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飘泊

太想得到她的心

飘泊 lyf801123 2760 2013-01-21 14:00:46

  南宫宇抱着芸蕾躺在床/上,过足了软玉温香的瘾,赖足了床才慢腾腾的起/床,芸蕾无奈加无语,中途反抗了几次都无果,她第一次感受到这个临近四十的男人也有小孩子气的一面。

楼下,芸家几个人似乎没觉得楼上两人共/睡一间房有什么不妥,他们认为这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只是觉得这两人也睡得晚了些,都快九点了还没起/床。

乡下的人习惯起早床,一早家里一帮亲戚吃过早餐就已经散去,各忙各的,准备过年。

“小静,上楼去叫你姐和姐夫下楼吃早餐。”芸家老太太发话了。

“妈,您看这有些不妥吧,天气这么冷,阿宇难得休假,让他们两个小年轻多睡会儿吧。”芸母对婆婆说。

“是啊,现在让小静去叫他们有些不合适。”芸父也觉得母亲的做法不妥。

“奶奶,我可不要去叫。”芸静打死也不愿在这个时候去叫姐姐他们起/床,谁知道会不会撞见限/制/级的画面。

楼下几个人全用有色的脑袋想着楼上的两个人,如果芸蕾知道他们是这么想的,估计她会立马找个地洞钻下去。

两人下楼时,几个人还在讨论要不要上楼去叫他们,见两人走下楼,奶奶马上上前“小宇,小蕾,快来吃早饭,看看奶奶做什么好吃的了。”

“奶奶,您做什么好吃的了?让我看看。”芸蕾开心地走到桌子边。

“哇,葱油饼也,宇哥,这可是奶奶的绝活,这水平啊连大酒店都赶不上哦,快来尝尝。”

南宫宇见桌子上摆着几碟小菜,一锅清粥,一盘葱油饼,让人胃口大开,他走到桌前,芸蕾为他盛上粥“尝尝,看看奶奶的手艺是不是真的很好。”

“奶奶,谢谢您,这是我见过最好最温暖的早餐。”南宫宇食指大动,吃得津津有味,看得奶奶心花怒放,孙女婿吃得这么开心可是对自己厨艺的肯定啦。

等两人吃完早饭,芸父对芸蕾说“小蕾,今天没事带阿宇去镇上逛逛。”

“是啊,麻雀虽小,可五脏具全呢,镇上好多小吃,你们就在镇上吃过午饭再回来好啦。”芸母想让两人去镇上约会。

“姐,我也和你们一起去。”芸静像小时候一样总想跟在姐姐后面。

“奶奶,爸、妈,今天我要带宇哥去看他公司的一个员工,就是和我们一起回来的陈家树。”芸蕾说这话时表面上看起来还平静,内心却是十分纠结。

“哦,那是应该的,是应该去看看。”芸父说道。

“姐,你们要去家树哥家里啊?”芸静可没那么平静,她为姐姐担忧,她不想让姐姐同时面对两个男人而为难。

“小静,你如果没什么事陪我们一起去,一会儿我们再去叫上小伟。”

芸静知道这个决定无法改变只好答道“哦,那我和你们一起去吧。”

“也好,阿宇第一次来我们这大山里,是该带他到处去走走。”芸父赞同道。

“那要快点,一会儿上山的客车该来了。”芸母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妈,我想和小蕾他们爬爬山,看看沿途的风光。”南宫宇想尝试一下走山路。

“也好,不过山路很陡,你们小心些。”奶奶关心几个年轻人。

“嗯,我们会的,奶奶不用担心。”芸蕾答道。

吃过早饭几个人来到张小伟家,张小伟正在和父亲吃早饭,几人异口同声打招呼“张伯伯,早上好!”

张父听张小伟讲了芸蕾家的事后对芸蕾没选择儿子也理解了,对芸蕾的态度改善了许多“小蕾,你们这么早准备出门吗?”

“嗯,我们准备去同学家里。”芸蕾没说去陈家树家。

“你们难得回来,是得四处走走。”张父表示理解“那你们聊,我去做事了。”他放下碗筷转身出了大门。

等张父走开后,芸蕾才对张小伟说“小伟,今天你有空吗?”

