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飘泊

始终要面对

飘泊 lyf801123 4245 2013-01-21 14:00:46

  南宫宇被张晴的话震得无法入睡,他下楼来到客厅坐下,很少吸烟的他点燃一支烟,在烟雾缭绕中他慢慢静了下来。

南宫宇回忆起与张晴从相识以来的点滴,十五年前自己创办南宫集团,后来集团越来越壮大,业务涉及到多个领域,张晴来集团上班的时候正是南宫集团发展得最快的时候,那时张晴二十三岁,刚大学毕业,她长相好,做事干脆利落,工作认真负责,作为秘书无可挑剔,她对单身的自己生活更是照顾得无微不致,自己经常夸她,常常说自己找了个万能秘书。

相处十年下来,南宫宇看着张晴蜕变,看着她从青涩的小女孩变成女强人,张晴为人比较高傲,一般的男人入不了她的眼,这也是三十三岁的她还没有结婚的原因。

南宫宇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年有这么一个大美女在身边自己没办法爱/上,独独对当年的那个小女孩儿念念不忘,当再次见到芸蕾的时候自己就再也无法放下。

南宫宇想起张晴的话有些惊慌,他怎么也无法想起自己什么时候和她有过亲/密关/系,她怎么会有孩子呢?这绝对是个误会,孩子也绝对不会是自己的。

南宫宇无法想明白,只能等张晴醒后再问清楚,他熄灭烟头,上楼回到卧室补眠去了。

第二天早上张晴撑起酸痛的身子起/床,全身像被卡车辗过似的,头又晕又痛,昨晚的记忆涌上心头,她环视一下周围的环境有些眼熟,天哪,自己这是在哪里?她迅速用手摸肚子,孩子没事就好,再看看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的那套,一颗心放了下来,她下/床打量起房/间来。

张晴发现这个房/间全是粉色系的东西,家具和床/上用品全是粉色,拉开衣柜里面全是高档的女装,大多是粉色,这是一个粉色的世界,她突然想到南宫宇曾经对自己提过他的未婚妻芸蕾偏爱粉色,那个女孩子自己见过很多次,也难怪南宫宇会喜欢她,不要说男人,就是生为女人的自己也没办法不喜欢她,不是因为她的漂亮,而是因为她由内到外散发出的那种带着磁场的气质。

张晴想不起昨晚自己是如何离开那个餐馆的,她疑惑的走出房间,来到楼梯口她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昨晚住进了南宫宇的别墅,难怪自己觉得有些眼熟,曾多少次照顾酒醉的南宫宇,自己也曾留宿过这里。

自己多久没来这里了,应该有几个月了,自从南宫宇和芸蕾走到一起后他就不再让自己踏入他的私人空间,现在这里变了很多,添置了许多女/性的东西。

张晴来到楼下,她见南宫宇正在餐厅里摆碗筷,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一种家的感觉。

南宫宇见张晴走下楼,很自然的打招呼“你醒了。”

“昨晚是你接我回来的?”张晴很吃惊。

“你说呢?下次不要这样没命似的喝酒了。”南宫宇说话温和极了,让张晴逃不开这种温柔的魅力。

张晴的鼻子有些酸,她好想哭,这个男人自己爱了整整十年,如今他要娶别人了,又何必说关心自己的话呢?

南宫宇见张晴没回答忙拉开椅子“你没事吧?过来喝点白果瘦肉粥,我刚熬好的。”

张晴默默的来到餐桌旁坐下“你会下厨?”

“当然,不然这些年来我一个人怎么生活?”

张晴发现这个男人的优点很多,越了解越爱,她知道南宫宇不会爱/上/自己,他深爱那个娇小漂亮纯真的女孩儿,张晴好羡慕被他爱的人。

“你很快就不会是一个人了。”张晴发现说这话时有些呼吸不过来,她是一个高傲的人,她不容许自己为了得到南宫宇而用孩子去威逼他。

“是啊,孤单了这么多年的自己很快就有一个家了,家里有自己的亲人和爱/人。”南宫宇说这话时完全沉浸于幸福中,他没有注意到张晴的悲伤。

张晴为了掩饰自己难过忙低头喝粥。

南宫宇见张晴没说话“对了,我看你这段时间脸色不太好,你还是好好休息一下,你来集团上班后很少休息,不如放个长假好了。”

