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十二章:正式约会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3103 2012-01-03 16:19:47

  因为昨晚麻烦了张家人,连蔻找了些不是借口的借口,最后还是在张妈妈的软磨中,她自己的愧疚中答应了。

她下班后去了超市买了一些松软的糕点带到张家,自然张家父母极是高兴。

晚饭餐桌上,张妈妈脸都笑花了,不但连蔻来了儿子也回来了,那就代表儿子对这门婚事没有意见。

饭桌上,张小桐破例为连蔻夹了菜,连蔻十足的别扭,如果没有早上的谈话连蔻可能会谈笑风声,但现在她真不知说什么只剩礼貌的笑了,她也清楚张家就等着她的表态。

晚饭后,张家父母不停问她各种问题,以便想获取更多信息,自己的儿子平时就少见,见了面什么也不肯说,让做父母的着实着急。

差不多时间了张小桐送连蔻回家,张家人一直送到楼下,直到看不到远去的汽车才转身。

在车上连蔻还是能闻到昨晚难闻的味道,于是对张小桐说,“你送我到家你等一下,我拿件东西给你。”

“哦。”张小桐似乎在想事情,不时接着电话,对她的话没有太多回馈。

车在行驶中连蔻看着车窗外,也不知在想什么。

车开到小区内自己家所在的那个单元门口,她跳下车后说“你等等。”

快步上楼到房间拿了一个香囊跑出来递给张小桐。

“你想的真周到,你自己做的?明天到我家来吧,我做饭给你吃。”张小桐又用他平时惯用的词调,让人感觉他没有轻薄之意。

“明天再说吧,我这几天身体很累想多睡睡。”

“那好吧,明天再说。”车开走了,开得很慢出了小区大门。连蔻觉得这个男人还不错,但他有那么多女人,自己还是不要卷入和这些女人的战争吧。

张小桐多次邀请连蔻到家一访,连蔻总有理由推辞,张小桐也很享受连蔻的拒绝,就这么一来二去他们似乎又回到原来的同事阶段,而张家却以为他们在谈恋爱喜事将近。

连蔻每天过着杨柳青时不时打扰他一下,张小桐时不时调侃一下的繁忙生活,她的生活中巳没有霍风杨什么事了,这样又过了二周时间。

有空的时候连蔻还是会到玛雅咖啡,咖啡这东西一上瘾就很难改掉,她不喜欢买超市的半成品,自己冲出来的味道和感觉就是和咖啡店不一样,找不到灵感。

看着窗外下着小雨,淅淅沥沥,连蔻很喜欢这样的天气,看着行走的人们她很放松......手机响了,一看是杨柳青打来的,她想了想还是接了。

“连蔻蔻,在忙什么呢?怎么样,今晚我到你家露一手如何?”

“不用,我自己会做,再说今天我也不想在家吃。”连蔻懒懒的说。

“那么你今天下班过来一下尝尝我的新菜,上次送你的都没有给我意见,今天一定要来啊,我等你!”

“我.....”可能跟连蔻学的,不等她说话电话就挂了。

不去不就好了,回到办公室,埋头工作至下班。张小桐又在约她,她想到杨柳青下班后会不会又来烦她呢,于是答应了张小桐。

张小桐第一次约到她感到意外,今天他约了另一个女孩吃饭,他其实和连蔻开玩笑的,没想到她答应了,他还对她说家里都为她准备好了,于是他转到安全门的通道打电话给另一个女孩说临时出差今天取消。

下班了,连蔻不想让同事看到,走到国购商场门口的停车场等张小桐,来回走着,这时一辆她熟悉的车停在她的前方,顺着方向看过去从车上下来的正是霍风杨,“蔻蔻,你在等人吗?”

“是啊,等我男朋友。”连蔻故意这么说

“哦,那你等吧,我进去了。”霍风杨好象有事快步走进国购。

等了半天,张小桐还没有出现,现在巳快6月的天气,虽不是大热,但一个月中总有几天天气会比较热或比较冷,这天正好比较热,她对自己说再等15分钟,不来我就走。杨柳青果然打来了电话,她推说有事并关了手机,不想再接到杨柳青的电话。

“让你等急了吧,我刚才处理一些事,你手机怎么关机了打不通,以为很快谁知,对不起啊。”张小桐出现了。

“没事,我们走吧,你家里真的都准备好了吗?要不要再买些回去呢?”

