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飘泊

你怎么帮我

飘泊 lyf801123 2678 2013-01-21 14:00:46

  南宫宇出去办住院手续,留下性格完全不同的两个女人在病房相对两无言。

气氛有些沉闷,最后芸蕾打破沉默“张秘书,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回来吧。”

“芸小姐,不用了,我吃不下。”

“张秘书,你是不是有心事,如果你愿意,我会是个好听众。”

张晴再次无力的闭上眼睛,他想起自己和南宫宇在法国的那一晚,叫她如何和芸蕾说,难道要告诉她自己深爱她的未婚夫十年,明知南宫宇要结婚了还找机会爬上了他的床,还一夜缠/绵后怀了他的孩子,这叫自己如何能说出口,如何能伤害眼前这么善良的女孩儿。

“我没事,我很好。”张晴艰难的吐出这六个字。

见张晴无意说自己的事情,芸蕾也不好再问下去,她转身来到窗边看向大楼下不停走过的人群,不禁感慨万千,也许每个人都有故事,像张晴这么美丽的女子也一定有她的感情故事,她不愿意说肯定有她的道理,何况自己与她只能算点头之交,她又如何与自己说心里话呢?

南宫宇办完手续回到病房,看到张晴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芸蕾站在窗边想心事。

“宇哥,手续办好了吗?”芸蕾听到开门声转身见到南宫宇,她温柔的问道。

“办好了,等张秘书的家人来后,我们就可以去找梁大哥,刚刚我已经打过电/话给当大哥告诉梁大哥我们会迟些到,你饿了吧?”南宫宇顺了顺芸蕾耳边的秀发,深情的看着她。

病床上的张晴在南宫宇进来时就睁开了眼睛,她见南宫宇旁若无人的对芸蕾展示出温柔的一面,而对病床/上的自己却视若无睹,心痛得无法呼吸,南宫宇的眼里心里只有芸蕾,张晴再次伤感的闭上了眼睛。

“我不饿,只怕张秘书饿了,她现在是一个人吃两个人吸收营养呢。”

南宫宇这才想起病床上的张晴,转身对病床上的张晴说“张秘书,我去给你买点吃的,你先打电*话给家里人,让他们过来照顾你。”看得出来南宫宇没空。

“我没事,你们去忙吧。”张晴突然有些气闷。

“那也得叫人来照顾你才行啊。”南宫宇是个负责任的老板。

“南董,芸小姐,我没胃口,不想吃东西,你们去忙自己的事吧,不用理我,我会打电*话叫家里人过来。”张晴不想看到两人在自己的面前恩爱。

“那怎么行,我现在出去买些粥回来。”最后南宫宇还是外出买吃的,芸蕾在病房陪张晴。

在医院耽搁到差不多两点两人才离开病房,车上南宫宇握住芸蕾的手“小蕾,你饿了吧,我现在打电*话让梁大哥将菜准备好,我们过去就有得吃了。”

“宇哥,我不饿,只是有些担心张秘书,总觉得她有心事。”

“张晴这人挺傲气的,共事这么多年从来没听说她交男朋友,她平时工作很拼命,这是很多男人都赶不上的,本来想提拔她,让她去做公关部经理,但她拒绝了,这十年来她一直担任我的秘书,工作上帮了我很多。”

女人的直觉告诉芸蕾,张晴喜欢南宫宇,芸蕾想不通她既然喜欢南宫宇这些年为什么没有和他走到一起呢?如今她又未婚先孕,不知道孩子是谁的?

“宇哥,你要不要找个人去医院照顾她?”

“孩子的父亲应该会照顾她吧,我们不用担心那么多。”南宫宇拍了拍芸蕾的手。

南宫宇和芸蕾刚出医院大门,张晴就办了出院手续,张晴从医院出来后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快天黑了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张晴现在的住处是公司给她的福利房,回到家里后她将自己抛进柔软的床/上,眼睛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吃过晚饭,芸蕾对南宫宇说“宇哥,我总觉得有些不放心张秘书,不如我们去医院看看她吧?”