张晴想想也对,不如就休息一下也好,或者离开南宫集团才是最好的选择,要自己面对南宫宇结婚是个残酷的事实,虽然这只是自己的单恋,如果不是那晚发生了那件事自己也不会如此放不下想不开吧,可有的事本来就是自己理亏。

“好,这两天我回去交接一下工作再休假。”

“你是一个好下属,这些年谢谢你在工作上和生活上对我的支持。”南宫宇说得真诚,想起每次自己应酬喝得酩酊大醉都是张晴在身边照顾自己。

“你也是个好上司,这些年来你对我这个秘书也不薄啊。”心里却加上了一句,我这样关心你并不是因为你是我的上司,而是因为你是我爱的那个男人。

“张秘书,我能问你个私人问题吗?”

“你问吧。”

“张秘书跟我做事也有十年了,从来没有听你说起你的另一伴。”

张晴犹豫着如何回答,看在南宫宇眼里却以为她受过伤而不想再提起伤心事“如果你不想回答就不用回答了。”

没想到张晴却开口回答了“曾经爱过一个人,他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南宫宇心里的石头放了下来,原来真的只是同名的人,害得自己虚惊了一场,自己对芸蕾的感情那可是日月可见绝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

“你一定会找到有缘人的,快喝点粥吧,一会儿我送你回去休息。”

“我没事,我可以上班。”张晴想和南宫宇多相处几天,也许过了这几天自己也该离开了,这是她放下药片那一刻的决定,她会一个人把孩子养大。

两人一起回到集团办公室,南宫宇开始处理工作,人事部派了人来接张晴的班。

来暂代张晴工作的女孩儿叫谭鑫,工作能力好,余经理就是看中她做事灵活才派她暂时来接手张晴的工作。

张晴把自己所有的工作都交与谭鑫,谭鑫疑惑,自己不就临时接一下班嘛,张晴却搞得自己要长期接手她的工作似的“晴姐,我就临时代你的班,不用这么详细吧?”

“详细些好,这样遇到突发情况你也好处理。”当然要详细,自己马上就要离开了,不能让南宫宇在工作上不顺心,这种爱是一种什么样的爱?如果南宫宇知道他能无动于衷吗?

张晴说得合情合理,谭鑫没再多问。

中午南宫宇约好芸蕾一起去试婚宴的菜式,快中午时南宫宇的工作还没处理完,他打电/话给芸蕾“小蕾,我这边有些事情需要我处理,可能要晚些才能过去接你。”

“宇哥,你先忙工作吧,我等你。”

“这样吧,我叫司机过去接你来公司等我。”

“不好吧,会影响你工作。”

“你马上就是南宫太太了,怕什么,就当来巡视工作如何。”说完爽朗而幸福的笑了。

“宇哥,你……”

“好,我不说了,我叫司机现在过去接你。”

芸蕾来到客厅“爸、妈,小静,中午我和宇哥去找梁大哥试菜就不在家里吃饭了。”

“去吧,你多关心一下阿宇,这段时间他又忙工作,又忙结婚的事够累的。”芸母叮嘱女儿。

“妈,我知道啦。”

“姐,下午我要拿一些设计稿回公司。”

“哦,好,你不要因为我的事耽误了工作哦。”芸静为了回家陪姐姐这段时间都是把设计工作带回家做。

“我才没有耽误工作呢,我的设计稿可是有定期交的。”芸静有设计的天赋,加上性格开朗,公司的同事都很喜欢她。

芸蕾来到楼下,南宫宇的司机林师傅已经等在楼下,见到芸蕾礼貌的为她打开车门,芸蕾坐进后座,车向南宫集团开去。

芸蕾沉静的坐在后面想心事,自老家回来后,张小伟就刻意回避自己,陈家树也消失得不见踪影,自己的心好失落,难道男女之间除了爱情就没有真正的友谊了吗?

