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飘泊

梦终归是梦

飘泊 lyf801123 2633 2013-01-21 14:00:46

  聚会散场时,南宫宇走路都有些不稳,常辉叫司机开车送南宫宇和芸蕾回南宫宇的别墅,在他们的眼中,两人婚期都已经敲定,那么住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可。

回到南宫宇的别墅,芸蕾扶南宫宇进房间,并让他躺在床/上,帮他脱掉鞋子和外套,她打热水为南宫宇洗脸,最后为他盖上被子,芸蕾正准备直起身,南宫宇突然抱住芸蕾,嘴里喃喃“小蕾,我的小蕾,不要离开我,陪陪我好不好?”

芸蕾使劲推南宫宇,想让他松手,南宫宇也许是喝醉酒的缘故,他抱得更紧,芸蕾试了好多次都没办法推开他,她有些沮丧,想着他喝醉了就任由他抱着自己,好在没一会儿旁边就就传来南宫宇均匀的呼吸声,芸蕾轻轻的掰开他的手站起身来,收拾好一切后走出南宫宇的别墅。

冷风吹来,芸蕾的思绪清晰了许多,一切皆由天定,还是先回家吧,她坐上路边的士,司机问“小姐,去那里?”

“去XX小区。”

的士到芸家楼下,芸蕾付了车钱走下车,她望向家里的窗户,已经熄灯,爸妈一定已经睡了,芸蕾叹了口气走到小区里的石凳上坐下,脑海里又出现了陈家树的身影,自从再次见到陈家树后,芸蕾怎么都无法将他赶出自己的脑海。

陈家树高大的身影站在石凳旁的榕树下,就像多年前站在芸蕾家屋后的槐树下一样,他远远的望着自己深爱的女孩儿,芸蕾坐在石凳上想着自己的心事,她用手捂着自己的脸,不停的深呼吸,看得出来心情郁闷。

陈家树控制不了想靠近芸蕾的冲动,他慢慢走到石凳边坐下,芸蕾感觉有人靠近,惊得忙站起身来,下一刻自己的小手已被一双大手捉住,耳边传来磁性的男声“不要怕,是我。”

“怎么是你?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芸蕾不敢相信。

“我睡不着,想来看看你。”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小静告诉我的,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原来有人和我一样,你有心事?”

“没有,我只是刚从外面回来,坐一会儿就上楼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刚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一个女孩子这么晚在外面很危险?南宫宇没陪着你吗?”

“你跑来这里就是为了对我说教的吗?你不觉得这些与你无关吗?”芸蕾生气,正为这个男人烦恼,他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不知道为什么?好脾气的芸蕾再次见到陈家树后脾气再也好不起来,也许还在气他为什么十年来杳无音信吧。

自从上次两人见过面后芸蕾以为陈家树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如今她是既渴望见他又怕见到他。

“是啊,我也觉得关心别人的未婚妻有些不妥,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你能告诉我怎么样才能忘了你?怎么样才能不关心你吗?”陈家树觉得自己很痛苦,他一遍一遍告诉自己,如果芸蕾幸福自己就祝福她,可他怎么也做不到去祝福。

“你……,我想告诉你,我和南宫大哥的婚期定在明年二月初二。”芸蕾想让陈家树死心也让自己死心。

“我们真的无法回去了吗?小蕾,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多年我深爱着你,所做的一起都是为了你,如果失去你我要怎么过?你不觉得自己残忍吗?”

“家树,你忘了我吧,我不能对不起南宫大哥。”

“为什么,难道你真的已经忘了我,不再爱我了吗,你知道吗?我一直有一个梦,这个梦就是让你做我最美的新娘,如今你要做新娘了,却是不做我的新娘。”

“是我对不起你,没有守/住我们的约定,你恨我吧!”

