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飘泊

一路同行

飘泊 lyf801123 2871 2013-01-21 14:00:46

  第二天,南宫宇吩咐秘书张晴为芸蕾一家四口订好两天后的机票,中午,南宫宇接到陈家树的请假电*话“南董,我想从明天开始休假,回家探望家人,陪他们过春节。”

“是啊,快过年了,家人才是最重要的,是应该回家陪他们过年。”南宫宇感叹,如今自己也快有一个家,自己一定要尽快处理好集团的工作,赶去小蕾的乡下和她们一起过春节。

“请放心,部门的工作我已安排好。”陈家树补充道。

“家树,我相信你的能力,对了,小蕾她们一家也会回去,订好了两天后中午十二点四十五分的机票,你的票订好没有?”

“早上订了,也是这个时间。”陈家树听到南宫宇说出芸蕾所坐的航班时有些惊呀,也许两人还有那么一点缘分。

“这么巧,我叫公司的车送你们一起去机场。”

陈家树不知道用什么理由拒绝他的好意“那好,谢谢南董!”

“说了多少次不要和我太客气,你是江老师的得意门生,那么和我就是同门师兄弟,你是老师特别推荐的,我从来没把你当外人。”南宫宇与江老师虽是师生已是忘年交的好朋友。

陈家树沉默,难怪芸蕾无法伤害南宫宇,如果换成自己也是不会伤害他,现在的自己不想改变什么,只想完成小小的心愿,和芸蕾再重复一遍曾经的相恋之路。

出发的那天,南宫宇吩咐司机接了陈家树后到芸家接芸蕾一家四口,他自己则早早到芸家为芸蕾他们送行“爸、妈,这是我带给奶奶和各位亲戚的礼物。”芸母看这些全是些高档的保健品。

“阿宇,你又破费了。”芸母有些不好意思,这个女婿真是没话说。

“妈,我们是一家人,说什么破费,这是我应该做的,还有这里有一万块钱您收好,回老家亲戚多,少不了要花钱。”

“不要了,一会儿被小蕾知道又该生气了,你已经给我们买了机票花了不少钱。”芸母推辞。

“我是您们的女婿,也是您们的儿子,这是我应该做的,您们不要让小蕾知道就好。”

“那好吧。”芸母将钱递给老公。

“阿宇,不好意思,总让你花钱。”芸父也有些不好意思。

“爸、妈,我们是一家人,不要说不好意思的话,你们收拾,我去看看小蕾。”

“去吧,她们姐妹俩也在收拾行礼。”芸母抬头看了看女儿的房间。

南宫宇来到芸蕾的房间敲了敲门“小蕾,你们收拾好没有,我可以进来吗?”

芸静打开门“南宫大哥,我们收拾好了,你和姐聊,我出去看看爸妈收拾得怎样了。”她识相地一溜烟出了房门。

南宫宇走进房间带上*门,他来到芸蕾的身边深深地拥住她“小蕾,好舍不得你,真想和你一起回去”

芸蕾靠在南宫宇的怀里,在她的心中南宫宇就像是自己的大哥一样让自己有安全感“就分开几天,你不是说要过来和我们一起过春节的吗”

“嗯,我一定会尽快处理完手上的工作飞过去找你。”

“你自己要注意身体。”

“我知道了,小蕾,回老家后打电*话给我报平安。”

“嗯。”

南宫宇搂着芸蕾,贪念她身上甜甜的味道。

九点半,陈家树坐着公司的商务车到芸家楼下,南宫宇已陪着芸蕾一家在楼下等。

“家树,一路上就劳烦你照顾他们了。”南宫宇将芸蕾一家人交给陈家树。

“南董,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他们的。”

临上车前,南宫宇将芸蕾拉进怀里在她额上印下深深一吻才放她上车,走在他们身后的陈家树心里郁闷得有些想揍人却无从发作,毕竟人家是未婚夫妇,自己有什么立场生气呢?

