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倾天下之风起云涌

生死决别

凤倾天下之风起云涌 闵野 2260 2011-10-22 19:18:44

  突来的意外,打断了原本温馨的气氛!

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气从他们这边涌来,而且越来越近,秦陌神色猛然一变。抛开手中的兔肉,然后拿起一直放在身侧的宝剑,将蓝野护在身后。一系列动作做出,可谓是一气呵成。

蓝野起初有些不解的看着的秦陌行为,片刻后心中明白到了些什么,凝神细听,周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而就在此时,秦陌和蓝野的前面已然站着六名黑衣人,他们手中都拿站弓箭,排成一条直线,然后就见他们张弓上箭,动作整齐而一致,箭头直指秦陌蓝野两人。

看到他们的举动,秦陌抽出宝剑,横挡在身前,眼中瞬间蹦发出一股狠厉的光芒,全身进入紧张戒备当中。

“又是你们!”

话音刚落,箭如雨点般向他们射来,秦陌挥剑挡在蓝野的身前。就见他手中银光闪动,射过来的利箭还未近身就被他砍成两段落在身旁。

一段时间过后,黑衣人已无箭可发,而秦陌的身旁已落满了残断的箭。一个作势,秦陌将剑收起,看着眼前的黑衣人不屑的冷哼一声,“箭都射完了吗,雕虫小技!”

“他们和上次袭击你的黑衣人是一伙的?”乘秦陌停下来的空挡,蓝野向他问道。刚才他一直被秦陌护在身后,身上干净整洁的连根草屑都没沾到。

“这个以后再对你说明。”秦陌清冷的声音中略带一丝急切。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黑衣人那边,眼见那些黑衣人将手中的弓扔下,从腰间抽出大刀就要向他们袭来。秦陌连忙把蓝野推到一边,上前迎敌。

蓝野是聪明之人,知道此时他除了照顾好自己以免秦陌分心之外,什么也做不了。眼眸一转,蓝野慢慢向马车那边的方向移去,希望自己不会被黑衣人抓住,因此而危挟到秦陌。

“你们这帮人为何总是这般阴魂不散。”秦陌心神一敛,目光如刀剑般直视着他们。

“秦陌,你杀了我们那么多兄弟,我今天就要你血债血偿。”左边的黑衣人,语气恶狠狠道,说话间人已向他冲了过来。

一出手就下狠招,直向秦陌胸前砍去。秦陌退后一步,躲过这饱含杀机的一刀,一个纵身,跳至黑衣人身后。化被动于主动,举剑同时向那帮黑衣人攻去。

刹时,一阵光影闪动,刀剑相击的“铛铛”声在漆黑的荒林野外突显的格外响亮。几番较量,双方都没有占到上风。

蓝野躲在马车的后面,悄悄注视着秦陌的情况。但他除了能看到不断闪动的黑影,根本就分辩不出秦陌的具体位置。

“你们黑风门虽然在江湖中也算小有名声,只可惜跟错了主子。”秦陌冷笑一声,泠泠闪着绿光的眼眸,在黑夜中显得尤为妖魅诡异。

“少说废话。”轻喝一声,几乎同一时间六人一起向他袭来。

秦陌以一敌六,却丝毫不显吃力,应对技巧反而十分老练和巧妙。大概是因为这半年来与黑风门的人对战熟练出来的结果吧,就连他们的武功招数他都摸透了几分,防御起来较为轻松。

突然间,六人中身形较为矮小的一人,从袖口飞出一片银针。秦陌眼疾手快一个旋身躲闪而过,将手中利剑轻轻一挥。银针全被反弹回去,直往施针的黑衣人身上招呼。

“啊!”一声惨叫声划破夜空,那人在半空中翻转了个身,重重摔在地上,一口黑色的血从他嘴角溢出,人也立即毒发身亡。

剩下的五名黑风门杀手,皆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已断了气的同伴。目光一凛彼此的心中都升腾起一股仇恨的怒火在燃烧。大刀高举,动作十分一致的朝秦陌这方砍来,“杀啊!”

远远的蓝野也能听到他们愤怒的吼叫声,心头已是一阵心急如焚,一双修长的手捏的死紧,一拳重重的敲在马车上,晶亮的眼睛简直能冒出火来。

该死的,他恨透了这种关件事刻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前一秒,他还说他们是朋友,这会儿,他却只能远远看着秦陌与敌人撕杀,自己却出不了半分力气。

他觉得自己好窝囊,从未有过的窝囊感!!

突然间,一把冰冷锐利的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聪明的话,就别动。”低沉粗重的警告声从身后传来。蓝野心头一抖,全身的肌肉也随着紧绷起来。

“你是什么人?”蓝野的声音变得有些细微的颤动。

“不该问的别问,跟我走。”随即蓝野被压着往秦陌打斗的方向走去。

“秦陌,你的同伴在我手中,识相的话,赶快束手就擒。”

听到声音秦陌与黑衣人都停了手,目光皆看向前方。

秦陌眼中闪过一丝愤怒惊愕的神情,然后目光转向站在蓝野身旁同样也是身着黑衣的男子。男子年纪在三十与四十之间,平凡普通的脸上一双眼睛锐利有神。周身更是散着一股肃杀的况味,显然不是普通的角色所有。

而之前与他打斗的黑衣杀手们都走向黑衣男子身后,显然他们是一伙儿的。

秦陌眯了眯眼,试探性的问道,“你就是黑风,黑风组织的头?”

“哈哈……没想到这么快便被你猜到了,我不得不说秦陌你倒真有些本事。而且能令本座亲自出马,你算是少之又少的几个了。”黑风粗哑的声音不必拨高,便能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

“放了他,这是你我之间的事与他无关。”秦陌将剑头指向黑风,声音依旧淡然,冰冷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你要我放了他,这是不可能的。既然本座亲自出动,就没有失手回去的道理。而且你该知道这半年来死在你手上的黑风杀可谓是不计其数。今天若是不能做出一个了结,你让我如何对那些死去的手下做出交代。”

虽然这也算是其中的原因之一,但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主子已经对“黑风”下了最后通蝶,如果这一次黑风再次失手的话,很有可能不会再复重用。而他这位黑风的头目更是难辞其厩,到时恐怕免不了要以死谢罪!

秦陌眼中涌起几丝杀意,却极力压制住,眼波微转,他嘴角轻扯了扯不甚在意道,“就算你抓了他又如何,你既然追杀了我半年就应该知道,我不可能会为了一个认识只有几个月的人束手就擒。”

黑风一听,神色有片刻的瓦解,眼角撇到秦陌伺机待发的举动很快回神道,“如果你真能不在意他的性命大可试试看,看是你的剑快还是我中的匕首更快的取了他的性命。”

说着手中的力道又加深了几分,蓝野白晰的脖子上很快出现了一条血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