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飘泊

完美的句号

飘泊 lyf801123 2918 2013-01-21 14:00:46

  晚上,芸蕾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起身打开台灯拿出日记本写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和听到的故事,最后她写到“如今自己已没有退路,只能往前走,南宫大哥对我有再造之恩,对母亲有救命之恩,明年二月初二我将成为他的新娘,曾经相恋的少年就当是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每个人都有青春年少,再也不能去想从前,以后自己要做一个合格的妻子。”

合上日记本,芸蕾去厨房泡了杯茶来到阳台上,芸家所住的阳台刚好对着楼下小区的石凳,想起曾经有一个人在小区的石凳上亲/吻/过自己,她的视线下意识落在石凳上,她揉揉眼睛,以为自己产生幻觉,石凳上坐着一个人,而小区的路边停着那辆黑色的帕萨特。

为了方便父母上下楼,芸蕾租住的是三楼,芸蕾下意识向里站了站,但石凳上的人还是看见了她。

夜晚光线虽然很暗,但两人的视线却无法分开。

陈家树穿着米白色休闲毛衣站在那里,黑夜也因他而变得光明,芸蕾见陈家树已看到自己,她索性不再闪躲,缓步走到阳台边望着下面的男人。

陈家树摇了摇拿手机的手,示意芸蕾听他的电/话。

芸蕾转身进屋拿起自己的红色三星手机,这是南宫宇送给她的,早两个月自己的手机不小心摔坏了,南宫宇看出芸蕾的节俭,于是自作主张买给了她,芸蕾不好拒绝就收下了。

这时电/话响起,她按下接听键,里面传出磁性的男中音“小蕾,你能下来吗?我想和你谈谈。”

“很晚了,你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明天大家都要上班。”

“小蕾,我有话和你说,说完我就回去。”

“有什么事你就在电/话里说吧。”

“有些话还是当面说的好,而且我想见你。”

“我是有未婚夫的人,深更半夜和其他男人相见不太好。”

“我知道南宫宇出国了,现在的你没有不方便,这段时间怕你为难,我也没有去找你,有些话我们一定要说清楚,就算分手也要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说这话时陈家树心如刀割。

“南宫大哥出国了,我更不能和你相见,你回去吧。”芸蕾狠心拒绝,自己又何尝不想见他。

“我在楼下等你,不见不散。”

“随便你,我要睡觉了。”芸蕾挂断电/话回到房间,她坐在床/沿上一动不动想着心事,她想起两人曾经的甜蜜,两人的约定,最后决定还是下楼,两人是应该好好谈谈,就像陈家树说的那样分手也要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这么晚了,十二月的天气深夜已有寒意,不知道他走了没有,芸蕾套上外套出了门。

芸蕾下楼后发现石凳上已没有自己朝/思暮/想的身影,她慢慢走到石凳边坐下,双手捂着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想两人终是无缘,他又离自己而去了,刚不是说不见不散的吗?

芸蕾又想起了那年的那个夜晚两人在池塘边他给自己的承诺“将来我一定要你成为我最美的新娘。”,如今自己要做新娘了,却不是做他的新娘,其实南宫宇真的很好,事业有成,长得又温文尔雅,是标准的新好男人,最重要地是他很爱自己,爱得有些没有原则。

芸蕾脑海里又浮现张小伟的身影,他对自己也很好,从小到大总是守护着自己,只要自己需要他,一转身就能找到他。

陈家树,自己心里的这个人,两人真正在一起的时间自己都能计算出来,分开近十年,为何自己就是忘不了他,如今回来,两人见面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可自己的心就是不由自主的跟着他走,难道那一个约定是他对自己下的蛊,芸蕾摇摇头,嘴里喃喃道“不要再想他了,他不是我的谁,现在我要想的是南宫宇,他是我的未婚夫。”说一遍又一遍,似乎想催眠自己。

陈家树站在芸蕾的前面,借着路灯的光线看着心爱的女孩儿在那里坐着,一会儿深呼吸,一会用手捂着脸,一会自言自语着,一会儿皱眉,一会傻笑,表情丰富得像个小孩子,他的脸上写满了深深的爱意。

