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倾天下之风起云涌

回府

凤倾天下之风起云涌 闵野 2389 2011-10-22 19:18:44

  蓝野本以为公孙涵会将他们安置在他曲觞的任意一处宅邸。却没想他竟会他们带到丞相府。但他既然敢领他们进来,那他又何不敢住下的。

当他们刚踏进丞相府的时候,迎面便跑过来一名小斯急切道,“三公子,你可回来了,你不在的这几天,丞相到处在派人找你。现在看到你回来真是太好了。”

说完抬头这才发现公孙涵身旁站着的一名英俊男子与一名年轻娇俏的小女孩,有些犹豫道,“三公子,丞相正在前厅,您现在是否要去见丞相?”

公孙涵凝眉细想了一下,对小斯吩咐道,“就去前厅,前面带路。”临走不忘对身后的蓝野与小优道,“你们也同我一起去吧。”

蓝野一脸无所谓的耸耸眉,他倒想见见令得秦陌家破人亡,想除之而后快的曲觞丞相倒底是生得何等模样。

而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小优,从一进入府以后一颗小脑袋便一直东张望的没有安份过,仿佛对身旁的一切都充满了无比的好奇心。

“小丫头,我们走吧!”蓝野宠溺的拧了拧小优的鼻子,拉着她的小手,阻止她对眼前一座人造的假山想要上前研究的欲望,对于这样的一个小人儿,蓝野即是感到无奈又有些欢喜和疼爱。这样的一个妙人儿,她是多么的天真纯净,晶莹剔透的让人无法不喜欢起来。

蓝野等人一进大厅便看到一名年龄在四五十左右的中年人坐在首座,手里端着一杯浓茶正品茗着。看他一脸平静的坐在那,显然是早已得到公孙涵回府的消息,正等着他来给自己请安的。

“父亲大人。”公孙涵走近端坐在上位的中年男子,恭敬的行了一礼。

“涵儿,你总算回来了。”公孙涵放下手中的茶杯,立即起身扶起他。如日般炯然有神的眼温和的看着眼前嘴角含浅,看来温润如玉的男子。只是眼前的小儿子,让人看着是那般的飘忽与琢磨不透,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听说父亲大人在找孩子,不知所谓何事?”公孙涵慢慢站直身子,回视着目光有些失神的父亲。

“其实也并非什么大事。”公孙濯很快回神,发现在大厅中还有两人的存在,便疑惑问道,“这两人是?”

“这位是蓝野,是孩儿近日来结交的朋友,这位小姑娘是他的妹妹小优。他们初到曲觞,孩儿便自作主张将他们带到府内暂住几日,也好敬些地主之宜。”公孙涵简单的作了介绍。

“草民蓝野见过丞相大人。”蓝野上前几步躬身行礼。

“快快请起,既然你是涵儿的朋友,又何需多礼,叫我伯父就可以了。”公孙濯略一抬手,示意他不必如此。

“草民不敢。”蓝野依旧是恭敬而有礼,往日豪爽不拘的样子此刻早已收拾的一干二净。而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小优见他如此,聪明的直立一旁安份的未敢有任何造次。

这可不是他因为他在畏惧什么,而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既然站在别人的地盘上,自然是要做好蹭饭的自觉,所以低调点总是好的!

“不何蓝公子祖籍何处?”公孙濯似是不经意的,闲话家常般问出一语。

蓝野笑笑像是早料到他会有此一问般道,“蓝野父母早逝,至小与妹妹在山林中长大。丞相问我祖籍何处,蓝野还真是不知道。”

“哦?原来如此。”公孙濯略有所思的深看了蓝野一眼,不知对他的话是信了,还在不信。

不过,蓝野才懒得管那么多,他所要的不就是一个说词,虽然收留一个外人住进丞相府并非一件小事,公孙濯想要了解他的生活背影也是情由可源,但即便他所说的是真话,公孙濯也未必会相信吧?!

“蓝公子这段时间周车劳顿想必是会感到累了,我这就让人为你们准备客房。”公孙濯对一直侧守在门外,一名身着藏青色衣袍,留着一撮小胡子,年龄大概在三十五岁左右的男子吩咐道。

“徐管家,带蓝公子他们下去,给他们准备好厢房也好让好好休息。”

“是,丞相。”徐管家听到命令立即迎进门,躬身回应道。

“蓝野谢丞相厚爱,那么,在下就先告辞了。”蓝野再次躬手作礼,领着小优跟在徐管家的身后走出了大厅。

待大厅内只剩下他俩人的时候,公孙濯转身坐回了他方才的位置。手里端起下人刚换好的茶,捏着杯盖轻轻吹了几口气这才浅浅的缀饮了一口。

沉默半晌,公孙濯深沉悠远的声音突然响起,“涵儿,太子要与北楚国公主和亲的事你应该知道吧!”

公孙濯一双充满睿智的双眼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人,是从什么时候,他开始看不懂他的小儿子的?!因为他母亲的原故,公孙濯心中一直对这个小儿子充满一丝愧疚的心理。

所以,三年前公孙涵提出要外出周游的时候,公孙濯也没怎么反对,但一年后,当公孙涵再次回来的时候,公孙濯总觉他的性情变了许多,但具体是哪里,他自己也说不出来。

“此事关系到曲觞与北楚俩国交好,孩儿自是知道的。”公孙涵不知何时也坐到了大厅首座旁的次座上,自动忽略公孙濯略有所思的目光。

“北楚与曲觞两国联亲,此事的确十分重要。这件事不仅关系到两国之间的和平共处,更加关系到太子能否真正坐稳储君之位。一旦太子与北楚国公主联亲,那些不利于太子的谣言也会跟着烟消云散。”

更何况,此次北楚国前来和亲的公主据说是北楚王最为喜爱的三公主。从小就被视如掌上明珠,虽然不明白北楚王为何会选出此女作为此次和亲的对相,但既然是北楚国最为喜爱的女儿自然更加会不遗余力的帮助太子登上储君的宝座。

想到这,公孙濯如鹰般锐利的眼眸不由细细眯了起来,而在他的眼底更是有一丝深沉的笑意在慢慢扩散开来。

在一旁的公孙涵不着痕迹的将他的神情一丝一毫的收入眼底,璀璨如宝玉般的黑色眼眸似有什么在涌动发酵。

“明日北楚国的和亲队伍便会到达曲觞,涵儿,我想让你付责迎接北楚国公主的相关事宜。”

公孙濯走到他的面前,单手抚上了他的肩头,用一种深重而道远的语调道,“涵儿,你大哥和二哥现在都在军部授任要职,而你至从一年前考上状元却一直在翰林院做校书的文官。爹知道你并非没有才能只是对功名利禄不看在眼中。

但眼下正是多事之秋,别看公孙家现在多么的风光无限,其实早已经没有往日那般光彩模样。皇上他现在已经对我们动了忌惮之意,早晚他是要对公孙府动刀子的。所以我们只有辅助太子登上皇位,才能挽救公孙家的险机,毕竟太子身上一半流着我们公孙家的血液,”

“孩儿知道,一切任凭父亲作主。”公孙涵用一种平静而淡然的语气说道,那声音一如他的表情一般深沉的激不起任何波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