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与中校的今生缘定

严师宛颜 破入门下

我与中校的今生缘定 人在阑珊 1008 2013-07-21 18:40:44

  周六,阑珊带丫丫去陈教授家学琴时顺便也捎带了宁馨儿,陈教授是C市音乐学院一位德高望重、和蔼可亲的长者。她挑选学生通常比较严格,首先是孩子自身要表现了学琴的兴趣,然后是要有悟性和毅力。如果达不到以上要求,哪怕家长愿意出再多的学费她也不会教,因此陈老师是否收下宁馨儿,阑珊的心里真是没底,忐忑不安。到了陈教授家,阑珊斟词酌句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颇为严肃的陈教授看了一眼宁馨儿皱起了眉头,丫丫懂事地摇了摇陈教授的手臂,撒着娇:“老师,我姐姐弹琴无师自通呢?要不,让她弹一段您听听。”聪明可爱,灵性十足的丫丫是陈教授的得意小弟子,她摸了摸丫丫的头,不禁笑了起来,“行,既然丫丫说她姐姐行,那就让我们听听罢。”随即又收敛了笑容道:“不过,先说清楚,实在不行请不要勉强我。”

阑珊高兴地蹲下身对宁馨儿轻言细语道:“馨儿,想和妹妹一起学琴吗?”

宁馨儿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你放松心情,把昨天弹的那段曲子弹给陈老师听一下,好吗?”

宁馨儿郑重地点点头,转身上了琴凳,只见她轻轻闭上眼睛酝酿了下感情,一首仍然断续,但悠扬的曲子缓缓响起,初始,稍觉生疏,如轮船遇上了坚冰,待轮船绕过坚冰以后,便悠然自得,自由航行了。这时,开始的断续流畅起来,虽然音阶可能不准,但也宛然动听。陈教授的眼睛一亮,眉头舒展开来,她紧紧地盯了一眼仍然忘我的宁馨儿,压低声音问着阑珊:“她没学过?”

阑珊点点头:“是,她只是这段时间陪丫丫练琴时,才有所顿悟。”

陈教授的脸上露出一丝赞许的笑容,她问道:“这个孩子和你什么关系?”

阑珊的神色稍微有些凝重:“她是一位脑瘫孩子,母亲前段时间不幸车祸去世,她爸爸在部队上工作很忙,顾不上她,所以就托付给我。我同时也是孩子的康复老师,觉得如果孩子真有这方面的天赋,倒不能耽搁她了。陈教授,您看?......”

陈教授侧过头看了看阑珊,颇觉钦佩。低头想了想,她叫过一旁眉目清秀的女大学生,嘱咐道:“这个叫宁馨儿的学生你先带带,先让她进行一些音乐基本素养的学习,但不亦枯燥,你先写个教学方案给我看看。待走上正轨以后我来教授。”既而,又转过身对阑珊说道:“这孩子悟性还不错,我先让小李带她入门,等入门后我再看看这孩子学琴的前途。小李是我门下的硕士毕业生,因此你不用质疑她的教学水平。”

丫丫一直在旁观察着陈教授的脸色,一边竖起小小的耳朵听老师与妈妈的对话。一听到陈教授的话语,兴奋起来,冲上前去一把抱住陈教授,在她脸上甜甜一吻,“谢谢老师,我喜欢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