芸蕾认识南宫宇十年,却极少来南宫集团,所以这里的人对她都不认识,芸蕾望着高高的办公大厦,居然有些怯步,她有些怕在此处撞见陈家树,她并不知道陈家树虽回了B城却没有立即回公司上班。

到南宫集团后林师傅对芸蕾说“芸小姐,南董让我陪您上去。”

芸蕾想一定是南宫宇担心自己迷路才叫林师傅陪自己上楼的,心里有暖流流过“谢谢你,林师傅。”林师傅快五十岁人了,已经帮南宫宇开了很多年车,平时除了南宫宇和芸蕾独处时他自己开车,工作时一般都是林师傅为他开车。

今天芸蕾将秀发随意披散在后面,趁上粉色的连身裙,看上去清纯得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当她来到秘书室外,张晴抬头看向淡雅甜静的女孩儿,心里五味杂陈,谭鑫忙问好并领着她进南宫宇的办公室。

谭鑫出来看见张晴还在发呆“晴姐,你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

张晴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忙假装收拾桌面。

南宫宇见芸蕾来了,忙宠溺的对她说“小蕾,先到沙发上坐一会儿,我这边还有些工作没做完,等做好我们就可以出门了。”

“宇哥,你忙你的,不用理我。”她坐到沙发上拿起一本杂志打发时间。

中途谭鑫进来送了一次茶水,出去秘书室后“晴姐,南董的未婚妻好漂亮哦,天啊,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样,难怪南董会那么宠她,在她面前啊,我们这些人都变成了俗人了,唉!”说完还不忘叹口气。

张晴心里何尝不是这样觉得呢,是啊,这才是南宫宇喜欢的类型。

南宫宇抬头见芸蕾坐在那里随意翻着杂志怕她无聊“小蕾,我让张秘书带你去参观参观这里好不好?”

“宇哥,不好吧。”

“没有什么不好的,你才是南宫集团的主人,我只是帮你打工而已,老板要巡视有什么不对?”南宫宇幽默的说道,说完按了外面的铃“张秘书,你进来一下。”

张晴有些无奈的进了董事长办公室“南董,请问有什么分咐吗?”

“张秘书,小蕾对这里不熟,你带她参观参观。”

“是,南董。”说完转身对芸蕾做了个请的手势“芸小姐,请。”

芸蕾温柔的答道“那就谢谢张秘书了。”

张晴带着芸蕾参观南宫集团总部,还没到下班时间,每个部门都在紧张的工作,芸蕾这才真正了解到南宫集团的庞大。

来到信息部芸蕾故作漫不经心的问张晴“不知你们陈经理回来上班没有。”

“您是说陈家树经理吗?他请假了,还没回来上班。”

芸蕾心里疑惑,新年已过了这么久,陈家树怎么还没回来上班呢,带着疑问她有些心不在焉继续参观。

女人的直觉告许张晴芸蕾和陈家树一定有渊源“芸小姐认识陈经理?”

“认识,他是我同学。”芸蕾答得镇定,张晴还是看出芸蕾些许的不自在。

“陈经理很优秀,他是电脑方面的天才。”张晴觉得自己有些坏,她真希望芸蕾与陈家树问题,这样南宫宇就可以不用结婚了。

“是吗?也对,他从小就很聪明,张秘书,请问洗手间在哪里?”

芸蕾进了洗手间,张晴则在洗手间外面等芸蕾。

五分钟后芸蕾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后走出洗手间,见张晴正在洗手盆前干呕。

“张秘书,你怎么了?”

张晴发誓自己不是故意要在芸蕾面前这样,只是来到洗手间,不知什么原因自己就想呕。

张晴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职业的本能让芸蕾镇定下来处理这种突发情况,不过芸蕾力气小,扶不住张晴,只能扶着她慢慢坐到地上,以致于摔倒,然后芸蕾拿出手机拔打了南宫宇的电/话“宇哥,张秘书晕倒了。”

“你们在哪里?”南宫宇一听急了。

“在信息部旁边的洗手间。”

南宫宇一面打120电*话,一面往信息部赶去。

医院,张晴苍白着脸躺在床/上,南宫宇和芸蕾陪在旁边,医生来到病房看到南宫宇,以为他是张晴的先生便严肃的说道“你这个做先生的怎么搞的,太太都已怀孕快三个月了都不知道,现在有先兆流产的症状,要住院保胎。”

“医生,我不是……”南宫宇想解释。

芸蕾忙拉住南宫宇不让他说下去“宇哥,先去办住院手续吧。”

张晴闭着眼睛,心想该来的始终要来,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无论如何自己要保住这个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