十年了,岁月待她很好,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二十六岁的她还是纯真如少女,身上散发出甜美的芬芳,岁月让她变得就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花骨朵,真是人如其名,只是这朵含苞欲放的花骨朵马上就要盛开了,却不是为了自己。

陈家树缓步来到芸蕾的面前“我以为你不会下楼来了。”

“你怎么还没走?”芸蕾不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他听到了多少。

“说了不见不散,我怎能言而无信。”陈家树手里拎着件西装外套痞痞的答道。

“不对啊,刚才我下来没见到你人啊。”然后又问道“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如果他一直都在那不是听到自己刚才说的话了吗,想着脸红得像夏天的晚霞,只是灯光暗,陈家树看不见。

“我一直都没走,只是刚才想到你如果下来一定会冷,我去车上取外套了。”说着将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芸蕾的身上。

“你就那么自信我会下来?”

“当然,在我的心中你是最善良的,你不会让我等一整晚的。”

芸蕾无语,她紧了紧身上披着的西装,贪念外套主人独有的味道。

陈家树似乎知道她的心事“外套上有檀香的香气,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木香,喜欢大自然的感觉。”

芸蕾明白陈家树的意思,因为自己喜欢,所以陈家树用了带有檀香的古龙水。

“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还记得,也许现在我不喜欢了呢?”陈家树有些一语双关。

“你是这么易变的人吗?在我的印象中你是一个执着的人。”

“家树,许多人、许多事在时间的长河中都会改变,我只是许多人中的一个,时间也改变了我。”

“不要再对我说这些话,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小蕾,是我不好,让你独自承担那么多。”

“小静告诉你的吗?”

“不是,小静那么爱你这个姐姐,她怕你为难,怕你伤心,她劝我对你放手。”

“既然你知道了,那么就应该明白在经过了这么多之后我不会离开南宫大哥,而且在经过了今晚之后更坚定了我的决心。”

两人就像老朋友一样安静的坐在一起聊天“过了今晚我不会再让你为难,张小伟为了爱你能选择成全,我也会,小蕾,只要你幸福,我愿意安静的走开。”

“你们……,我何德何能,让你们如此对我。”

“忆当时,初相见,万般柔情都深种。如要忘记,那么一开始就不应该相见。”

芸蕾明白陈家树的意思,年少的他对自己一见钟情,芸蕾想对他说自己虽然不是对他一见钟情,但却是此生的初恋,此生的至爱,只是她不能对他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只会徒增两人的伤悲。

“你是怎么知道我和南宫大哥的事情?”

“早段时间我见到张小伟了。”

“小伟他怎么样了?”

“他应该也很痛苦吧,不过一切都会过去的,你不要想太多。”

“家树,你也忘记从前的种种吧,这样你会开心些。”

“是吗,那么你开心吗?”

“这辈子我就算是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南宫大哥。”

“那你就愿意伤害我和张小伟吗?”

“我......,南宫大哥他......,总之我不想说太多,你忘了我吧,把你放在我身上的心收回吧。”

“从见到你的那天起我的心就一直跟着你,那就让它一辈子跟着你,这样我也会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家树,你和小伟都是我不愿意伤的人,可最后我把你们都伤了。”

“小蕾,其实你自己也受伤了,不是吗?。”陈家树好心痛芸蕾。

“家树,回去休息吧,希望你幸福。”

“你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芸蕾扑到陈家树的怀里,久久不愿意放手。

陈家树紧搂住怀里的人儿,今生今世自己对她的爱都不会收回,如此深情,只为伊人。

“小蕾,我想请你答应我一件事,在你结婚之前和我一起回老家走走好吗?”

听陈家树如此说,芸蕾想起年少时的每一分悸动,如今自己要结婚了,结婚前应该回去看看,心中对追寻年少时两人曾经的足迹充满了期待,芸蕾想让自己任性一回,结婚后自己将用全身心去爱南宫宇,去对南宫宇好,于是答道“好,就回去一次吧,为我们年少时美好甜蜜而又纯纯的初恋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