“爸、妈、小静,家树,你们一路顺风!几天后再见,然后又深情的看了一眼坐在车后的芸蕾。”南宫宇朝车上的人挥手,车子的速度越来越快一路向机场驶去。

一路上陈家树碍于芸父、芸母、芸静都在不方便和芸蕾过于亲近,他一路沉默不语,芸母总觉得车里的这个男人有些面善,想了好久才记起来“你叫家树是吧?芸蕾爸爸出车祸那年,你是不是来医院看过我们?还留下一百多块钱给我们?”芸母问坐在后坐的陈家树。

“阿姨,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您还记得啊?”陈家树有些意外芸母还记得自己。

“你的变化真大,我差点没认出你来,没想到你也来B城了,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啊?”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年轻人对自己的女儿有意思。

“妈,家树哥在南宫大哥的集团里做信息部经理。”芸静抢答了母亲的问题。

“哦,年纪轻轻很有出息。”芸母没想到陈家树看起来才二十五六的年纪已经做了集团的经理,她听说了自己女婿的集团有多大有多厉害。

“阿姨过讲了。”

“妈,您不知道吧,家树哥和姐是小学时的同学,成绩和姐不相上下,他还是电脑天才哦。”

芸母听小女儿这样说不免多看了几眼有些沉默的年轻人。

芸父坐在前坐,偶而和司机说上两句话,芸母和芸静坐中间,陈家树和芸蕾坐后坐,一路上就芸静的话最多,芸母有些晕车不敢说太多话,芸蕾和陈家树都想着自己的心事,谁也没出声,芸静觉得没意思,拿出自己的MP3听起歌来,车里显得很静。

陈家树和芸蕾时不时偷看对方又似刻意疏远对方,谁也没有开口和谁说话,下高速后的路有些不平,突然一个急刹车,陈家树反射性的抱住前倾的芸蕾,芸蕾反应过来后急忙推开他,车上有其他人,陈家树很轻易的放开了芸蕾。

到机场时,陈家树抢着帮芸父芸母拿行礼,一路上对他们照顾有佳,只是话十分少,他对芸父芸母的照顾让芸父芸母对他的印象很好。

飞机上,芸父芸母和芸静的坐位挨在一起,而芸蕾则与他们分开,飞机起飞后,陈家树和芸蕾旁边的女孩子商量换坐位,他面不改色的对人家说芸蕾是他的女朋友,买票时坐位没能买在一起,请求人家和他调坐位,人家女孩子一听两人是男女朋友二话没说就和他换了位置。

坐到芸蕾旁边的陈家树若无其事,显得轻松自在,闭目养神起来,芸蕾显得拘谨了很多,她不时偷看旁边的男人一眼,陈家树带着调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美女,为何不停的偷看我?是不是觉得我长得特别帅?”

芸蕾狠狠的瞪了一眼陈家树,他不是闭着眼睛吗?他怎么知道自己在看他?

这副痞痞的样子又出现在自己眼前,当年她一直觉得他是一个沉默是金,不苟言笑的人,觉得他很老实,没想到他从见到自己的那天就盯上了自己,尤其是在自己答应做他女朋友后就没老实过,时常趁自己不注意时偷亲自己,自己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他不是吗?谁会想到当年那个小男孩儿会早恋,而且是对比自己大的小女孩儿一见钟情,芸蕾想着曾经的甜蜜,脸上红得像擦了胭脂。

“不说话,被我说中了心思啊?”他的脸靠芸蕾越来越近。

“谁偷看你了。”芸蕾死不认帐。

陈家树盯着芸蕾娇羞的样子,差点没忍住亲了她,好在他控制住了自己,收回理智的他忙正经的对芸蕾说“睡会儿吧,今天也真够累的。”说完自己又闭上的双眼。

芸蕾看着闭上眼睛的陈家树,她在心里一遍一遍描绘着这张脸,心控制不住的沦陷,有些感情是没有理由的,喜欢了就是喜欢了,爱了就是爱了,自己爱身边的这个男人是铁一样的事实。

芸蕾是真的有些累了,她偏过头睡着了,陈家树睁开眼睛深情的望着她,眼神变得好温柔,他向芸蕾的方向靠了靠,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如此温馨的时刻,他真希望时间可以停止。

两个小时后飞机降落,他们出了机场,在机场外坐上回镇里的出租车,离家越近同行的两人越沉默,十年后的家乡变化挺大,以前交通不便,现在有了专线客车,再也不用步行走回山上的家,几个人搭上了回家的客车。

时间过得真快,似乎刚坐上车就已到了芸蕾家,芸蕾准备下车,陈家树塞给她一个信封,芸蕾怕父母发现立即塞进自己的手提袋里,然后若无其事的和家人一起下车往家里走去,陈家树随着客车继续上山回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