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飘泊

温暖与感动

飘泊 lyf801123 2683 2013-01-21 14:00:46

  芸蕾半夜醒来,觉得小腹疼痛难忍,算算日子,这两天正是自己的生理期,她起身想去厕所,陈家树躺/在/床的外侧睡得很沉,芸蕾想越过陈家树下/床,尽管她很小心还是碰到了他的胸膛,她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跌进了温暖的怀/抱“小蕾,你是不是想考验我的定力,你明知我对你没有免疫力的。”陈家树呼/吸急/促,他紧紧的抱/着芸蕾不想松开。

“家树,你快放开我。”芸蕾既羞又恼。

“天气这么冷,你起/床做什么?”

“我......,我想上厕所。”芸蕾脸红不好意思。

陈家树放开她,拿起她隔在床/中间的羽绒服温柔地为她穿/上,“我陪你去。”。

“我自己去就行,天气冷,你别起来了。”芸蕾觉得难为情。

“你确定?你是在农村长大的,应该知道这里不像城里到处都是路灯,外面这么黑,你不怕黑吗?”陈家树腹黑的对芸蕾说,没想到芸蕾这么大人了还这么害羞。

芸蕾看看黑呼呼的外面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陈家树见目的达到,他快速穿/上外套拿起书桌上的手电筒拉着芸蕾的手往屋外走。

芸蕾走到门口想起还有东西没带“等等,我拿点东西”

出到屋外陈家树小心护着芸蕾,因为地处山顶,屋外寒风呼呼的吹着,深夜风吹竹叶发出沙沙的响声,芸蕾瑟缩了一下,陈家树知道芸蕾怕冷怕黑,忙搂/紧她,到厕所外面时,他将手电筒递给她“小心点,我在外面等你,你拿好手电筒。”

回屋时两人将外面的寒气带进屋子里,芸蕾冻得直打哆嗦,陈家树忙让芸蕾脱/下外套钻/进被/窝,而芸蕾还不忘将冰冷的外套塞在两人中间,陈家树无语。

两人再次躺/下,陈家树因为感冒身体有些虚弱,没一会儿就沉沉地睡着了。

冬天山里的夜晚寒气特别重,芸蕾起身后回来怎么也睡不暖和,痛/经就更严重了,她娇小的身子靠在床/里面缩/成一团,她紧了紧被子,觉得全身冰凉,身体发抖。

陈家树被芸蕾吵醒,见芸蕾冷得蜷缩着身子,他顾不得睡前芸蕾横在两人中间的三八线,忙拿开她的羽绒服,挪过身子抱着发颤的她“小蕾,你怎么了?怎么全身冰凉,是不是着凉了?”

她双手捂着肚子虚弱地说“我的肚子好疼。”

陈家树抱着身子发抖的芸蕾“小蕾,你是不是晚上吃坏肚子了。”陈家树将芸蕾娇小的身子抱/得更紧,把她的两只冰凉的小手放进/自己的怀/里。

“我不是吃坏东西,你不要担心,可能是这些年习惯了南方温暖的气候,受不得老家这种寒冷。”芸蕾不好意思告诉陈家树自己来例/假了。

陈家树见她痛苦的收回双手按在小/腹上,又有些闪烁其词,心里明白了七八分“小蕾,你是不是来例假了?”他忙将自己温暖的大手按/在她的小/腹上。

芸蕾脸儿羞得通红没答陈家树的话,但也没有拿开他温暖的双手,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感觉舒服很多。

陈家树见她的反应知道自己猜对了“你等等,我去找热水袋。”他起身准备去找热水袋。

“你别起身了,天气这么冷,一会儿着凉就不好了,再说你家里也不一定有热水袋。”

“你乖乖躺/好,我起/床找找看,我记得家里有热水袋,就是你以前用过的那个,只是不知道还在不在,现在还能不能用?”陈家树穿上外套走出房门。

他来到父母的房门前敲了敲门“妈,家里的热水袋还在吗?”

