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飘泊

情人节(一)

飘泊 lyf801123 2538 2013-01-21 14:00:46

  六年后

二月十四日,芸蕾一早起/床收拾好自己准备出门,经过客厅“爸、妈,我去上班了。”

“小蕾呀!我蒸了馒头,你吃点再去吧,不要饿着自己,看你越来越瘦。”芸母从厨房走出来叫住女儿。

芸父正在厅里看早间新闻“是啊,小蕾,吃了早餐再去上班吧,身体要紧。”

“爸、妈,你们别看我瘦,其实我身体挺好的。”说完还举起右臂做了个握拳的动作。

芸母已经拿了馒头和鲜奶出来,芸蕾一看到鲜奶就怕,这些年来她实在没办法喜欢*上鲜奶这种食物“妈,我不想喝鲜奶。”她迅速地起一个馒头就出门了。

芸母在后面唠叨“这孩子,怎么就不长点肉,吃东西又少,看来我要好好给她补一补才行。”

芸蕾一边啃着馒头一边下楼,楼下照例停着那辆黑色的奥迪车,芸蕾走近汽车,车窗降了下来,南宫宇带有成熟男性魅力的脸探出车窗“小蕾,上车。”

“南宫大哥,我都说了N多遍了,你不用特意过来接我,我可以搭公车过去疗养院。”芸蕾不好意思总搭老板的便车,这种台词基本上每天都会在两人之间上演。

“我嘴馋总想吃你们楼下这家早餐店的早餐,怎么啦?有顺风车搭你还不开心啊?”南宫宇说着从后车座拿出一束香水百合。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有顺风车搭还有花收。“

“哦,公司今天搞活动,秘书一早送来给我,觉得好看,你们女孩子不最喜欢花了吗?所以就拿过来给你了。”南宫宇说完这话真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自己追了这么久就是没办法正大光明的说出口。

“这样啊,那谢谢你了,我最喜欢百合,南宫大哥,你等等,我上楼把它们插*好。”说完开了车门消失在南宫宇的视线里。

南宫宇看着清纯可爱的身影消失在楼道口,脸上出现无奈的苦笑,整整追了六年,她始终没有一点动心,只把自己当作哥哥,还时时笑问自己“南宫大哥,你什么时候也像梁大哥一样带个嫂子给我看看。”

难道自己还说得不明白吗?一直等着她成熟,一等就是六年,明年自己就四十了,今天一定要好好的表白,戒子已经买好,花也送了,就等自己喜欢的人点头,想到这里,南宫宇有些紧张。不过话说回来刚花是送了,可是意思好像表达错了,南宫宇的额头上出现了两条黑线。

几分钟后,芸蕾再次上车,“老板,可以走了。”芸蕾活泼开朗又调皮的对南宫宇说。

车行驶在去疗养院的路上“小蕾,今晚有空吗?最近市里新开了家西餐厅,听说不错,我订了晚上的位置。”

“今晚不行,我要回家吃饭,小伟昨天打电/话给我,说他今天排休,想过来看我爸妈。”芸蕾为难的看着南宫宇。

南宫宇听后猛一踩油门,车像离弦的箭冲了出去,心里的郁闷无法宣泄,他有些挫败,看来自己的表白计划又泡汤了,他在心里骂张小伟,那小子怎么会是来看芸蕾的爸妈,摆明了就是想陪芸蕾过情/人节。

车子突然加速,芸蕾吓得不轻“南宫大哥,你怎么啦?是不是迟到啦?安全第一,开慢点。”说完还看了看手表。

南宫宇就差没吐血,是不是以前自己表达太含蓄了,让芸蕾把自己定位在大哥的位置。

到了疗养院的停车场,芸蕾下车对南宫宇挥挥手“南宫大哥,再见!”她轻快转身进*了疗养院。

其实疗养院走上正轨后南宫宇不必天天过来,可他为了见芸蕾几乎每天都会过来。

看着芸蕾的身影消失在疗养院的大门口,南宫宇掉转车头向相反的方向开去,九点还有会要开,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他加快了车速。

芸蕾进到护士站甜甜的和同事们打招呼“早上好!”

