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飘泊

难道是同名的人

飘泊 lyf801123 2930 2013-01-21 14:00:46

  自春节后回来上班,南宫宇便心神不宁,他总觉得有一双哀怨的眼睛望着自己,又不知道这道目光来自何处,他暗叱自己神经质,自己平时对人谦和有礼,怎么会有人用哀怨的眼神望着自己呢,或许是这段时间太累产生的幻觉,他摇摇头继续投入到工作中。

这段时间为了准备婚礼的事情,他上午在公司上班,下午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基本不回来公司。

他意识到一件事,自己的秘书张晴的性格从法国出差回来后好像变了很多,以前干练的她现在变得有些伤感忧郁,经常神不守舍,这是共事十年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作为上司,他本能的关心了两句“张秘书,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我看你精神不好,如果不舒服就回去休息,让人事部调个人上来顶班吧。”

张晴身材高挑,平时为人清高傲气,她一毕业就在南宫宇的身边做秘书,至今已快十年了,她对南宫宇的生活照顾得无微不至,工作能力又十分强,做起事来雷厉风行,干练得让男人都自愧弗如,南宫宇很欣赏张晴的工作能力,所以这些年来一直留着她在身边。

“南董,我没事。”张晴说完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外面的秘书办公室。

张晴坐在办公桌前无心做事,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南宫宇的办公室门口。

中午时分,南宫宇走出董事长办公室准备回芸家吃饭,见张睛还坐在那里发呆“张秘书,我觉得你应该回家好好休息一下,要不这样,我打电/话给余经理,让他安排个人来顶你,你回家去睡一觉,也许精神会好些。”

“南董,中午您有事吗?”张晴试探的问南宫宇。

“眼看着婚期一天一天逼近,有很多事情还没准备好,我赶着回家吃中饭,下午还要陪小蕾去试婚纱和礼服,你有事吗?”提起芸蕾南宫宇语带宠溺。

“能抽时间陪我吃个中午饭吗?”张晴一改平时的干练柔弱的问道,南宫宇的幸福刺痛了她的眼。

“这恐怕不行,我真的要回去了,你没事就回家休息一下吧,你打电/话给余经理,告诉他这是我的意思。”南宫宇说完大步走出办公室,留下张晴孤零零的一个人,她蹲下身哭了出来,哭累了,她起身坐回办公桌前,缓缓拿起一盒药,她的手摸向自己的肚子“孩子,对不起,是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不能生下你,你爸爸他要结婚了,而新娘不是妈妈,不要怪我。”她端起水杯准备吃下那两片小小的药片。

此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她反射性地接起来“您好!总裁办公室。”

“张秘书啊,南董刚才交待,说你不舒服,让你回家休息,下午我会派人过去顶你的班。”电/话里传来人事部余经理温和有礼的声音。

“哦,谢谢余经理。”

“是南董体谅下属,你回家好好休息吧,养好身体再回来上班。”

挂断电/话,张晴将药片放回抽屉锁好,然后拎着包走出了办公室。

南宫宇回到芸家,芸家热闹得极了,芸励和阿兰,李小星和余圣安都在芸家,芸家小小的屋子充满了欢声笑语,桌子上摆满了丰盛的饭菜,芸父见女婿回来“阿宇,回来啦,洗手准备吃饭了。”

一屋子的人和南宫宇打着招呼,芸蕾接过南宫宇的外套“宇哥,如果你工作忙可以不用陪我去试婚纱,我让小静和小星她们陪我去就行了。”

南宫宇卷着衬衫衣袖“那怎么行,我也得去试自己的礼服不是吗?”

南宫宇看着一屋子的人,家的温暖让他无比感动,这才是生活,这才是家,有亲人,有爱人,有朋友。

下午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婚纱店,南宫宇和芸蕾除了试婚纱和礼服还试了结婚那天要穿的另外几套礼服,芸静和阿兰、李小星她们则试了陪女的礼服,这些都是量身订做的,南宫宇为了这个婚礼花了不少心思。

试完礼服,李小星和余圣安一起回疗养院上班去了,阿兰和芸励回了酒店,剩下芸静和姐姐姐夫在一起,芸静借口去找朋友也离开了,留下南宫宇与芸蕾两人开着车漫无目的兜着风“小蕾,我一定要让你做我最美的新娘。”南宫宇深情的说道,这句话勾起了芸蕾的回忆,十几年前陈家树也对自己说过这句话。