“你这孩子,大晚上找热水袋做什么?”陈母带着睡意的声音从房里传出来。

“小蕾肚子疼。”

“要不要紧?需不需要去看医生啊?”陈母听说儿媳妇儿不舒服紧张不已。

“妈,没事,您别担心,我拿热水袋给她敷一下就行了?”

听儿子这样说,陈母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就没再多问“热水袋在你房间的柜子里,只是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陈家树忙折回房间从柜子里拿出历史悠久的热水袋,又将开水瓶里的开水倒进热水袋,没想到还能用,他用毛巾包好热水袋回到床/边,小心意意将热水袋塞/进/被窝将它放到芸蕾的小/腹上,自己跟着钻/进/被窝,因为身上有寒气,他不敢靠芸蕾太近,他等全身暖和后才靠/近芸蕾拥/着她。

“小蕾,有没有好些?”他轻声问道。

听到陈家树担忧的声音,芸蕾的心里有一阵暖/流流/过,小/腹似乎好多了“好些了,谢谢你!”她将头往被子里缩了缩。

“以后不要对我说谢谢!照顾你是我这辈子最乐意做的事情,小蕾,我没在你身边的这些年你是怎么生活的?你都不会照顾好自己吗?这些年你这痛/经的毛病怎么一直没有好转?”陈家树嘴里说着责备的话,心里却是心疼极了。

“你怎么知道我有这个毛病?”芸蕾难为情,不好意思说出痛/经二字。

“我当然知道,记得六年级下学期开学时,有一次下晚自习同学们都离开了教室,你迟迟没走,我见你脸色不好就在教室外等你,谁知看到你出来时用手按着小/腹,脸色苍白,那时我哪知道这些生理知识,心里担忧极了,第二天上午放学后,见你迟迟不离开教室,好像又不舒服,我担心你便一直坐在你后面没离开,后来李虹送了件长衣服来给你穿/上/你才离开座位,当时见你背对着我擦凳子,我有些担忧又有些好奇,你离开教室后我发现你的坐位上有红色的东西,当时我吓坏了,以为你得了什么怪病,心里急得不行,于是跑去校外的卫生院问医生,当时医生还取笑我大惊小怪,说这是女孩儿长大的表现,让我自己回去查生理卫生的书本就会找到答案。”

听了陈家树的话,芸蕾真想有个地洞钻下去,这么丢脸的事怎么让他知道了,芸蕾回忆起第一次来例/假的事情,那是自己成熟的标志,自己怎么也无法忘记那天的事,前一天晚上小/腹痛得不行,当时还以为吃错了东西,也没太在意,谁知第二天上课时觉得有热热的东西从身体里往外涌,她以为自己快死了,好不容易熬到下课,起身时发现坐位上全是血,吓得自己差点没晕过去,当时担忧的问李虹“虹,我的凳子上全是血,我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会不会死掉?”

李虹听自己这么说已知道是怎么回事“小蕾,你别担心,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件长衣服给你穿/上再回宿舍。”李虹比芸蕾早来例/假有经验,见她这样忙回宿舍找了件长衣服给芸蕾穿/上两人才急忙离开教室,后来在李虹的指导下自己才走出慌乱,同时明白那是自己长大的表现。

“我走之前明明已经仔细擦过凳子了啊。”芸蕾记得自己有擦过凳子上的血迹。

“你也许是太紧张,并没擦干净,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紧张,听了医生的话我回去认真阅读了一遍被丢在家里墙角的生理卫生书,看了生理卫生书后我才知道你那天的情况是每个女孩子都会来的例假,后来我发现你每个月的那几天都会很难受,会肚子疼,查了书后知道减轻疼痛的方法可以用热水袋敷小/腹,我省吃俭用买了这个热水袋。”

芸蕾记得那时每个月的那几天,陈家树总找借口把热水袋放自己那里,当时她也没多想,想着自己正需要也就拿回宿舍正大光明的借用着,后来天热,陈家树更是找借口让她帮着保管将热水袋放在她那里,直到毕业前她才给回他。

回忆起这些往事,想想他为自己做的每一件细小的事都让自己心里无比温暖,无比感动,难怪这许多年来自己都无法忘记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