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与中校的今生缘定

我与中校的今生缘定

人在阑珊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3-07-20上架
  • 59205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温馨家园 意蕴情柔

我与中校的今生缘定 人在阑珊 3067 2013-07-21 18:40:44

  盛夏的午后,阳光热烈明艳,刺目耀眼,将灿烂发挥得咄咄逼人。远处幢幢高楼在烈日下巍然屹立,阳光射在窗户上,碎成点点碎金,像是一把金钉随意撒放。熏蒸之中,大叶子白杨树旁阴影下,凉沁的风带着白白槐花的余香,飘进一幢奶黄色的房子,整幢房子陷入一种夏日中午的寂静中。阳光穿过婆娑的树影,透过明净的落地长窗,在清凉如水的屋内,洒下一块一块斑驳的亮影。

室内,一片阴凉。一曲悠扬婉转的萨克斯独奏《绿草如茵的家园》如清清流水般流泻在房间的每个角落。一群十七八岁的大孩子正围坐在一方方洁白的台桌前认真地串着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珠子,他们的动作迟缓笨拙。如果你仔细看,会发现这是一群特殊的孩子。他们有的动作不太灵活,有的反应有些缓慢。其实,这是一家由C市残联针对轻度智障孩子康复训练而建立日间照料机构———“温馨家园”。

“温馨家园”为这些特殊学员提供简单的手工劳作,协助学员在训练中建立有规律的习惯,提高他们的生活自理能力和融入社会的能力。

一位身着浅蓝职业套装,五官清秀,举止端庄,面庞恬淡从容的女子正在柔声细语地指导一位女孩儿如何搭配珠子的颜色。她,便是这家康复机构的负责人——叶阑珊。

抬头看了看壁上的大钟,快接近五点了。叶阑珊轻轻拍拍手,清脆地对学员们说:“大家把手里的材料收好,打扫好卫生就可以回家了”。

学员们如释重负地站了起来,脸上洋溢着快乐的微笑。大家有说有笑,秩序井然地收拾着手中的材料,然后,打水的打水,扫地的扫地,洗抹布擦桌子。显然,经过一系列的训练,孩子们的进步很大,不仅全身心地融入到这个大家庭,而且独立自理的生活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很多焦虑的家长都是慕名把孩子送到这里来训练。

“大家回家途中一定要注意安全哟”。阑珊不倦地叮嘱着学员。

“叶老师、田老师,再见!”学员们有礼貌地纷纷向两位指导老师挥手道别。

“叮铃铃......”长着一副甜甜圆脸的田老师拿起桌上的电话,一边应答着,一边看了看一位身着粉红色裙装,秀雅却呆板的女孩,女孩正在慢吞吞地收拾着自己的背包。

叶阑珊扬起秀气的眉毛,询问地看着放下电话的小田老师。

“哎,宁馨儿的妈妈又要加班,她说晚点来接孩子”。小田老师无奈地看了看墙上的钟。

“你走吧。”叶阑珊笑着说道,她看出了年轻的小老师正愁着不能准时赴约呢。

小田老师高兴地扬起青春逼人的笑脸,“那麻烦您了,叶老师。”说完,她已快速地拾掇好挎包,步态轻盈,裙角飞扬,身影已闪出屋子。“蹬蹬蹬”高跟鞋穿过长长的走廊,发出清脆悦耳,欢快跳跃的音符。

笑着摇摇头,叶阑珊招呼着还在收拾的女孩,“馨儿,妈妈会晚点来接你,我们再做一会儿手工,好吗?”

女孩儿柔顺地点点头,极慢极慢地把已收好的串珠材料又摊开在桌子上。

其他学员都会自己回家,有效地训练使他们不再需要家长的陪同。因宁馨儿家住三环路以外,路途较远,通常都是她妈妈下班后顺道来接她回家。

宁馨儿串的是一个浅紫的冰凉杯垫。只是她仍不能准确掌握不同珠子搭配的流程,加上力度没有协调好,杯垫仍是一盘杂乱的散珠。

阑珊帮女孩儿拉着胶线的起头,一边轻声指导着:“看,我们先串上6颗白色的珠子,但左线不动,右线加2颗浅紫1浅粉2浅紫,回穿,明白吗?”

