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与中校的今生缘定

上善若水 润物不争

我与中校的今生缘定 人在阑珊 1008 2013-07-21 18:40:44

  晚饭后,在丫丫的陪伴和嬉戏中,宁馨儿脸上不再有悲戚的神色,偶尔也会附和一笑。阑珊欣慰地想,随着时间的流逝,给予她足够的关怀和温暖,她会走出失去母亲的阴影。只是......这以后,该如何走下去呢?悄悄走入书房,拿出锦盒里的碧玉端祥着,翡翠的色配上它那似透非透的水,润泽凝翠。那冰莹含蓄的光泽、不浮华、不轻狂、不偏执、深沉而厚重,温润的玉质在荧荧灯光下发出柔和的光芒。又看看桌上那辆迷彩坦克,在晕黄的灯光下泛着清冷钢毅的幽幽蓝光,她以后的人生是否真要与他们父女拴在一起呢?

哄睡下两个小女孩,阑珊走到阳台,斑斓的灯光串起夜色的碎片,精致晶莹的玻璃风铃,在夜风中骄傲的叮叮当当,更显得夜阑人静。蓦然想起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自怜幽独,是否,阑珊处真有“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的知心人,想到此,心微微有些疼。

手机铃声响起,忙按下接听键,电话里传来宁钢沙哑的声音:“还没睡?”

“你怎么知道?”阑珊疑惑道。

“我在你家楼下呢。”阑珊急速地把目光调向楼底,“别找了,你看不到我的。孩子睡了吗?”

“睡了。”阑珊依然不死心地极目寻视,一边应答道。

“开门吧,我上来了。”

楼道上的灯光照在宁钢疲惫的脸上,阑珊连忙把宁钢让进书房,悄悄拉上两孩子卧室的门。她泡了壶酽酽的碧螺春,洁净透明的玻璃杯,茶叶白玉般的茸毛上下漂浮,晶莹闪烁,如雪花飞舞。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下灯光里的宁钢,他一脸憔悴,胡子拉碴,但仍然衣着整洁,一丝不苟。宁钢暗暗扫了一眼房间,房子不大,但干净、清爽,一屋子的书香气。他的目光落在桌上的迷彩坦克,不经意地笑了起来。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阑珊放下茶壶,轻声低问道。

“差不多了。”

窝在这温馨的房间里,宁钢没来由的一阵放松。他坐在椅上,接过阑珊递过来的茶,杯中飘来一股清雅的香气。细品轻饮,滋味鲜浓醇厚,回味甘甜,一如这屋子,也一如面前的这个女子。

阑珊低着头,想不出什么话。俩人沉默地相对而坐,室内一片寂静。

“你......”好容易开口,竟是两个人一道说,又同时生生煞住,不禁都笑起来。

“你先说吧。”她含笑让他。

似乎不知道如何开口,宁钢小心翼翼地想着措词,“谢谢你。”抬头迅速地看了一眼她。

她不作声,仍是那种浅浅淡淡的笑,静静地等待他的下文。

许是温润的笑意浸凉了不宁的心神,宁钢的语言流畅起来:“如果不是你,真不知怎么办?那日寥红临终前的意思,你不必放在心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