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与中校的今生缘定

关一扇门 开一户窗

我与中校的今生缘定 人在阑珊 1014 2013-07-21 18:40:44

  宁钢归队的第二天便给阑珊打来电话,会带一批菜鸟进行野外训练课目,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有联络,阑珊让他放心工作,不要挂念宁馨儿。就这样,宁馨儿开始融入这个家庭。每天早晨她随阑珊去温馨家园,因为江寥红性格急燥,阑珊温文尔雅,因此,逐渐她把对母亲的思念转移到对阑珊的依赖。丫丫和她竟也惺惺相惜,面对丫丫的古灵精怪、调皮捣蛋,她总是柔顺地莞尔一笑,丫丫知道宁馨儿的身体不便,也总是体贴入微,这个家庭竟也其乐融融,相处愉悦。每天傍晚吃完晚饭后,宁馨儿总是会静静聆听丫丫的琴声,因为有了这么一位忠实的听众,丫丫较以往也弹得格外认真,拿她的话说:“怎么着也不能在馨儿姐姐面前丢人现眼呀,首首曲子都是我的实力演奏。”阑珊也发现宁馨儿对音乐仿佛有着天生的敏锐,她总是一声不响,静静地沉浸在美妙的旋律中,常常歪着头,凝视着丫丫灵活的手指在黑白键上的跳跃。当丫丫弹奏练习曲不在状态时,或者不太流畅时,她总是微皱着眉,神色严肃;当丫丫演奏得行如流水,琴声清澄动听时,她会眉目舒展,粲然而笑。

一天傍晚,宁馨儿照例坐在丫丫旁边听她练琴,阑珊无事来到阳台。今夜无雨,没有雨打芭蕉的情调,但有一轮好月,蛟洁的月下蓄满一片美好。“照之有余辉,揽之不盈手”,一室的清辉,一屋的温馨。夜风低徊,紫色的风铃在夜风中奏出紫色的音乐。一切,美好地让人感动。忽然,一阵断断续续的琴声从屋内传出来,一听便知弹奏者手法生疏,犹如冬夜的冷风生硬地低呤,又如踩在冰面上小心翼翼,却也不是叮咚乱响。细细听来,琴声竟也抑扬顿挫、变化有致,就如一条小溪忽而欢快地流畅,忽而遇到险滩缓滞而行。阑珊好奇地走进屋内,惊讶地发现是宁馨儿坐在琴前,神情专注地用一双手照着丫丫练习时的音键,缓缓而弹。

坐在沙发前,默默地倾听,静等宁馨儿谈完一首曲子后,阑珊和丫丫才热烈地鼓起掌来。宁馨儿抬起脸,笑逐颜开、神采飞扬。阑珊问道:“馨儿,谁教你的?”

宁馨儿摇摇头,忽而又指向丫丫。阑珊疑惑地看着丫丫,丫丫两手乱摇,辩解道“妈妈,我没教姐姐,可能她看我这几天老弹这首曲子,自己是无师自通哩。”阑珊看向宁馨儿,冲她竖起了大拇指,激动地说:“馨儿真的挺棒的哟。”

夜晚,阑珊辗转反侧,这个笨笨的的小姑娘竟然有不为人所发现的音乐天赋呢。俗语不是说: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上帝是公平的,人的命运也是平等的。也许,这也是宁馨儿通向体现价值,展现自我的一扇窗吧。阑珊决定,星期六丫丫学琴时把宁馨儿也带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