芸蕾意识到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陈家树的消息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他一定很难过吧,心里对他是满满的相思。

见芸蕾没有答话,南宫宇以为芸蕾累了“小蕾,你是不是很累?我们回去休息一下吧。”

“好,是有些累,晚上小伟和张伯伯会过来家里吃饭,我们早点回去吧。”芸蕾真是有些累了。

“也好,很久没陪爸爸下象棋了,我回去陪他杀两盘。”

“宇哥,谢谢你。”南宫宇对自己的家人好到没话说。

“小蕾,不要对我说谢谢,我是你最亲的人,无论为你做什么都不要对我说谢字。”

晚上,张小伟和父亲来到芸家,张父见到芸蕾一家人就像见到亲人一样。

“老张,怎么样?还习惯吧。”芸父问张父。

“这几天把我憋得难受,小伟忙,不然我早就让他带我来找你们啦。”

“小伟,这就是你不对了,你应该一回来B城就带你爸过来的。”芸父对张小伟说。

“叔叔,刚回来这几天忙着租房子的事没时间。”

“以后多点和你爸过来我们这里走动。”芸母也说道。

“嗯,我知道了。”

“老张啊,时间长了就会习惯,以后没事就过来家里走动。”

“那是,我这里又没有朋友,只认识你们,肯定会经常来打扰。”

“说什么打扰,都是乡里乡亲的。”芸母说道。

一整个晚上张小伟都避着芸蕾,没怎么和她说话,他还是无法面对自己守护了二十多年的她要嫁人的事实,只能用冷漠来武装自己。

“小伟,你也该成家了,快三十岁的人了。”芸母对张小伟说。

“阿姨,我尽量快些。”张小伟答得有些无奈,芸蕾只有一个,他上哪里去找另外一个芸蕾。

晚上南宫宇开车送张家父子回家,然后开车准备回自己住的别墅,这时手机响了,是张晴的号码,南宫宇有些奇怪,张晴虽然和自己共事了十年,但她从来不会在下班时间打电/话给自己,不过他还是很快的接了起来。

“喂,张晴吗?”

“您好!南宫先生,您太太在我们这里喝多了,您快过来接她走吧,她都晕过去了,我怕会出事。”电/话那端传来一个着急又陌生的男声。

“你搞错了,我不是他先生。”

南宫宇想解释,对方没容他解释“可她没昏过去前是这样告诉我的,我们这里是XX餐厅,您赶快过来吧。”

南宫宇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快速掉转车头向XX餐厅的方向开去。

南宫宇来到餐厅的包厢里,见张晴已经喝得不醒人事,桌上放着一只空了的五粮液酒瓶,南宫宇叫她,她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胖乎乎的餐厅老板走过来笑眯眯的对南宫宇说“老板,你太太还没结帐啦。”

“多少钱。”

老板把餐单拿给南宫宇过目,南宫宇付了钱抱着张晴走出餐厅,餐厅老板殷勤的跟在后面“夫妻俩床/头吵架床/尾和,好好说不就没事了,下次不要让你太太一个人出来喝酒了,太危险,今晚她一个人喝了一瓶白酒,要在其他地方真怕出事,好在我们都是老实人。”

南宫宇把张晴放到后车座,向餐厅老板道过谢后才开车离开。

张晴是湖南人,毕业后就来南宫集团上班了,现在还没成家,父母也没在B城。

南宫宇认为张睛是在感情上出了问题才出来卖醉,不然以她的性格是不会出来喝闷酒的。

张晴醉得不醒人事,南宫宇有些为难,不知送她到哪里,最后无奈,只好开车回了自己的别墅。

南宫宇将张晴抱回客房,给她盖上被子准备出房间,张晴难受的爬起来呕了一屋子,南宫宇好脾气的帮着收拾,这样来来回折腾到大半/夜张晴才安静的睡着,南宫宇也累得靠在床/边睡着了。

半夜,张晴不知是说醉话还是梦话“阿宇,别走,我和孩子不能没有/你,你不要结婚好不好?”

南宫宇本就眠得浅,在张晴刚开声说话时就醒了,等听全了整句话,他整个人像被人当头浇了冰水,从头凉到脚,这是怎么回事,张晴为何会说这样的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自己毫无印象?可张晴真真切切喊的是自己的名字,难道是同名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