“你也累了,早点休息,我去看就行,你就安心的等着做我的新娘子吧。”南宫宇刮了刮芸蕾的鼻子。

“那好吧。”芸蕾虽然还是不能爱/上南宫宇,却已完全接受要嫁给南宫宇的事实。

芸蕾送南宫宇出门后就回房间休息了,这两天芸静公司有事没有回家,芸蕾恬静的坐到书桌前写日记,这是芸蕾从小就有的习惯。

南宫宇开车到医院,来到妇科病房,却不见张晴的人影,他忙到护士站问护士,护士告诉他张晴在下午就办了出院手续。

南宫宇忙打张晴的手机,她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他有些心慌,忙驱车到张晴的住处,因为张晴的住处是公司给她的福利房,他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张晴家,来到门外按门铃,里面久没有动静,他顾不得吵到公司的其他员工,边敲门边喊“张秘书,你在吗?张晴,开门。”他突然有些怕张晴做傻事。

当他急得想撞门时,房门却从里面打开了,张晴憔悴的站在门口。

“张秘书,你怎么回家了?医生不是说让你在医院保胎吗?”南宫宇严肃的说道。

张晴没回答南宫宇的话而是转身回到厅子里,南宫宇忙跟着走了进去。

“南董,你不陪着你的未婚妻来我这里做什么?”张晴说得有些冷淡。

“张晴,你说你这是干什么,这不是让人担心吗?这不像你的性格,有什么不痛快,你就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到你?”

张晴再也忍受不了,大声喊了出来“帮我,你怎么帮我?你能不结婚吗?”

南宫宇听了张晴的话有些莫明其妙,自己结婚与帮她有什么关系吗?

“南董,既然你要结婚就不要说帮我,因为你帮不了我。”

张晴说完准备进房间,谁知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南宫宇忙上前扶住她,张晴一把抱住南宫宇就不愿放手。

南宫宇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让我靠一下,只要一下就好。”

“张秘书,你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孩子的父亲呢?这孩子都有了,是男人就应该负起责任来。”

“南董,如果我说这个孩子是你的,你会怎么做?你会和我结婚吗?”张晴试探道。

“今天不是愚人节,你千万别和我开玩笑,你明知道我和你从来没有过亲/密行为,再说我对小蕾的心可是日月可见。”

“我和你开个玩笑,我没事,你回去吧。”张晴有些自嘲。

“你吃过晚饭没有?现在你要对自己好些,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孩子着想,厨房有些什么?我给你弄点吃的吧。”南宫宇卷着袖子找厨房去了。

张晴本想拒绝让他给自己弄吃的,又贪念他的片刻温情就随他去了。

没一会南宫宇就端着一碗鸡蛋蕃茄面出来,张晴正在害喜期间,吃了两口忍不住跑到卫生间呕了起来。

南宫宇站在卫生间的门口有些手足无措“我看你还是去医院安胎会好些。”

张晴濑了口走出卫生间“我没事。”

南宫宇帮着收拾好桌面准备离开,张晴突然说道“你能留下陪陪我吗?等我睡着了再离开行吗?就当陪陪朋友吧?自从怀了这个孩子后我经常做恶梦。”

南宫宇有些为难,考虑片刻后还是答应了,张晴回到房间躺/下,南宫宇则像个丈夫一样守在她的床/边,这种情景这种感觉有些奇妙。

凌晨两点南宫宇才回到自己的别墅,躺在床/上的他了无睡意,他觉得这段时间生活都乱了,因为张晴怀孕的事,他想不明白张晴的事情怎么会影响自己的心情,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又想起张晴来,想起和她共事以来的点滴,好像这些年来都是张晴在照顾自己,张晴为人清高,对自己却是很好,虽然这是作为秘书应该做的,但她对自己的关心似乎超出了上司与下属的关系。

他又想到张晴怀孕的事,张晴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她自己不说谁也无法知道,但他可以肯定自己与她没有过亲/密行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