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与中校的今生缘定

古灵精怪 伶俐小丫

我与中校的今生缘定 人在阑珊 1404 2013-07-21 18:40:44

  阑珊是被鸟的叫声惊醒的,两三只麻雀在阳台的花木间啁啾着,声音宛转灵动。“叽叽叽......”娇柔的声音让躺在床上的阑珊有种想微笑的感觉。丫丫今天放假,不用再着急起床给她做饭。

屋子里幽凉而阴暗,可是从小鸟的呢喃中,阑珊知道外面一定有很好的太阳,躺在干净舒爽的大床上,阑珊非常享受地伸展着四肢。

偏偏这时,手机铃声清脆地响起,搅走了慵懒的睡意,看了看来电显示,原来是神出鬼没的兰采。

“阑珊,老丫给我发了个短信,邀请她亲爱的兰姨晚八点在音乐学院的小礼堂参加一个小型的钢琴演奏会。”兰采含娇细语。

阑珊皱着眉,这个演奏会是陈教授专门为她的学生举办的,也就是给孩子们一个上台的机会,锻炼孩子的胆量、台风和琴艺,因此她也没太在意。爬起床,走出房门,见丫丫盘腿坐在沙发上正全神贯注地按着手机按扭。

“丫丫,你干嘛?你给兰姨发短信了?”

丫丫头也不抬地继续摆弄着掌中的手机,一边答道:“发了,我正在邀请陈叔叔呢。”话音刚落,陈思朗便拨通电话过来:“阑珊,我刚下飞机,收到一位自称老丫同学的正式邀请,八点的晚会,那我晚七点来接你们母女好了。”

阑珊放下电话,无语地看着旁若无人忙碌正欢的丫丫,就一个小小的演奏会,被这孩子闹得路人皆知,人仰马翻,好大一个架势给搭了起来。这丫丫的思维方式、行为准则、交际能力已严重超出了阑珊的管控范围内,阑珊皱眉蹙额:“丫丫,把手机给我。”

“干嘛给你呀?”丫丫一脸不情愿地埋汰着:“没看见我正在忙吗?”

阑珊七窍生烟地劈手夺下丫丫的手机,柳眉倒竖,厉声道:“你现在长本事了,能自作主张了,是不是?兰姨和陈叔两个平日脚不沾地,走路带风的大忙人得听你一个小屁孩的差遣,是不是?”

丫丫使劲眨着眼睛,阑珊手抚额际,无助地想:“完了,又来这招了,马上便又滚滚长江天际来了。”果不其然,不一会儿功夫,一大串一大串晶莹的泪珠从丫丫白皙的脸庞上滴落下来。阑珊向来惊异她这落泪的功夫是如何练成的,没见过谁给过她这方面的强化训练呀。

丫丫抽泣着,一副六月飞雪窦娥冤的表情:“别的同学都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一大批听众,只有我,只有妈妈一个听众,我是没人要的小孩吗?”

一席话真真假假,绵里藏针,句句戳在阑珊的伤痛上,阑珊暗然,鸣飞的父母身体不好一直在老家,自己的母亲早已病故,父亲也已再婚,漫长的岁月里,当真是母女二人相依为命,也的确为难了缺少父爱的丫丫。轻轻地长叹一口气,她默默地站起来步入卧室,把头深深埋进枕头,枕头套细而滑,带给肌肤一种很舒适的凉意。千帆过尽,是不是很多事情的安排自有深意,仓皇度日的背后要投入怎样的坚强和无奈。每个人在现实面前必须要接受自己的渺小和无能为力。

“妈妈,吃早餐。”丫丫清亮的嗓音在门外欢叫着。

“我还是很幸运,”阑珊撑起身子,理了理头发,是的,在这个世间上至少还有上天留给她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儿。阑珊心中涌上一股酸涩的淡淡的悲喜。

走到饭厅,丫丫已在桌上摆好了牛奶和面包,小小的脸上有种劫后余生的不安和小得意,小丫头柔柔软软的小身子贴在阑珊身上,眨着明亮的眼睛,“妈妈,你不生气吗?你快不要生气了,你看我自己弄的早餐哟。”

用手环住丫丫又甜又香的身子,丫丫蔷薇般的脸上有着些许歉意,阑珊紧紧地抱了她一下,假装轻松地拿起面包,用一种不在意的语调回答道:“妈妈刚才是有些生气,你有点自作主张了,不过,看在这份早餐的份上,妈妈原谅你了。”

丫丫高兴起来,兴高采烈地坐在餐凳上津津有味地喝着牛奶,失意的脸庞又是一脸的灿烂阳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