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飘泊

又是一个痴心人

飘泊 lyf801123 2783 2013-01-21 14:00:46

  芸蕾深深吸了口气,把眼泪逼了回去“我们进屋吧,外面冷。”

芸蕾带南宫宇来到二楼尽头的房间,房间很干净、整洁,看得出来床单是新的“妈妈怕你第一次来乡下嫌脏,所以全部都是新买的。”

南宫宇很感动,感动芸父芸母对自己的关心,这正是他所缺乏的亲情,从此她的家人也是自己的家人,自己一定会爱这些可爱的家人。

“妈很有心,谢谢你们,小蕾,是你们让我感觉到家的温暖。”南宫宇很感动。

“南宫大哥,不要这样说,要说谢,那也是我们谢你。”芸蕾说完这句话立马就后悔了,不知道南宫宇会如何想这句表达谢意的话。

“小蕾,我们之间以后都不要说谢字好吗?我们是一家人,以后不要叫我南宫大哥了,叫我宇哥就好,我觉得宇哥亲切些。”南宫宇将芸蕾的一缕秀发顺到耳后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南宫宇转身收拾自己的行礼,芸蕾摸着被他吻/过的额头一直呆站在原地,当她缓过神时南宫宇已将行礼箱里的衣服全部挂到了衣柜里。

芸蕾忙说“我来帮你收拾。”

“小傻瓜,已经收拾好了,我以为你还没回魂呢。”芸蕾小脸暴红。

南宫宇看着芸蕾娇羞的样子,将她拉/进怀里紧紧地拥/着,怀中的人儿是自己的珍宝,今生的珍宝“小蕾,今生有/你足已。”

芸蕾试着伸出双手去拥/抱这个深/爱自己的男人,可无论自己怎么想去用心爱/他,心里总像隔着万重纱,自己的心里怎么也无法让他进/驻。

她轻轻推开南宫宇“南宫大哥,哦,宇哥,我陪你去村子里走走吧,我们家的房子是后来才修的,原来的房子在村子中央的四合院里,四合院后有竹林,前有荷塘,依山傍水,那里好美,曾经也很热闹,不过现在冷清了很多。”芸蕾对家乡如今的冷清有明显的惋惜之情。

“听你讲得这么美,我们现在就去逛逛。”南宫宇很喜欢纯朴的乡下。

两人走下楼和一帮亲戚打过招呼就走出门外,他们沿着村子里的小路向四合院走去。

张小伟离开芸家后往村尾的家里走去,进屋看到父亲正在拆被子,父亲佝偻的背影让这个铮铮男儿流下了珍贵的眼泪。

他走近父亲“爸!”

张父听到叫唤声急转过身来,看到帅气的儿子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红着眼眶佯装责备道“要回来过年为什么不打电/话和我说一声。”

“我怕告诉您后,您又忙着准备这准备那,所以就没提前告诉您。”

“你这傻小子,好在芸蕾昨天来看我,叫我多准备些吃的,不然我真是什么也没准备。”

“姐和姐夫没有回来吗?家里洗被子这种事让姐做就行了。”

“你姐是嫁出去的人,不能让她总往娘家跑,这样她的婆家会有意见,再说她也得在家准备过年的东西。”乡下过年都是很隆重的。

张小伟走到父亲的面前握住父亲的手“爸,对不起,没能在您身边照顾您。”

“我身子骨还硬朗,用不着你来照顾我,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听到儿子的话张父心里感动不已。

“爸,过完年您和我一起去B城住吧,我会在那边供套房子。”

“小伟,如果你真孝顺,就快点把芸丫头追到手让我抱孙子。”

张小伟的心里一阵难过,他该怎样告诉父亲,芸蕾已经找到了归属,而那个人却不是自己呢?

“爸,你歇歇,我来换床/单。”他放好行礼准备换/床/单。

“你刚回来,好好休息一下,我来换就行,你吃过午饭没有?”

