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与中校的今生缘定

有生之年 狭路相逢

我与中校的今生缘定 人在阑珊 2429 2013-07-21 18:40:44

  阑珊没有想到,她好奇的那个男子很快便与她见面了。

炎热的一天,临近下班时,阑珊收到一条短信:“叶老师,还在学习,我晚点接馨儿——宁钢。”

侧过脸,阑珊问着与伙伴一起打扫卫生的宁馨儿:“宁钢是谁?”

“爸爸。”擦桌子的馨儿弄得满脸都是清水。温馨家园的学员们训练有素地各自打扫自己规定的范围,不大一会儿,便窗明几净。站着窗台看着孩子们种的小花,一株含羞草伸直纤细的腰,迎着太阳张开翠绿的如羽毛般的叶子,阑珊轻轻用手一碰,细碎的叶子沿着叶柄轻轻合拢,茎叶垂了下来,好似一株害羞的小姑娘。不过,决不象调皮捣蛋的丫丫,还是像柔顺的宁馨儿多一些。想起如精灵一般的丫丫,阑珊轻轻摇了摇头。

待孩子们走后,偌大的教室只余阑珊和宁馨儿在默默地穿着珠帘。温馨家园在淘宝网站设有专门网页用于销售学员们的手工艺品,得到了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大力支持,销路一直挺好,孩子们的社会价值也得到人们的认可和肯定。淘宝网上所售资金也用于这些孩子的日常培训和对他们的奖励中,甚至还会去帮助贫困山区的残疾儿童。平时常被人用异样眼光关注的孩子们,至从来到温馨家园后,精神面貌得到了很大提高,这些与温馨家园的工作人员的辛勤工作是分不开的。

夕阳西下,天边妆成一抹胭脂的薄媚,抬抬头看看壁上的挂钟,快七点了,丫丫可能正在家焦急地盼着妈妈呢。着急地看看外面,宁馨儿的爸爸怎么还不来?

正想着,一阵急匆匆铿锵有力脚步声传来。抬起头,一位皮肤黝黑,理着寸头,中等个,戴着墨镜,身着军绿T恤的男子推门而进。

“爸爸!”宁馨儿惊喜地叫着,冲过去抱住了男子。

男子宠溺地拍拍宁馨儿的后背,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深遂有神的眼睛。他充满歉意地对站起来的阑珊说道:“对不起,叶老师,会议结束的很晚,加上这时正是高峰期,路上比较塞车。”

“没关系的,馨儿,见到爸爸很高兴吧,和老师说再见吧!”阑珊边说边收拾着桌上的物品。

“是这样的,叶老师,”宁钢挠挠头,诚恳地说:“非常感谢您对馨儿的照顾,正巧我带了一些云南特产,我把它放您车上吧。”

“不用了”,阑珊浅浅地笑着:“对馨儿的教育和照顾是我的职责,您不用这么客气,再说,我也没开车呀!别说了,快走吧,馨儿恐怕早已饿了,是不是,馨儿?”

男子搓搓手,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您看,耽搁了你这么长的时间,这样,我送你吧,我开车过来的。”男子的笑容给他刚毅的脸上镀上一层柔和。

“不用了,真的......”阑珊还在推辞着,这样贸贸然坐一位陌生男人的车回家实在不合适。这时,宁馨儿走了过来,不由分说地拉着阑珊的胳膊往外拽着:“叶老师——走——走。”

随着宁馨儿的动作,阑珊移动了下脚步,宁钢也借机邀请道:“走吧,叶老师,您总不能辜负馨儿的一番热情吧。”

再推辞下去就显得有些矫情了,阑珊大方地背起自己的挎包,关上灯、门说:“那我们走吧。”