“恨吗?我没办法恨你,我的心里装的都是对你满满的爱,我也没有资格恨你,是我先离开了你。”

芸蕾承受不住心里的煎熬,她痛苦的扑/进/身边这个男人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眼泪湿了陈家树胸前的衬衫。

陈家树用力的抱着心爱的女孩儿,任由她在自己的怀里哭。

等芸蕾哭够了,他才双手捧起她的脸用唇吻/去她的泪水,他将唇贴在芸蕾的唇上一下一下的浅啄,然后伸出舌头顶开她的小嘴加深这个吻,两人深情的拥/吻着彼此,这时的芸蕾抛开了南宫宇,抛开了恩情,抛开了一起,所有的呼吸只为亲/吻自己的这个男人。

两人难舍难分,刚分开一下又吻/上彼此,似乎要将这些年来的相思全注进这个吻里。

最后芸蕾缩在陈家树的怀里睡着了,陈家树抱着她回到车/上将她放在后车座,他让芸蕾靠在他的怀里继续睡,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两人的身上,他深情的看着熟睡中的芸蕾。

芸蕾醒来时天已经快亮了,她睁开眼睛看看周围,发现自己靠在陈家树的怀里睡在车上,身上盖着陈家树的外套,她转头看着陈家树,他还在熟睡,这张英俊的脸已经脱去了曾经的稚气,这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再也不是当年的小男孩,呼吸着他身上的男性气息,芸蕾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定感,忆起昨晚两人深情的亲/吻,芸蕾心里洋溢着甜蜜,她深情的凝望这个自己思念了十年的人。

梦总归是要醒的,芸蕾突然一惊,想起昨晚整晚没回家,不知道爸妈会不会担心,还是他们以为自己和南宫宇住在了一起,一会儿就天亮了,不知道南宫宇会不会来接自己去上班,想着想着,她挪了挪身体想开车门下车。

陈家树其实早就醒了,他想知道芸蕾发现两人如此亲密的靠在一起时有什么反应,他以为她会推开自己,没想到醒来后的她会这样深情的看着自己,直到芸蕾移动身体时陈家树才紧紧的搂着她不愿放手。

“你放开我,我要回家。”

“让我抱抱,就一会儿。”陈家树将头靠在芸蕾的颈窝,深深的吸着她身/上淡淡的体香,久久不舍得放手。

芸蕾任由他抱着自己,心里十分不舍,也许这是两人最后一次如此亲密,芸蕾伸出双手抱着陈家树的腰,两人紧紧相/拥着,谁也舍不得放开彼此。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相拥的两人想让时间停在这一刻,只是梦终归是梦,终归要回到现实,芸蕾推了推陈家树“你回去休息一下吧,一会儿还得上班。”

“小蕾,我舍不得放开你。”陈家树痛苦的把头深深埋/进芸蕾的秀发里。

“家树,这是最后一次让你抱我,以后我们不能再这样,我和南宫宇的婚期定在明年二月初二,这是没法改变的事实。”

芸蕾的话对陈家树来说就像大冬天当头一盆冷水“你说的是真的吗?小蕾,你真的爱他吗?”

“有时婚姻与爱情无关。”芸蕾闭上眼说出这句话,泪珠从眼眶里滑落。

“是吗?你宁愿要一段无爱的婚姻也不/要自己的爱人了吗?”陈家树痛苦的喊。

芸蕾故作平静“我要走了,一会儿南宫大哥会来接我上班,你也该回去上班了。”

没等陈家树答话芸蕾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她疯了一样冲回家里,芸父芸母还没起/床,她轻手轻脚回到房间拿出装满两人回忆的小盒子坐在床上发呆。

陈家树在芸蕾走后,他静静地坐在车后座望着芸蕾家的窗户迟迟没有离开,他在思考,思考自己和芸蕾的境况,思考自己和她分开这十年她所过的生活,他感受得到芸蕾是爱自己的,可她又拼命抗拒着自己,芸蕾不愿意对自己说两人分开后的事情,芸静现在处于中立,也不愿帮自己,看来要想弄清楚南宫宇与芸蕾之间的故事还得从南宫宇身/上/入手。

理清自己的思绪,陈家树开车离开了芸蕾家楼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