“我想我们第一次约会在外面吧,我们去吃西餐,可以吗?”张小桐很不自然的说,其实他什么都没有准备。

“好啊,到哪都可以。”

他们来到一家高档的西餐厅,连蔻很少来这种地方,她觉得太贵物非所值。

餐点上来后,牛排半熟,她想起了自己的肚子不能吃生的食物,于是要求服务员重做一份全熟,服务员对她说全熟太老不好吃,她说没有关系。

再拿上来的牛排连蔻看出没有换,还是原来的重新做了一下,看上去就很老,她想自己做牛肉煮那么长时间也不会那么老啊,她有些不悦。

“怎么了,吃不下,这里的东西很好吃啊。”张小桐有点不耐烦,觉得她太麻烦。

“可是,太老了,真的不好吃。”连蔻不高兴了,

“怎么这样,我不能吃生的食物,我吃这类的都要求全熟的,到其它西餐服务员做好了还会问我一下,这里什么服务啊!你怎么也这个态度?”

“不要乱讲话,慢慢吃,待会我带你去吃甜品,那个你肯定喜欢!”

连蔻真的不高兴了,什么啊,第一次约会就这样,一点不温馨,和朋友来也会帮着我的啊,她就等着吃完就走。

接下来他们也没有什么交流,而张小桐却不停在接电话,进进出出比服务员还忙......

连蔻什么心情也没有了,她不吃了,就等着张小桐最好尽快离开。

“请问你对面坐的是张小桐先生吗?”一位打扮妖艳的女人面带怒气出现在她的面前。

“是啊,你是谁?”

“他去哪了?”那个女人怒气地问她,似要吃了她。

“你找他啊?他在打电话,在那边你自己找他吧。”连蔻又懒懒的说,也没有正面看她。

连蔻看到这个女人就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告诉她,看她怎么闹吧

“快去啊!怎么还不走?”连蔻语气严肃带着点狠,这是她的优点,遇到麻烦先把结果想到最坏,然后立即找出解决方案,于是她先发制人了。

那个女人有点不知怎么办了,向张小桐走去,连蔻的心思动得很快,她想第一、是不是张小桐故意找了一个女人来说明她们之间没有下文了,这样他对父母也有交待。第二、那个女人是他众多女人的一个,来捉个现场版的。

连蔻看着就没有意思,本来觉得张小桐还想试一试给自己一个机会,现在自己也可以向张家人有个交等了。

张小桐和那个女人回来了,站在桌前那个女人对他不依不饶,说今天约她怎么就换了一个女人,看到连蔻怒气的脸,有可能把餐桌上的盘子丢过来的可能,那个女人不敢对连蔻发飙,而且她也确实不清楚连蔻到底是谁?

“这个女人是谁?”连蔻本想一走了之,但想到给张家一个说法,便问。

“我是他的女朋友,你是谁?”不等张小桐讲话那个女人先对连蔻叫了起来。

“我又没有问你,张小桐你说啊?”

“她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张小桐不知该怎么说,解释和说明都没有意义,他的应变能力还真不如连蔻。

“什么啊,今天你约的我,你临时对我说今天要出差,明天晚上回来补偿我。”那个女人看情况有点不对,声音有点低了。

“我们走吧,到你家去。”连蔻想到他家看看是不是有他说的准备了各种食材。

“你们敢走?我不让你们走,说清楚再走。”那个女人不甘心。

连蔻看也没看那个女人拎着包走了出去,为了一块牛排张小桐的态度巳经让她很不高兴了,张小桐也不想把事情扩大,付了钱跟着走了出去。

“蔻蔻,她真是我以前的女朋友。我们去我父母家坐坐吧。”上了车,张小桐觉得要说明些什么,他觉得回到父母家最安全。

“我知道了她是你以前的女朋友,去你的家,不是你父母的家。”

“为什么,去我那和我父母家有什么区别?”张小桐搞不清状况。

“没有,只是我想看看你那有没有金屋藏娇。”

“怎么会,我那除了我妈和小易没有其它女人去过,你要去的话是第一个。”张小桐不知连蔻到底想干什么。

“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张小桐停下了车。

“你就告诉我你家里有没有为我准备的菜?”

一阵沉默,连蔻清楚了,于是她拉开车门下了车,张小桐即没有阻止也没有下车跟上来。

连蔻慢慢向前走着,眼睛看不到前方的马路,她委屈,眼睛里浸满了泪水,自己对自己提醒过多少次了不要去惹这个男人,不要和他们有联系,受伤是总是自己,她感觉难过极了她真的有点喜欢上张小桐,在马路上尽情的边走边哭,路人侧目都不知发生什么事,她也不管继续走着。

回到家,站在窗前许久,感觉真的累了,于是连蔻冲了澡就钻进被子一直睡到第二天天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