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倾天下之风起云涌

治病

凤倾天下之风起云涌 闵野 1882 2011-10-22 19:18:44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中间秦陌曾醒过来一次,看到蓝野安然无漾便安心的又昏睡过去。但之后他的脸色明显比以前好看了许多,不再惨白发青慢慢回复健康的白晰红润。这令蓝野终于感到有些安心,不再每天守在他的床边,晚上都会在秦陌隔壁的房间安歇。

蓝野除了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照顾秦陌之外,有时也会到府内走走看看,但每次都不会走的太远。纯粹只是想要散散心提提神,毕竟他本身就是一个安份不下来的人。

从这几天的观察来看,他们所居住的这个地方似乎特别的大,府里分有好几个院落。而蓝野与秦陌所居住的是位于西厢的清风阁。清风阁,阁如其名,里面的隔局布景十分的清淡雅致,非常符合蓝野的审美要求。

漫步在似看不到尽头的九曲回廊中,蓝野偶尔回首望向庭院。庭院内,明晰可见一条由玉白鹅卵石铺成的蜿蜓小径。小径旁边种满了各色不知名的花,虽是秋季,却让人宛若处在春天的花香弥漫中。这让蓝野非常好奇,这些花儿是怎样在这萧条的秋天而没有凋谢的。

蓝野侧坐在回廊的护沿,后背抵着涂了红漆的石柱,右脚形成一条直线放在护拦上。双眼失神的望着天,脑子似在作着胡思乱想。

首先令他感到苦恼的是秦陌身体所中的毒,虽然那名叫公孙涵的男子虽然说过他有办法可以解秦陌的毒。但从他话语中的有所保留,让蓝野心中感到一份陌名的不安。心中对他的说词也大打折扣。

怎么说秦陌也是除却曾景锋之外,他在这个世界上所交的第二个朋友。尤其是当时他为了救自己而牺牲性命,这让蓝野的心中永远有种亏欠恩情的感觉。

所以对于解秦陌身上的毒,蓝野觉得自己有义务也有责任皆尽所能去帮助他!

想到曾景锋,那晚在客栈他留书说要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了。作为在这个世界上与他同样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朋友,他始终对他有着一份不浅的掂念。心中也一直期望着哪天会有与他再相见的时候。

但真的有再相见的日子吗,现在仔细想想,当初曾景锋莫名的离开也着实透着一翻诡异。希望他没事才好,至少在这个世上曾景锋也算是他的唯一的“亲人”了。

“蓝公子,蓝公子……”身后传后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与叫唤声,蓝野回首,看到秋红一有焦急的从前面跑了过来。秋红是这两天公孙涵派遣过来照顾秦陌的丫环,年纪在十五六岁的样子,模样清秀甚是可爱。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蓝野甩了下衣摆,从护拦上跳了下来,双眉拧起,走近她问道。

“秦……秦公子,他,他醒了!”秋红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猛吸了好几口气再抬头,哪还看得到蓝野的半分身影。

“他怎么样了?”蓝野一路狂奔跑回清风阁,走进房内,看到秦陌正坐靠在床头,已然是醒了。而在床边坐着一位身着灰衣的老头,他右手搭在秦陌的手腕上,看样子是在给他把脉诊治。

“你总算是醒了,真是太好了!”蓝野故意深吸了一口气再呼出,然后挤挤眼玩笑道,“若是你再不醒的话,我可真要去找一位公主将你吻醒才行呢。”

大概是见秦陌终于清醒过来,蓝野有如释重负的轻松感,所以有心情开起玩笑来!

秦陌不太明白蓝野话中的意思,但从他的语气中大概也知道估计又是调侃人的话,他双脸有些微红的抿抿唇,不好意思的看向蓝野轻声道,“抱歉,让你担心了。”

“你这是什么话,我们是哥们不是吗!”蓝野闭眼朝他点点头,示意他不要在意。目光转向一直在凝神把脉的太夫,蓝野关心道,“太夫,什么情况?”

那老头看了他一眼,轻皱了下眉,有些不奈被他打断。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说道,“以老夫多年的行医经验,仍把不住他身上中的是何种毒。不过,他体内的毒已经用内力封住暂时不会入侵心脏,但这毒在身体里停留太久的话,对于心脉的毁耗却是极大的。如果不乘早找到解毒的方法,他恐怕也支持不了多久。”

这太夫外表看来年岁已高,但声音苍劲有力,面容精神饱满,目光炯炯有神看样子也有不弱的身手。以蓝野的猜计,应该不是一个平常的太夫才对。

难倒是公孙涵特地请来的名医不成?!蓝野挑了下眉,在心中猜测着,却没有多想。

“他身上所中的是‘玉雪蝉’之毒。”虽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蓝野还是多少期望这名看似有些功底的太夫能够提供他一些有用的信息。没法子解毒,至少能告诉他们有没有谁能够解的了,像类似于有华佗在世的神医存在,也算给他们一些希望不是吗?!

“玉雪蝉?难怪!难怪在他体内的毒这般的怪异!”那太夫一听全身如被雷击了般震憾。忙又搭上秦陌的手腕,脑头晃脑,嘴里还振振有词说道,“脉搏忽快忽慢,隐隐能感觉到几股气在经脉中流窜。”

之后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盯住秦陌的脸注视了半晌,喃喃道,“脸色细看之下隐隐带着一些青色,双瞳有丝丝绿光流转,果然是中了‘玉雪蝉’的才会有的迹象,与毒经上所说的分毫不差。”

“先生看来不像普通的民间太夫,不知您怎么称呼?”看到他的这番表现,蓝野心中“叮”的一声,顿觉有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