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倾天下之风起云涌

协议

凤倾天下之风起云涌 闵野 2533 2011-10-22 19:18:44

  那太夫这才缓过神来,尴尬一笑道,“老夫叶机子,与公孙公子有几分交情,受他之托,特来为秦公子诊治。”

“公孙公子?”秦陌一听他的话,神情陡变,原先还算平缓的脸庞立刻涌起冷酷与暴怒的表情,冷喝道,“出去,我不需要你为我治病!”

“秦陌,你怎么了,为何不让太夫为你治病?”面对秦陌突然转冷的脸,蓝野也有些莫不着头脑。

更别说,从未遭受过如此待遇的叶机子,他脸上明显露出气怒的神色,轻哼一声,冷冷道,“若非受公孙公子请求,老夫也不会为什么无名小卒诊病。”

“滚出去!否则,我立刻杀了你!”秦陌面露凶光瞪着叶机子,看情形似有跳起来直接亲自将人给丢出去的打算。

叶机子气得胡子发颤,也感觉到了秦陌的非常不好着惹,起身跳逃到门前却仍不甘心的气怒道;

“简直不可理欲!!”

蓝野看着叶机子离开,对秦陌的举动也没有多加劝阻,或许是因为他本身也看那个叶机子不太爽。若不是因为想从他口中更多的了解“玉雪蝉”的事,早八百年前他就不甩他了。

不过秦陌的行为是不是太反常了一些?!

蓝野侧头看向秦陌,心下一惊,急道,“你身体还很虚弱,还不能起来。”乘蓝野闪神的空挡,秦陌居然挣脱着要下床。

“你别管我,我不想呆在这里,我要离开。立刻!马上!”秦陌将脚放下床,坚持道。

“就算要离开也要等伤养好了再说!”蓝野一把将他甩回床上,处在全盛状态的秦陌不敢说,但以秦陌现在这样虚弱的体质,他一手就可以把他摆平了。

奈何秦陌怎么也不肯死心的又起身挣扎下床,几翻折腾他的脸色越渐惨白,额头也冒出汗来,“我有非要离开这里的理由,你别管我。”

蓝野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也不忍,但却坚决不允许他下床,只不过他的动作放轻柔了些,好心劝道,“就算你有理由,到底是什么原因,你告诉我啊!”

说是这么说,但事实上蓝野可不会真这么做,就算他有天大的理由,他也不会让他下床的。好不容易他才苏醒,要是再一经捣腾指不定身体就真的要挎掉了。

“还是让我来告诉你原因吧!!”

飘逸的衣袂随风扬起,俊美雍容的容颜仿佛永远都挂着高雅绝尘的浅笑,似将天下盈握于手撑之间的自信与傲然,又似对世间万物皆不放在心上的漫不经心。依旧是一身的黑色,唯一不同的是衣襟与袖口多了几枝灰黑的竹,更添几份雅然脱俗的气韵。

“是你。”

“公孙涵!”

来人慢慢踏进房内,见到的是两张同等挂满震憾惊讶的脸,瞪眼发傻的表情简直可以与呆瓜画上等号。

奈何对方功力深厚,仿若没看到似的,脸上挂着一枚淡淡的浅笑,令有有种永远都无法猜透他内心想法的感觉。

“几天不见,两位在这住的可还好。”

“你也姓公孙?”秦陌双眼牢牢盯着公孙涵,好看的凤眼危险的半眯起,轻缓虚弱的声音有着令人无法忽视的威胁味。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猜测的不错。在下的确复姓公孙,名公孙涵,而公孙濯正是家父。”公孙涵的声音轻轻响起,神色也是淡淡的。

此话一出,秦陌有如经历惊涛骇浪般,双目狠狠的揪住公孙涵,泛着点点绿光的瞳眼骤然一亮,嗤的一声冷笑出来,嘲讽地恨声道,“你既是公孙濯的儿子,居然敢来到我面前,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你杀不了我。”公孙涵转身看了一眼秦陌饱含恨意的眼,语气非常平静详和道。

秦陌轻哼一声,冰冷坚毅的脸庞有着一股自嘲与好笑,“你是料定我现在身受剧毒,所以杀不了你?”

