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飘泊

忆当时,初相见,万般柔情都深种

飘泊 lyf801123 2803 2013-01-21 14:00:46

  回到阔别已久的家里,奶奶和伯父、伯母一行亲戚已经在家里等着芸蕾一家人“芸鹏啊,你们总算回来了。”奶奶有些激动。

“妈,您还好吗?是我们不好,这么久都没有回来看您。”芸父看到年迈的老母亲有些悲从中来,自己和老婆随女儿去了南方,留下老母亲给两个哥哥侍奉,自己没有尽到孝道。

芸父和母亲打过招呼又对自己的两个哥哥说“大哥、二哥,谢谢你们。”一句话已包含了千言万语。

男人们说着话的同时,这边一帮女人也聊了开来

“梅叶,屋子我和你二嫂已经为你们收拾出来,床也铺好了。”大嫂友好地对弟媳说道。

“大嫂,二嫂,谢谢你们!”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芸蕾和芸静两姐妹扶着奶奶“奶奶,我们好想/你。”嘴甜的芸静对奶奶说。

“想奶奶就要多点回来,大学毕业就跑去了广东,也不见回来陪陪我这个老婆子。”奶奶佯装生气。

“奶奶,我这不是急着找工作嘛。”

“奶奶,都是我们不好,以后我们会经常回来。”芸蕾向奶奶保证。

“小蕾呀,我的孙女婿呢,不是说要跟你们一起回来过年的吗?”老太太急着看未来的孙女婿。

“奶奶,我姐夫是集团的大总裁,年底工作可多了,等他忙完工作就会飞过来看您老人家,您看他给您们带了好多礼物呢?”芸静为奶奶解答疑惑,并拿出南宫宇带给亲戚们的礼物。

“是啊,南宫大哥说过年前他一定会赶过来看您。”芸蕾也不想奶奶失望。

老人家听到孙女这么说笑得嘴都合不拢“好,好,小蕾总算要嫁人了,在我有生之年看着你们这些孙字辈的结婚生子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啊。”

一帮亲戚看到芸鹏和梅叶生了如此如花似玉的两个女儿,尤其是两个女儿都很听双孝顺,都感叹还是生女儿好啊。

晚上一家人在大伯父家吃晚饭,男人们喝点小酒,女人们一边在厨房忙活一边吃饭拉家常,芸家这个大家庭一团合气,再也不是多年前争争吵呼的一大家子了。

“小蕾和小静真是很有出息。”大伯母说。

“是啊,最主要是听话,哪像我们家小励,出去后电/话都很少打,这次你们回来也不一起回来看看我们。”二伯母抱怨道。”

“是哦,听说你们家小励也要结婚了。”大伯母接着说。

“二嫂,小励在饭店是大厨,年底吃饭的客人特别多,没时间回来也不能怪他,他女朋友我见过,和小蕾是好朋友,人很不错,我想过完年他们也会回来。”芸母对二嫂说起侄子在外面的生活。

“二伯母,励哥现在真的很不错,他计划也在那边买房,到时接你们一起过去住。”芸蕾对二伯母说起堂哥的计划。

“你也别说,你们家阿励也挺争气的。”大伯母说道。

“大伯母,恒哥和嫂子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芸蕾问起大堂哥。

“是啊,我挺想恒哥他们的。”一说起芸恒,芸静就想这个大堂哥了,他对自己和姐姐很好。

“还不知道呢,这些年他们一直在外面打工,回来的次数也是少的可怜。

“是啊,村子里真是冷清了不少。”芸蕾感叹道。

吃过饭,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围在一起聊天,芸鹏和梅叶讲起两夫妻各自死里逃生的事情,说起南宫宇与芸蕾的缘份和南宫宇对自己家的恩情时,亲人们唏嘘不已,直叹天赐良缘。

芸蕾听着长辈们聊起自己和南宫宇的事情,也忍不住想起自己和南宫宇从认识到今天的种种,也许这种缘份真是上天注定,自己与陈家树注定今生无缘。

回到家,芸蕾洗濑好早早躺在床/上,她的脑海里又出现了陈家树的影子,不知道陈家树此刻在做什么?有没有也像自己想他一样想自己?