宁馨儿雀跃地拉着阑珊的手步出房门,前面的宁钢大步流星,他的背影矫健,笔直,刚劲有力。走到院子外停放的一辆自由光切诺基面前,打开车门,他敏捷地跳上车。

待阑珊和馨儿坐上车,问清阑珊地址后,车子平衡、缓缓地滑动起来,车外的风缓解了空气里的燥热。

宁钢坐在前面一言不发,专心地开着车,只留给阑珊一个刚健的背影。车内不断回旋着庞龙的《兄弟抱一下》。“兄弟你瘦了,看着疲惫啊!一路风尘盖不住,岁月的脸颊。”那具有强烈穿透力的声音在诉说着质朴的兄弟情谊。透过后视镜,阑珊见宁钢嘴唇坚毅地紧抿着,他是有心事吗?是因为江寥红的冷淡?还是因为生活的重负?或者是想起了亲如兄弟的战友?宁馨儿在一边好奇地摆弄着爸爸送给她的粉色发卡。发卡用粉色蕾丝圈起几朵玫瑰,花瓣上镶着几粒闪亮的水钻,在阳光的映射下闪闪发亮,折射出七彩光芒,其实,宁钢对这个孩子是用心在爱呀。

也许是因为车内的氛围比较凝重,为了打破沉闷的僵局,阑珊轻声问道:“馨儿妈妈呢?”

“出差了。”宁钢熟练地打着方向盘,“正巧这周我派到C市进行一个交流学习,所以晚上有时间照顾馨儿。”

阑珊点点头,不知该说什么,车内又安静下来。

“听馨儿妈妈说,馨儿在温馨家园很依赖你,她的进步很大,叶老师您费心了”。宁钢从看了看神色安宁的阑珊,真诚地致谢。

阑珊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笑道:“没什么的,其实馨儿的进步离不开她妈妈的悉心照顾。她妈妈挺辛苦的。”

“是呀,寥红一个人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家庭,其实我对她挺内疚的。没办法呀,我工作挺忙,对她们娘儿俩照顾不够。”宁钢自嘲地笑笑:“叶老师应该清楚我家的事吧。”

阑珊莞尔一笑:“也难为她了,你应该理解她的。照顾馨儿本来就很辛苦,再加上心理压力,生活上的,前途上的,其实她为自己考虑得极少,但她忧虑着馨儿的未来。”

“是的,我从心里感激她,也从心里责怪自己。”宁钢自责地说:“我也想尽一份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呀。她让我转业,说实话,我一介武夫,实在受不了在官场那乌烟瘴气的环境下工作。在部队十多年了,已经决定了我直来直去的性格。那水太深了,我怕下去连人都有可能烂掉。况且我真不知道我在地方能做什么,恐怕到时连我立足之地也没有。”

“你也不用如此自责,相信她会明白你的苦衷的。只是,你该尽可能地抽出时间回来帮帮她。你看,馨儿到温馨家园来了两年,我可是第一次看到你。”阑珊想起劳心劳力的江寥红,虽然知道宁钢的苦衷,也仍然免不了替江寥红叫起屈来。

“是,我明白。待那帮南瓜削出气候以后,我会休假一段时间。”

“南瓜?”阑珊喃喃自语道:“种南瓜?”

“哈哈,”宁钢爽朗一笑,解释着:“一批新兵。”

阑珊会意地笑了起来。

轻轻地滑过一个弯,快到家了。阑珊期盼地望着窗外,“休假了,让江姐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人生总是不完美的,所以才是一本难懂的书。”

“是。人生总是不完美的,做为军人得有勇气去承担这份不完美。”车子稳稳停在小区门口,宁钢稳健地跳下车,从后备箱捧出一个纸箱子,“小小意思,不成敬意,希望叶老师能笑纳。”阑珊笑着接过纸箱:“恭敬不如从命,那多谢馨儿爸爸了。馨儿再见。”

目送阑珊纤细的背影消失在万年青丛后,宁钢欣赏地笑了,一位知性聪明,温润如玉的女子。遇上她该是馨儿的福气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