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三十七章:搬离公寓,住进别墅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2513 2012-01-03 16:19:47

  连蔻不太喜欢张小桐公寓的风格,虽很时尚,色调很冷,很沉重的感觉,属于男人的天地,似乎她随意穿着睡衣到客厅走走都感觉不是很适合,于是还要换一套正规一点衣服再出来。

她没有拒绝霍风杨是因为她想从张小桐那里尽快搬走,另一方面如果回自己那个家,背部的伤她还有些阴影,为了不挤公交车去买房或租房子马上办到也没有时间和心情做,所以霍风杨的提议她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损失,是可以考虑的。

她和张小桐的生活和原来一样,没有太多改变,有时张小桐会逗逗她,戏弄她一下,她也配合,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她想不通那个女人怎么也没有对张小桐说起酒店的事,或者来闹一闹,那样她就可以走了,现在她每天还多了一项工作就是找什么理由搬走,那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张家一如既往在准备结婚的物品,连蔻感觉张小桐一直在拖装修房子的时间,当张家人问起时,他总是用各种理由拖延,这更加强连蔻马上离开的想法。

她唯一感觉有点对不起张家人,但想张小桐迟早要结婚,现在准备的将来都用得上,人情她没有想好怎么还。有一次和江意晚聊天,透露自己不会结婚,让江意晚兴奋半天,说她终于想通了,她感觉感同身受一词是假的,别人不会体会自己的难受,在没有人的地方,独处的时候她任由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流,流到眼睛看不清前面的方向,她难受,她想学书上讲的到楼顶或山上一个人大喊一下,就可以解脱了,想来想去她又不想那么做了,还要到那么高那么远的地方,真到了那个地方她可能都没有心情喊了,下来也麻烦,这不是更堵吗?

连蔻买了一些补品,拿上给张妈妈早巳做好的一套过年穿的衣服,送给张小易的一套礼服来到张家,张家人感觉有些异样,但又说不出什么,也不知该怎么问她。

在一个又是张小桐说加班的日子,她把自己的东西打包,提在手里离开了张小桐的公寓,走出公寓连蔻回头看了看,这里她不会以主人的方式出现了,以后或许会来或者永远不来了。

她给张小桐留了一封信,把她看到的,想到的,想说的很明白的交待清楚,她想张小桐看到后也不会说什么了,她希望让张小桐自己找理由对张家人解释清楚。

她到了别墅又给张小易写了一封email,告诉她前因后果,她想过不说清楚她逃不过,不想让张家人再来烦她,和老人纠缠她不想,她没有马上给霍风杨电话,她想再想想,先把下一季的衣服都设计好,等全部交稿审核通过了再和霍风杨说吧。

连蔻自从住进这套别墅开心很多,前二次霍风杨带她来都是晚上,白天看到房子的整个格局还是第一次,她站在花园里,是一个独立的花园,花草可能刚修剪过,看上去很整齐,那些花她不太喜欢,所以对这些花她心里有了一个想法,她看到整套房子一共有三层,外观看上去很豪华,门口还有一条小溪,溪边种了一些水生植物,连蔻喜欢这些水生植物,比种植的花美观多了,比花园里的花更有观赏性。

她对这套别墅在心里打一个分数,5分,还不及格,好的别墅她看到太多,她自己的家,哥哥的家,更好的要算嫂子的娘家,所以她一点也没有表示出很兴奋的惊喜,对她来说现在只是一个方便她上班的地方。

她每天早出晚归,休息天她会在这个别墅内逛逛,刚来不熟现在要熟悉一下,发现这个别墅名叫“暮笳园”一共才32套,为什么取“暮茄”她感觉很奇怪,这个名字取得很伤感,她很想认识取名的人,也没有人可问,那就先搁下吧。来了没几天,她和这里物业的人员混得很熟,看到扫地、打扫卫生的人都称“阿姨”,门口的保安师傅长师傅短,不到半个月外围人员她都混熟了,但是连蔻忽略一点,物业对每一户人家都是很了解的,业主及其家庭成员,经常来的朋友都有谁都很清楚,想想只有32户人家管理还不严吗?她在物业人员眼中要么是一个二奶,要么是暂住的亲戚,不过二奶身份马上排除了,除了她本人没有人来过。

连蔻对自己的要求很高最近总是设计不出自己满意的作品,一楼客厅被她丢得满地都是设计稿,累计几天不收拾,堆成了小山,她是有洁癖的,但是她清楚有哪几张她还有用被她丢的方向,以便想要的时候再到那个方向拿回来,所以她想等全部设计好了再收拾,二楼房间的地板上也被她丢得乱七八糟。

霍风杨自从和连蔻分开后,他更努力工作了,女人问题巳解决,他等着就好了,所以他把全部心思都放了在工作上,过了一星期他没有等到连蔻的消息,此时的他变得聪明了,不再去打扰连蔻,他如果去问,连大小姐一生气就不来了,他也害怕。

对于他的振作,丁红菲及杨柳青他们除了高兴更多的是不解。

“你吃了什么药?人也年轻帅气了,给我也吃点。”杨柳青知道那个女人出现了。

“我用得着吃药吗?原本基础就好。”

“别忘了,谁刚不久差点死掉,那个女人又回来了?”

“还没有,快了!”

“什么意思,快了,说明还没有回来你就乐成这样,要回来你不要升天了。”

“说什么呢,你咒我,是兄弟这么说话吗?”

“开开玩笑嘛,我知道你现在有了着落为你开心暂时不会死了,以后也不用我担心了,你也要给兄弟帮帮忙,我家人准备让我去相亲,巳经在安排了,说女方最近很忙,要等等。”

“那就相,也许对方是一位不错的女孩。”

“你陪我去吧。”

“那人家看上我了怎么办?那不是破坏我们兄弟感情了,不要了吧。”

“那最好,我可以向父母交差了。”

“不用了,我最近很忙,和子强他们另一家店要开,没有时间,你自己去,把结果告诉我就可以。”

“你有了就不帮我,我那个二嫂子是做什么的?”

“不要乱讲,我可没有把她当做那类人,我对她是那种感情,真正的爱情。”

“你难道没爱过丁红菲?没爱过会和她结婚,生孩子?刚开始都是这样的,过一段时间就淡了,你找那个有爱情的女人对丁红菲有些不公平。”

“你什么时候站在她那边了,她什么时候把你收买了?”

“是我的心和我的正直及道德,收买了我,风杨,玩一下就好了,玩好了收拾心情要回家,明白吗?家里那个才是对你真心,对你好的人。”

“不要讲这些,破坏心情。”霍风杨感觉自内心向外产生了一种难受的激素,蔓延全身。

杨柳青的话一直在霍风杨的心里驻守,为了减轻内心的愧疚,他稍稍改变了一下对丁红菲的态度,增加些许温柔和关怀,对儿子有时间尽量相陪。

又过了一个星期,由于他在拓展外城市的连锁开业,还是没有连蔻的消息,反正等到消息也不能马上回来,所以他想再等一星期吧,他有预感她会来的,可是到了第三周的第三天他忍不住开车回来了,他买了一些好玩好看的小玩意,填进房间博连蔻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