“不是,既便你没有中毒,你仍是杀不了我。”公孙涵从腰间抽出一把折扇,神色淡定从容。

秦陌细长的凤眼撇他一眼,嘴里轻哼一声,目光带着一丝不屑。不过,一直站在一旁的蓝野对他的话,倒显得饶有兴趣,他双手交差抱着,神情不置可否的看着公孙涵,猜想他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公孙涵看了看秦陌满目不屑于顾的脸,又看了看蓝野一脸的兴趣盎然,一幅等待看好戏的表情,抿抿唇角,抬步坐到圆桌旁,“我知道你不信我,等你的毒解了,咱们可以切磋切磋,到时你便可知道了。”

“谁都知道‘玉雪蝉’根本就是无药可解之毒,你说这般话,是在寻我开心吗!”秦陌对公孙涵仿佛天生就带有成见一般,他的声音淡漠轻缓,冰冷的毫无温度可言。

所幸,公孙涵倒也不恼,垂眸沉思片刻,定睛望向秦陌从容不迫道,“我有办法可以解你身上的毒,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的狐狸尾巴总算露出来了吧。”先开口说话的竟是蓝野,将交叠的手放下,他走到公孙涵的面前,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下。

食指挠挠额头,嘿嘿一笑道,“我想你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吧。从一开始在黑风手中救下我们并非偶然,然后再以解秦陌身体的毒为饵要求他为你做事。不管你要他做的是什么事,但从你处心积虑的行为来看,恐怕这事并不容易。”

虽然只见过他两面,但蓝野看人的功底可不是盖的,几年来的商场打拼,蓝野早就明白到公孙涵心性的深浅难测。越是与他靠近就越是感觉到一股未知的危险弥漫周身。与这样的人做交易,绝对是沾不到半分的便宜。

蓝野瞄了瞄老实坐躺在床上的秦陌,寻问道,“你认为呢?”

秦陌冷然的的黑眸与他平视好一会儿,尔后看向公孙涵,神色不由感到疑惑以及些些讥笑,“你应该知道我与你们公孙家之间的仇恨,既然你在黑风手上救下了我们,就更该明白。公孙濯这半年来一直在派遣杀手追杀我,他是想置我于死地。如今你说要帮我解体内的毒,我很怀疑你的居心与用意。”

悠闲跷着腿,一脸漫不经心的蓝野,这下总算是知道那些杀手原来是公孙濯派来的。这个公孙濯,蓝野之前听秦陌提到过,他是曲觞的宰相,其妹更是位居曲觞国皇后。公孙家在曲觞素有第一大家族之称,在曲觞更是有如呼风唤雨般的存在。

但令人不解的是,公孙濯不是想要杀秦陌吗,眼前这个自称是公孙濯的儿子,公孙涵,他为何要忤逆自己父亲的意思?非但暗地里救了他们,还要为秦陌解毒,这是什么道理?!

对于蓝野与秦陌的疑问,公孙涵仿佛置若罔闻,目光轻撇了一眼蓝野然后看向秦陌,他笑的云淡风轻,“我只需你应我一个请求,便告诉你解你身上之毒的方法,并且极尽全力为你解毒。至于别的,你们大可放心,我与我父亲不一样。他要杀你,而我有事需要你为我做,如果你答应,我们之间是公平的协议关系,两者之间是不同的。”

秦陌思量了半响,心中已有所动,冷漠的眼凝睇他道,“你想要我为你做什么?”

在家仇未报之前,他的确还不想就这么死去。眼下哪怕只有一丝一毫的希望他都不想要放弃,不管这是否是公孙濯设下的又一个陷阱。退一万步说,倘若没有公孙涵的出现,他现在恐怕也早就落入黑风之手,没有半分的活路。

所以,他愿意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