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与中校的今生缘定

拨云散雾 行随心动

我与中校的今生缘定 人在阑珊 1002 2013-07-21 18:40:44

  阑珊微愕,收敛起笑容,可道理的确如此,善意的谎言是安稳逝者不安的心,让她走得安心平稳罢了。只是,只是怎么有些不对劲呢?柔柔的心湖里,没了往日的平静,充满了失望,充满了凉意,没了对以后岁月的种种期盼。她扯了扯嘴角,勉强堆起一个笑容,为什么心中有一种强烈的失落感呢?空落落的无边无际,在心中轻轻地叹息,忽然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咬了咬下唇,对着他炯炯有神的眼睛,她又倏得垂下眼帘躲闪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低呤:“没什么?”

宁钢沉吟着:“过两天,我把馨儿带到S市。她姥姥身体不好,不可能把她托付给她。我双亲已过世,但姐姐身体硬朗,我已和她商量过了,把馨儿托付给她照看。”

听罢此言,阑珊陡然抬起震惊的目光直视着宁钢。她去拿桌上的茶杯,竟然恍惚着把一杯水倒在身上,她又跳起来去找毛巾,却又碰得宁钢的茶水倾泄而出,她就那么失态的胀红了脸站在那儿,有些手足无措,忽然,颓然坐了下来。她徒劳地放弃收拾桌上淋漓的水渍,一连声地问道:“你觉得合适吗?你想过馨儿的状况吗?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你觉得她能适应吗?如果她又把自己的心关闭起来怎么办?”

话一出口,便觉得万分不妥,一句接一句,咄咄逼人。她有什么资格去质问宁钢,她不禁地暗自悔恨:“叶阑珊呀,叶阑珊,你往日的冷静呢?你的沉着稳重都到哪里去了?”她焦燥不安起来,使劲咬咬下唇,尖锐的痛楚使她面对自己的失态有些无地自容。

宁钢扬起粗黑的眉毛,看着阑珊一连串的慌张,听着一句接一句的质问,他有些出神。看着她通红着脸一遍又一遍重重地咬着下唇,又有些怜惜。其实,刚才她的一连串提问也是他久久思考的问题,他不得不顾及馨儿的情绪和身心健康,他忧虑馨儿的未来。只是,江家的态度和平日的作为,他不可能把孩子托付给江家照看。他也是想过把孩子托付给阑珊的,只是作为父亲的他深知照料一个病残孩子需要付出怎样的艰辛。他又如何放下颜面把孩子让平淡之交的叶阑珊照看。站起身,他扯过纸巾盒,看着桌上的水渍被干爽洁白的纸巾瞬间吸得干干净净,抬起困惑的眼睛,注视着阑珊。

惴惴不安的阑珊毫无准备地怔坐着,见宁钢一直注视着她。她倏得抬起了头,果断而坚定地说:“把馨儿留下来,我来照顾她!没有人比我更熟悉她、了解她;没有什么地方比温馨家园更适合她的成长;没有人比我更能让她走出失去母亲的阴影。因为,她依赖我,信任我。留下她!”平日温柔娴静的脸上竟一片决然,如此坚定,说完,她期待地看着宁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