李小星见到芸蕾,拍拍她的小肩膀小声问道“喂,老实交待,今天是不是又南董送你过来的。”

“哦,他顺路就让我搭了个顺风车。”

“你榆木老袋啊,他那么忙,哪有时间每天让你搭顺风车?。”

“南宫大哥说喜欢吃我家楼下早餐店的早餐。”芸蕾不沉得这有什么不对劲。

“唉,算了,不讨论这个。对了,他有没有送礼物给你或是说要请你吃饭什么的?”李小星看着好友只能无奈的摇头,人家南宫大总裁会为了吃她家楼下的早餐从城南开车到城北,真当人家没事做,这家伙怎么越来越迷糊了,整天好像生活在自己的童话里,两耳不闻窗外事,除了上班就是学习,张小伟和南宫宇追了她那么久,她硬*是没感觉,也不知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这些年就没见这个仙女似的女孩子动过心。

“有啊,不过今晚我哪儿也不能去,小伟晚*上会过来看我爸妈,我得回家吃饭。”芸蕾无比正经的说道。

“真是败给你了,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李小星彻底无语,为南宫宇沮了一把同情泪。

芸蕾边换工作服边想,今天会是什么日子?转头想想,什么日子还不一样过,不过自己这些日子以来倒是很开心,小静今年大学毕业,她说一毕业就过来找工作,想着一家人就要团聚了,芸蕾的脸上挂着花一样幸福的微笑。

这几年芸蕾和父母一直租着房住总觉得没有归属感,她勤俭节约现在存折上终于有了六位数,她盘算着准备供套房子,让父母能安享晚年。

换好工作服,芸蕾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她推着治疗车一间房一间房为那些阿公阿婆整理床铺,住在养老院的阿公阿婆都很喜欢总是笑得很甜的小女孩,一路上芸蕾每见到一个人总是恬静的笑着打招呼。

“陈伯,早上好!”这几年芸蕾已经可以流利的用粤语和这些阿公阿婆对话了,陈伯是疗养院开张的时候住进来的,当时八十岁的他身体很差,脾气又不好,经常向医生、护士发脾气,养老院的医生、护士都很怕他,看他的身体状况,大家都以为他挨不过一年时间,没想到住进养老院后身子骨越来越硬朗,老年生活越来越幸福,不过这些都要归功于芸蕾,自从陈伯住进疗养院后,她就像陈伯的孙女,每天陪着他聊天,为他精心的护理,两人成了忘/年/交,老人家心灵上/得到了温暖,生活上得到了无微不致的照顾,身体一天比一天好。

“小蕾,你来这么早,有没有吃过早餐啊?看你这么瘦,要多吃点哦。”陈伯心疼这个小姑娘。

“陈伯,我有认真吃饭哦,只是天生就这样,胖不起来。”芸蕾甜甜的笑着。

“我看你呀!一定要找个好小伙子来照顾你才行。”陈伯取笑芸蕾。

“陈伯,你又取笑我了,我还不想找/男朋友,只想好好的陪着你们,看着你们健康长寿,我比什么都开心。”

“你哟!就你的嘴甜,我们都是快入土的人了,整天陪着我们干什么,有时间得赶紧去享/受享/受/你的青春生活,我看你们院长就不错嘛,虽然年纪大点,但年纪大点好,会疼人。”

“你说到哪里去了,院长就像我的亲/大哥。”

陈伯听着芸蕾的话只能同情南宫宇,全疗养院的人都知道南宫宇追了她六年,只有当事人没有一点感觉。

“陈伯,你赶快吃早餐吧,我去整理其他房间了。”说着芸蕾推着治疗车走出了病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