天,让两个女儿小小年纪就要承受这么多的责任。

“是啊,小蕾,你怎么不说实话呢?”芸恒也心疼堂妹。

“小静要考试了,妈身体又不好,家里也要有人照看,所以就没说,我想我还能撑得住,只不过医院催了好多次医药费,你们今天不来,我也准备打电/话回去。”芸蕾对母亲和堂哥说。

芸母忙拿出自己带来的五千元递给芸蕾“小蕾,一会儿去把钱交了,放在身上不安全。”

芸蕾看了看母亲递过来的五千元,不知该怎么对母样说这五千元只是杯水车薪。

“小蕾,期末考试没考,对你以后有影响吗?”没有文化的芸母不懂没参加期末考试对芸蕾来说意味着什么。

“妈,我想和你商量件事。”芸蕾没有回答母亲的问题,反而用商量的语气和母亲说道。

“什么事啊?”

“妈,我打了电/话给周老师,我决定退学,现在爸爸这样,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院,我问过医生,医生说就算爸爸出院后,康复也要很长一段时间,而且这次住院要花很多钱,刚好小静放寒假了,您过来照顾爸爸吧,我想出去打工赚钱给爸治疗,我打了电/话给励哥,我想过去找他。”芸蕾说完看着母亲。

母亲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的说道“你爸现在这样子,我也没办法,出去打工也好,只是苦了你,小蕾,爸妈对不起你和小静。”

“妈,您别这么说,这是我的责任,你同意了就好,这两天我就准备出发。”

“这么快啊?”母亲有些担心。

“我已经和励哥说好了,他说他现在打工的饭店刚好要招人,我一去应该就可以上班。”

“这样也好,婶,小蕾去小励那里,我们就放心了,小励一直很疼小蕾,他会照顾她的。”

“也只能如此了。”芸母再一次抹泪。

芸母和芸恒当天就返回了老家,芸母要回去安排家里的事情,再过来照顾芸父。

两天后,芸蕾带上几件换洗衣服和一些中考复习资料,拿着母亲给她的路费坐上了南下的长途车。

放假后的第三天,陈家树终于忍不住对父亲说了芸蕾家的事,并说出想去市人民医院和芸蕾一起照顾芸父的想法,陈父是个耿直人“你想去就去吧。”

陈父拿了两百块钱给陈家树“这些钱你拿去做路费,剩下的记得给她爸爸买点营养品。”

陈家树看着父亲,心里充满了感激“爸,谢谢您!”

“谢什么,芸蕾是个好女娃,只怪我们能力有限,不然应多帮衬些。”

第二天天没亮,陈家树便到镇上搭车去市人民医院,到医院找到芸父的病房,芸母坐在病床边,芸父躺在病床上形容枯槁,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还没有清醒过来。

陈家树走近芸母“阿姨,您好!我是芸蕾的同学陈家树,听说了伯父的事情过来看看,伯父好些没有?”

“你叫陈家树啊?好像听小蕾和小静提起过你,谢谢你!”

“伯父的情况怎么样?”

“现在还没清醒,医生也说不准他何时能清醒,也有可能以后就醒不过来了。”芸母边说边抹眼泪。

“您别难过,伯父一定会好起来的。”陈家树安慰芸母。

“谢谢你!希望如你所言能好起来。”

陈家树没见到芸蕾“阿姨,怎么没见芸蕾?”

芸母一听陈家树问起芸蕾,眼泪又止不住的往外流,哽咽着说“小蕾为了给她爸爸治病,昨天出发去广东打工了,她爸爸这一病,家里没了经济来源,小静还小,我又没文化,家里的担子全在她一个人的身上。”说着又抹起眼泪来。

陈家树的心一阵一阵揪着疼,自己为什么不快点长大,心爱的女孩需要自己为她撑起一片天的时候,自己却无能为力,听着芸母的话,他心里不停的问“芸蕾,你在哪里?你可知道,我好想你,我好想和你一起分担。”

芸母接着说“都是我们做父母的不好,连累了她,我知道她一直想上大学,是我们害了她。”

陈家树拍着芸母的背“阿姨,您别难过,芸蕾不会就这样放弃她的梦想,等渡过了这个难关,我想她一定会振作起来,圆自己的大学梦。”

芸母虽然听不明白陈家树说什么,但看到陈家树坚定的眼神和沉稳的语气,自己的心也跟着安定下来。

“伯母,芸蕾去了什么地方打工?”

“具体的地址我不清楚,只知道她去了广东,她去找她堂哥小励去了。”

“她堂哥是芸励吗?”

“是,你怎么知道?”

“芸励也是我的同学。”陈家树的心放下了一些,芸蕾去找芸励他就放心了,芸励一直都很疼她。

陈家树和芸母说了一会儿话,然后留下回程的车费把其余的钱全给了芸母“阿姨,我过来没买水果,这点儿钱你拿着,等伯父好点的时候买些营养品给他。”

“那怎么好意思,我不能收。”芸母推辞着。

“阿姨,您就拿着吧,我现在还在读书,自己不能赚钱,帮不上您们什么忙。”说这些话时他的心里却想着“芸蕾,你一定要等着我长大,等着我给你撑起一片艳阳天。”

芸母推辞不过,只好收下,陈家树见天色不早告别回家了,他想芸父这里自己也帮不上忙,自己要想办法快点知道芸蕾的消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