“应该没什么事,你有事吗?”

“哦,宇哥说想去陈家树家里看看,我想让你和我们一起去,人多有伴。”

张小伟听了芸蕾的话怔了怔“什么?你们要去陈家树家,看天气,好像快要下雪了,山顶可是冷得很,要雪下大了还不知能不能下山?”他不想让芸蕾同时面对几个爱她的男人,以芸蕾的性格,她一定很为难。

芸静忙说“是啊,姐,好像要下雪了也,不如不去了吧。”

“是我想去,我第一次来,想到处走走。”南宫宇想当面和陈家树谈谈。

“你们俩就陪我们一起去吧。”芸蕾恳请道。

张小伟低头考虑了一会儿才答道“行,我和你们一起去。”

南宫宇看着几人的表情,心里明白了个大概,猜想张小伟和芸静都知道芸蕾和陈家树的事,他的心里反而有些不确定,小蕾和自己马上就要结婚了,自己又何必去挖那些陈年旧事呢?说好奇其实归根到底还是自己太想得到她的心。

“小伟哥,我们既然要去,你还是先打个电*话给家树哥吧。”芸静想让陈家树有个准备。

“我看不用了吧,我们也只是去看看就走了。”南宫宇不想提前告诉陈家树自己要去他们家。

张小伟和父亲打了招呼后,四人踏上上山的小路,沿途只有芸静没话找话说,其余三人各怀心事。

南宫宇有些矛盾,他一面想搞清楚陈家树和芸蕾的关系,想知道是芸蕾的单恋还是两人情意相通,一面又觉得自己有些小气,无法接受芸蕾心里放着别人。

张小伟不想芸蕾为难,如果去陈家树家,她一定会面临尴尬的境地,他是真不想走这一趟,不过现在也找不到不去的理由。

芸蕾一直在想去了陈家要如何面对陈家的人,如何面对陈家树,她的心里情有些沉重。

“这山里的冬天真冷,呵出去的气都成白雾了,看来真要下雪了,一会儿我们得早点下山,不然大雪封路就危险了。”芸静对几人说。

见没有人理自己,芸静接着说“如果是春天,这山里还真是绿树成荫,繁花似锦,不过现在景色也不错,地里到处都是麦苗的绿色,只是好多树的叶子落光了,还好,山里有很多松柏。”

张小伟听到芸静的话开始有点反应“小静,什么时候转性了,变得这么有诗情画意了,记得以前你的语文可是最差的,总是抄袭你姐的作文哦,没想到如今也是出口成章啊,看来这些年来你改变了不少啊。”张小伟取笑芸静。

“小伟哥,你不要揭人家的短处嘛”芸静想起小时候的事有些不好意思,脸红的讲着年少时的事情。

小时候我的成绩不怎么样,老师们都怀疑我和姐姐不是同一个爹妈生的,他们都想不通为什么姐姐成绩那么好?而妹妹的成绩那么差呢?

小学六年级我也转上了乡中心小学,因为有同学给我给补习,小考时才免强考上重点中学。

芸静想着自己从小就鬼灵精怪没少欺负捉弄陈家云那家伙,心里还是有点小内疚的,想想也有几年没见过他了,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像家树哥一样变成了个大帅哥,以前的他很矮小,不过两人算是铁哥们儿,最主要那时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希望家树哥与姐姐有情人终成眷属,只是最后谁也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芸静陷入回忆中。

芸蕾也回忆起小时候的种种,忍俊不禁笑了起来“说起小静,她小时候还真是调皮,像个男孩子似的。”她对南宫宇说道。

南宫宇磁性的笑声响起“是吗?现在这么淑女,还真是难以想象从前的她是你们说的那个样子。”

张小伟也笑起来“她呀!从小机灵得很,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她捉弄过,和小蕾乖巧的性格南辕北辙。”

三人的笑声响遍山谷,唯有芸静有些不好意思,小时候的自己也的确是调皮了些,每次闯祸,好像都是姐姐帮自己摆平,逃过父母的责罚。

话闸打开后,几个人轻松了许多,一路上南宫宇感叹大自然的神奇,直叹乡间的景色美,空气好,虽是冬天,但乡间还是有许多绿色,不过天气阴冷,似乎真要下场大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