宁馨儿眨着水灵的大眼睛,仍然迷惑地着看阑珊。阑珊耐心地搬过宁馨儿的手,“来,老师说一遍程序,馨儿就穿一遍,咱们不着急,慢慢儿来。”

宁馨儿没有说话,只是重重地点点头,她是一位脑瘫孩子,可以一整天不说一句话,常常劳作着,便停下手中的活儿,怔怔地看着窗外的湛蓝的晴空、飞翔的小鸟、摇曳的草花好半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老师的提醒下才又接着刚才的工作。休息时,其他学员之间有说有笑,她总是挂着一缕不属尘世的微笑,静静地聆听伙伴的玩笑。她接受课程总是比其他学员慢上好几拍,可阑珊却异常喜爱这个文静的折翼天使,她很好奇宁馨儿沉浸的那个世界是什么样,她试图走进她的内心世界。

两年了,宁馨儿来到“温馨家园”已经两年了。阑珊还记得宁馨儿来的那天。

那天,雨一直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雨线相互交织着,细密的雨丝在天地间织起一张灰蒙蒙的幔帐,四周的房屋朦朦胧胧,这样的雨天让人的心也潮湿起来。伴随着水面上浅起的小水花,一位面容憔悴的妇女撑着伞,拉着一位呆滞的女孩走进了“温馨家园”。面无表情的馨儿牵着母亲的手,对眼前的同龄人视而不见,只是呆呆地看着窗台蹦跳的雨点。

妇女询问完接收手续,急匆匆地填好相应的表格,担忧地抚摸着女孩的秀发,蹲下身子,扳过她的脸,长吁一口气:“馨儿,妈妈工作很忙,没法照顾你。你已从特教学校毕业了,从今天起,你便是大人了,你就是温馨家园的学员了,在这里,你要团结同学,听老师的话,不能再让妈妈操心了,好吗?”

女孩静静地看了一眼妈妈,一言不发,转过身,又去叮着窗外的细雨。

妇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忧愁地对阑珊说“叶老师,麻烦你了,我被这个孩子折磨的没了脾气,没了希望,今天上面要来单位检查,我得走了,这个孩子就拜托你了。”

长期从事康复指导的阑珊最是明白这些家长的焦虑、急燥,在看不到希望的日子里,麻木、无奈、甚至绝望的情感充斥着整个心灵。

阑珊温柔地笑笑,善解人意地接过宁馨儿的手:“放心吧,一切都会好的。”

如今的宁馨儿仍然不爱说话,但她的脸上有了笑容,她学会了倾听,她和同学友好相处,她学会了简单的自理技能,她越来越好地融入到这个大家庭里。当然,她更是十万分的信任、依赖她的叶老师。

在阑珊的悉心指导下,杯垫已初具雏形。宁馨儿也逐渐掌握了串珠的技巧,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位身着韩版V领钉珠黑色连衣裙的妇女冲进了室内,从妇女的穿着和修养来看,这是一位职业女性。她的衣饰得体优雅,颈上的亚克力项链闪耀着冷艳的光泽。亮纱雪纺巧妙地尽显妇人的极致性感。江寥红,馨儿的母亲,是某国企主管。与两年前的忧虑相比,她更多了一份从容自信。

江寥红冲进温馨家园,微笑着一迭声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临时有个紧急会议,叶老师,又麻烦您了”。两年来,阑珊从未见过宁馨儿的父亲,不过,这是人家的隐私,家长未提及,她也从来不曾问过。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陪伴宁馨儿等待母亲的接送,同为母亲,阑珊理解地笑道:“没关系,馨儿很乖,今天进步很大。”她转身看了看站起来的宁馨儿,平视着馨儿沉静的眼睛,“馨儿,你真棒!不过,回家还要再练习一下哟。老师相信你会越来越好的”。

宁馨儿扑闪了一下大眼睛,羞涩地一笑,扑进阑珊的怀里,“老---师,再见。”

目睹这一幕,江寥红欣慰地笑了,记得当初,听了特教学校校长的建议,她毫不迟疑地把馨儿送到这里来的举动是满意的,事实也证明,馨儿的进步是明显的。她对周遭的漠不关心到如今对阑珊无条件的信任值得家长感动和放心。

阑珊温柔地拍拍馨儿的背,然后仔细地帮她整理了下背包,对江寥红说:“下星期一有个亲子活动,家长和孩子同游玫瑰园,主要是让孩子更多地接触大自然,也更增进亲情。希望你能带着馨儿参加”。

江寥红微颦着眉,“这段时间事情很多,恐怕不能抽出时间呢。”

阑珊若有所思地说:“不要总是忙着自己的事,馨儿如果看到其他孩子都有家长的陪同,您不来,她会失望的。这个孩子看着不爱说话,其实她有颗异常敏感的心,一点一滴的失落她会收集起来,然后像个鸵鸟一样,深深地把头埋进沙子,不愿走出自己固封的心灵。这种封闭是不利于她的成长的,如果您忙,我带她去好了。”

江寥红了解地点点头。“这样吧,叶老师,我尽量安排,如果有时间,我就去。到时我给您打电话好了。”

阑珊笑着对宁馨儿挥挥手,“馨儿,再见了,祝你有个愉快的周末,我们星期一见。”

叶寥红牵过宁馨儿的手,道别后,母女俩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