“在镇上吃过面才回来的,爸,您就让我做点事吧,平时我又没在您身边。”

张小伟动手换/床/单,张父在旁边帮手,因为从小就没有母亲,张小伟洗衣做饭样样都在行,做起家务来手脚挺麻利“爸,这几天,你好好休息一下,让我来侍/候您。”

听着儿子的话张父的心里有一阵暖/流淌过。

张小伟回家后就没歇着,他一直帮父亲做家务,搞卫生,陪着父亲拉家常。

芸静接到姐姐的任务后就往张小伟家走去。

来到张小伟家门口,见张小伟正在帮张父搞卫生,张父坐在一旁和儿子聊天。

张父语重心长的对儿子说“你这些年来追着芸丫头跑也不见有什么进展,你老实告诉我,你们到底发展到什么阶段了?”

张小伟低着头抹桌子,没答父亲的话。

张父继续说道“你这孩子,你妈死得早,从小有什么心事也不愿意和我讲,总憋在心里。

我知道你从小喜欢芸丫头,问题是她对你有没有心啊?你也快三十岁人了,该成家了。”

见儿子闷声不吭,气急“你倒是给我一句痛快话,你和芸丫头到底有没有走在一起?”

张小伟总算有了反应“爸,我刚回来,您让我静一静好吗?是,我是喜欢芸蕾,我爱/她,很爱/她,从小就爱/她,可是她并不爱/我,她快结婚了,结婚的对象不是我,今天我和她的未婚夫坐同一班飞机回来的。”

张小伟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心里反而轻松了。

张父看到儿子落寞的样子说不出的心痛,儿子是一个痴情人,张父觉得芸蕾没有选择儿子只能说她没福气,自己的儿子这么优秀,她却放弃了,这是她的损失。

“人家有了归属,你就放手吧,以你的条件,想找个比芸丫头好的不难,相信爸爸,你一定可以找到一个好女孩儿,没有选择你是她的损失。”张父走到张小伟的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爸,对不起,我放不下,我没办法和别人恋/爱结婚。”

“傻小子,时间会改变一切,你会忘记她的,要不你回省城找医院上班吧,这样离她远些,也许忘起来会容易一些。”张父心疼儿子心灵受伤。

“爸,我离不开她,就算不能拥有/她,我还是想陪着她,看着她幸福我才安心。”这就是张小伟,如此痴情,如此执着。

“你叫我怎么说你好呢?”张父气儿子的顽固,他拿着烟袋转身向大门口走去,张小伟拿着抹布站在那里忘记了动作。

芸静站在张家门口听着父子俩的对话,她的脚像定住了一样,进也不好退也不是,只能愣愣的站在那里。

张父走出门看到芸静,有些气闷没有打招呼,芸静看出张父对自己有些冷淡,毕竟是姐姐对不起小伟/哥,她忙主动打招呼“张伯伯好!”

张父正在气头上,没有理芸静,回头看了一眼屋里呆愣的儿子便走出了屋外。

张小伟听到芸静的声音忙转身“小静,你怎么来了?来了多久了?进来坐。”心里祈祷她千万不要听到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才好。

芸静看出张小伟的心思忙答道“哦,我刚来。”她走进屋里故作不明白地问道“张伯伯他怎么啦?看起来好像心情不好哦?”

张小伟支支唔唔“没什么?他……”两秒中后才找到借口“他气我没有提早告诉他要回家过年的事。”

芸静没有拆穿张小伟“哦。”

“对了,你来找我有事吗?”

“是这样的,今天家里来了好多亲戚,姐让我过来叫你和张伯伯晚上过去家里吃晚饭,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张小伟考虑了片刻答道“好,晚点我就和我爸过去。”

“那我回去了,你们记得早点过来。”

“嗯,我会的”

张小伟魂不守舍地站在屋子中间,显得有些落寞。

芸静转身出门,出到门外她又折转身回到张家,看到张小伟脸上的落寞,芸静觉得应该为姐姐做点什么“小伟/哥,我和姐都希望你早点找到知心人,以后能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你永远都会是我们的好哥哥。”

听了芸静的暗示,张小伟心头说不出的失落难过,他何尝听不出芸静是在劝他放下芸蕾“是啊,自己只能是你们的哥哥,只是我还能找到知心人吗?不过我会尽力去试一试。”

芸静真诚的说道“小伟/哥,希望你幸福,我相信姐姐心里也是这样希望的。”

芸静看到张小伟心伤的样子,不禁感叹又是一个痴心人,奈何姐姐的心只有一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