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飘泊

相见

飘泊 lyf801123 1993 2013-01-21 14:00:46

  陈家树正式就任南宫集团信息部经理,南宫集团给他的待遇高出其他部门经理一倍,陈家树没将这些放在眼里,很少人知道陈家树本身就有不错的身家。

集团正在搞全面信息化,南宫宇特别重视信息部,陈家树为了给心爱的人建造一个温暖的家,电脑天才的他宁愿放弃美国的大好前途在B城安定了下来。

芸静始终没有对陈家树讲起芸蕾已经订婚而且是和南宫集团的总栽南宫宇订婚的事,她觉得有些事由姐姐亲口对他说比较好,芸静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告诉芸蕾陈家树已从美国回到了B城,而且是为姐姐而来。

一个月后,芸母出院回家休养,芸蕾和芸静都已去上班,芸父在家照顾芸母,一家人的生活算走回正/轨,南宫宇每天只要没有应酬就往芸蕾家跑,对芸父芸母十分孝顺。

张小伟又开始出/入芸蕾家,他以朋友、哥哥的身份守在心爱的女孩儿身边,这份爱不得不说十分伟大,就像多年前一样,只要芸蕾需要/他,他就会在芸蕾的身边出现。

南宫宇见张小伟是痴情人,而芸蕾又不想失去这个朋友、哥哥,南宫宇爱屋及乌,渐渐和张小伟的关/系好了许多,有时两人在芸家也会杀/上/两盘象棋。

正式上班后,陈家树打算找个合适的时间与芸蕾见面,中午下班后他开着公司配给他的帕萨特小车来到疗养院外,他不停的练习在见到芸蕾后要说的第一句话“小蕾,我回来了,回来找你了。”

他居然有些害怕,不敢踏进疗养院,他害怕她对自己说这些年自己没在她的身边她已找到了归属,害怕她已经忘了自己。

陈家树将车开进疗养院的停车场,正是中午下班时间,他决定进/去找她,谁知手机在这时响起,是南宫宇的电/话“南董,您好!”

“家树,你在哪里?”

“我在外面,有事吗?”

“想请你吃中午饭。”

陈家树思考了五秒“去哪里吃?”

“我们现在在柏拉图西餐厅。”

“那我现在开车过去。”陈家树望了一眼疗养院的大门后开车离开。

柏拉图西餐厅里“南宫大哥,你那么忙,中午就不用陪我吃饭了。”

“今天我想介绍个人给你认识,是我的一个师弟,我这个师弟是个电脑天才,刚从美国回来,早段时间大学时的恩师江老师引荐他来集团,现在他在集团任信息部经理。”

陈家树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餐厅门口,他的到来吸引了餐厅里所有服务员和客人的目光。

南宫宇见到陈家树忙站起来挥了挥手“家树,这边。”

背对餐厅门口的芸蕾整个人像被电/击了一样,大脑哄的一声头晕目眩,是自己幻听吗?她听到南宫宇在叫“家树”

陈家树走近两人“南董,让你久等了。”

“过来坐。”南宫宇指着旁边的椅子说道。

陈家树来到餐桌旁,他看清楚刚才背对着自己的女孩儿的脸,这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么?

芸蕾也看到了陈家树,两人的心像被电击了一样,南宫宇没有发现两人间的不对劲。

“小蕾,我给你介绍,这位就是我刚才和你提起的师弟陈家树。”

南宫宇说完又转向陈家树“家树,这是我的未婚妻芸蕾。”

芸蕾听不见南宫宇后来说了些什么,而陈家树却听清楚了“未婚妻”三个字,四目相对,此番情景,如何面对。

陈家树最先反应过来他向芸蕾点了一下头“芸小姐,你好!”态度很生疏。

“你好!”芸蕾的心一点一点凉下去,原来真的只是自己一味相思,原来他真的不记得自己了,已经十年了,一切都已经改变,自己不是也变了吗?身份上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妻。

三个人坐下来,只有南宫宇一个人很开心,他不停招呼两人吃东西,而芸蕾和陈家树则犹如嚼蜡吃完了面前的东西。

二十七岁的芸蕾样子还像十六七岁的少女般,岁月没在她身/上刻上痕迹,皮肤白里透红,一米六的身材看起来纤细不失温润,气质温婉,声音甜美,一如陈家树无数次在梦中见到的一样。

而在芸蕾眼中,陈家树的改变却十分大,快二十七岁的他完全蜕变成了一个成熟的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身高一米八五的他穿着笔挺的米色西装,气质沉稳、高贵、优雅,立体的五官显得整个人特别俊朗,与芸蕾脑海里的少年相差太多,无论是曾经年少的他还是如今面前成熟的他同样让她的心跳加速。

餐后,芸蕾借口起身去了洗手间,站在洗手盆前的她用冷水洗脸,她一次又一次深呼吸,刚才的冲击太大,她还没办法冷静下来。

芸蕾好不容易稳住自己的情绪,面前的镜中站在自己身后的不正是让自己心烦意乱的罪魁祸首吗?不过他怎么进/了女洗手间?芸蕾的脸色变得苍白。

“你习惯在洗手间洗脸吗?我以为分别这么多年后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不过现在看来你并没有忘记我,我应该感动吗?”

“你怎么在女洗手间?”芸蕾有些惊慌失措。

“为了找你,不管哪里我都敢去,何况只是女洗手间。”

“你……,我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你了。”

“所以,你迫不急待的找了棵大树为你遮风挡雨,是吗?”

“这与你有关系吗?”芸蕾终于爆发了,凭什么他要这样说自己?这些年他又在哪里?为什么不来找自己?

“与我无关吗?这个问题很好,是啊,你订婚与我有关吗?你有未婚夫的确与我无关,做为老同学的我要恭喜你才对。”陈家树握住自己的拳头狠狠的捶在洗手间的墙上,然后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芸蕾的心抽疼着,她忙整理好自己回到餐厅,只见餐桌旁南宫宇一人坐在那里,陈家树已经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