芸静外出找同学去了,她拿出陈家树临下车时递给自己的信封,里面是苍劲有力的钢笔字,看来这些年来他的书法又有了很大的进步。

信里写道“小蕾,谢谢你能陪我一起回来,我不知道你是特意安排和我一起回老家还是碰巧与我同行,只是这些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你给了我圆梦的机会,在你成为别人的新娘前能与我一起寻找我们年少时的足迹,让我此生少了一些遗憾。感谢上苍给了我这个机会,明天八点我会在你家屋后的槐树下等你,不见不散。家树亲笔”

芸蕾将信纸贴在自己的胸前,甜蜜的感觉无法言喻,甜蜜过后却是对南宫宇深深的内疚,不管如何,陈家树的梦也是自己的梦,她一定要和他一起踏遍曾经走过的每一寸土地,为这段刻骨铭心的恋情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陈家树回家看到母亲正在收拾屋子,父亲坐在院子里织背篓,他走上前“爸,我回来了。”陈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对着屋里的陈母喊到“他妈,家树回来了。”陈母忙跑出门。

陈父上前抱住儿子,陈母在旁边边擦眼泪边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聊起这些年来的变化陈家树突然跪在父母的前面“爸、妈,儿子不孝,这些年没在你们身边照顾你们。”陈家树大学毕业前回家了一趟跟着就去了美国,这次回来也没回家而是直接到了B城,电/话倒是时常打回家,只是没说过年要回老家,他想给父母一个惊喜。

“快起来,傻孩子,我们知道你很努力,再说你没少寄钱给我们,现在你姐和姐夫的生活都过得挺好,因为你和家云的关系,你姐夫对你姐是真的很好。”

“爸,过完年你们和我一起去广东吧。”

“我们在乡下过惯了,出去反而不习惯,你如果有时间就多点回来看我们,经常打电/话回来就行了,家里有你姐姐,我们放心不下她。”

“家云刚参加工作,今年过年也不能回来,他说过完年后才回来看我们。”陈母说起小儿子心里也是疼得紧。

“你有没有打电/话给你兰姑妈他们,别忘了人家的恩情。”陈父叮嘱儿子。

“有经常打电/话,他们都还好,过完年我就去省城看他们。”

“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他们对你是大恩,当初以我们的能力根本没办法让你有现在的成就。”陈父想起当年的情形。

“爸,我知道,我会孝顺他们。”

“明天我打电/话让你姐他们回来一趟吧。”陈母说。

“妈,明天我要出去一趟。这两天估计在家呆的日子不多,姐姐她们过来的话让她们住两天吧。”

“什么事这么重要?刚回来又要出去。”陈母不解儿子为何一回来又要出门。

“妈,我这次回来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做,您们放心,过了这两天我就在家安心陪您们过年。”

“有什么事就去做吧。”陈父知道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生活。

“你们早点去睡吧。”夜已深,陈家树催着父母去休息。

“你也累了,早点去睡,你的房间这些年没变过,床/单我有经常洗。“陈母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妈,以后我会常回来。”陈家树内疚这些年来疏忽了父母。

“老婆,别哭了,这样儿子心里难过,难得回来让他开心些吧。”陈父安慰老婆。

陈家树看着父母的背影,泪水模糊了视线,自己这十年怎么了,这一切都是为了心爱的她,如今自己成功回来了,而她却要成为别人的新娘,失去她自己做的这一切还有何意义,他心间的烦闷无从宣泄。

这些都能怪谁,只怪世事如此弄人。

他跺步来到屋前的池塘边,天气寒冷他似没感觉,他坐在曾经两人坐过的地方,似乎觉得她就坐在身边,当年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小蕾,我怎么能放下你。”

陈家树在池塘边坐到深夜才回房躺/下,脑海里挥之不去年少时的爱恋,想起那年那月那天第一次相见,自己的心就已交付“忆当时,初相见,万般柔情都深种。”自己对那个甜甜的女孩子是一见钟情,“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芸蕾注定是自己的一个劫,一个情劫,如果失去她,自己的心将死去,以后都不会再去爱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