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十九章:心痛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1736 2012-01-03 16:19:47

  霍风杨的那套别墅装修后没去住过,他想还是把连蔻住的地方先准备好,把生活必需的东西该买全买了,除此以外,房间柜子里他帮连蔻买了他喜欢的衣服,他知道连蔻只穿自己做的,但他就想做些什么,包括内衣和睡衣他也是凭感觉买的。这些都买好,准备好,整理好也花了一个多星期,他想她应该可以上班了吧。

他又开始新一轮的等候,结果还是没有等到,他又去了她的家,有灯亮着,这让他太高兴了,他三步并二步上了楼,敲门,门开了,是连蔻自己开的门,快一个月没有看到她,他太激动了。

连蔻看上去精神很差,脸有些浮肿,眼睛好象也睁不开的样子,他觉得心有点痛。

连蔻看到他一楞,嗓子哑哑地说,“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以后也不要来了,我们不认识。”然后再也没有看他把门关上了,当霍风杨再次敲门时,门再也没有开过。

他满怀热情期盼了那么多天,准备了那么多天,被自己折磨了那么多天,被连蔻的一盆冷水浇得他有些不想活了,趴在门上许久。

他也不知怎么回到家的,衣服也没有脱直接倒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再也不想睁开。丁红菲看到他象梦游一样回来了,一点声音也没有,眼睛红红的看得出哭过,她知道他又“发作”了,帮他脱了衣服盖上薄被。

“坚强,我是红菲,你这几天有和风杨在一起吗?”

“没有,我上周找过他,他说这段时间没空,有时间会主动找我,所以都没有约。”

“哦,谢谢!早点休息吧。”

“嫂子,风杨没有回家吗?”

“不是,只是回来有点晚。”丁红菲不想让他有过多猜想,她觉得问其它问题就是知道他也不会说。

再找杨柳青吧,霍风杨最好的朋友有三个,一个出国了,周坚强问了等于白问,杨柳青她不想找,她觉得杨柳青不喜欢她,什么原因她不清楚,就是有这种感觉,但霍风杨和杨柳青又走得最近,再打电话也问不出什么,就请他过来好好谈谈或许能问出什么。

“柳青,我是红菲,我知道现在很晚了,你能来我家一趟吗?”

“这么晚了,你又有什么事啊?”

“我感觉风杨有些不对,万一有事,孩子在家我脱不了身,你来看一下我也放心,可以吗?”

“风杨怎么了?生病了?”

“感觉象,我有点害怕。”

杨柳青到霍家晚上10点多,丁红菲对他讲了他的一些反常举动,又拿出了那条又长又大的毛毛虫毛绒玩具给杨柳青看,让杨柳青诧异,霍风杨难道真的被连蔻说中成了神经病了。

他来到卧室,看到霍风杨,他看得出应该没有睡着,于是

“嫂子,你要么先出去,我问问他。”

丁红菲识趣的替他把门也关上了。

杨柳青拍拍霍风杨,“可以起来聊一下吗?”看没有反应。

“事情总是要解决,你不要让人担心好不好,红菲和孩子都没有睡,这样也不太好,今天不想说,明天也要说,说出来我能帮你尽我所能,睁眼吧。”

霍风杨坐了起来,“你怎么来了,两个男人独处不太好吧。”他知道丁红菲把杨柳青叫来的,他不想把连蔻供出来,就是最好的朋友也会泄密,再说总感觉柳青对连蔻也有非份之想,所以还是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就好。

“你以为我愿意来,你老婆说你快死了,我来看看你什么时候死,说吧,为了什么事?”

“没有,想起我妈了,有些感触。”

“你哄我吧?”

“真的没有,就是今天去扫墓了。”

“这样就没有意思了,我半夜三更过来,红菲是真的担心了,我也觉得你真的不正常。风杨如果有一天我知道你最近有事是瞒着我的,当然你要当我是朋友你就告诉我,如果有一天被我发现的,我们就绝交。”

“有这么严重吗?”

“你不知道如果你有什么事,你老婆和孩子会怎么样,你知道心痛的感觉吗要人命的。”

“我知道,我现在比谁都知道。”霍风杨眼睛又红了,他巳经没法掩饰了。

“还是有事,说吧。”

杨柳青看着霍风杨感觉他受到了很大的伤害,霍风杨实在忍不住起身跑到洗手间痛痛快快的哭了起来。隔着门,杨柳青知道他在哭,他们四个好朋友认识十几年了,霍风杨一向以冷血示人,很难知道他在想什么,更不太会为某件事或某个人轻易动情,就算动了情控制得当,象今天这样杨柳青真不知到底该知还是就不问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丁红菲进来几次,都被杨柳青赶了出去,还是不等了,他推开洗手间站在霍风杨身后,霍风杨正对着洗手台的镜子,从镜子杨柳青感觉他好了很多。

“风杨,我就问一个问题,知道了我会烂在肚子里,是因为女人吗?”

霍风杨对着镜子向他点了点头。

好吧,我知道你身体没事就好,你好好休息,明天最好正常上班,我对红菲说你去扫墓了,我走了。”临走,他拍了拍霍风杨的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