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四十七章:杂乱的心情,理还乱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1843 2012-01-03 16:19:47

  自从金豆要求连蔻低调、低调,不能再上这个报纸、那个杂志后,她有些为难,工作的事情不是她想哪部分删除不做就不做的,反正哥哥和家里人也看不到,最主要她欣赏张小桐的设计,凡张小桐的设计都让她先试再发布,这也是对她的肯定,她和张小桐的关系因为时间的关系缓和许多,只是玩笑话都减掉了,张小桐再也没有说出不当的话,变得正正经经。

自江意晚婚礼见到哥哥金豆后,金豆对她的联系和以往比增加许多,可以说频繁,除多次要求视屏外,经常会莫名其妙打她一个电话问她在哪?做什么?这让连蔻内心有些担心,这个人不象其他男人,她可以耍一些小聪明或者随自己心情来办,她有时觉得就算她爱得撕心裂肺的男人都不如这个哥哥在她心中的地位。

对于男人或许她会说现在这个年龄还不是太懂,但这个哥哥她太懂了,她有时很想找一个男朋友试一下哥哥是不是她想的那样,只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男人,但真的那样做了觉得自己太小人,可是又不甘心又好奇,因为那些花店每日送来的还含有露水的鲜花竟然是哥哥送的。

她某天坐在办公桌前,突然很想知道到底是谁送的花?她耍了一个小把戏,用一百元钱买通了送花人让他去帮她查,她一直以为是霍风杨但不是,有些遗憾。

连蔻正常上着班,原本打算问一下江意晚那晚是不是刻意安排,最后觉是还是装傻最好,就两种结果,是或不是,什么迷底都揭开就没有意思了。

霍风杨没了消息,连蔻在午休或者工作闲暇之余想念霍风杨,不太强烈,绕在心头,心里的第六感觉他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自己,但怎么没了影了?

连蔻很想念别墅那条大毛毛虫毛绒玩具,有时还怨自己当时怎么不抱着它走呢?想到自己气愤出走时还带着一条毛毛虫,她忍不住笑出了声,包瑞雪每当看到连蔻有这种表情时总问她:

“你又花痴了?是不是我要去精神病院帮你排队啊?”每每连蔻总是拿起桌上的杯子朝包瑞雪倒了过去,包瑞雪逃得很远,办公室充满了欢笑声。

这个月是各服装公司开交流会的时间,这次公司派林艳红去参加,但是连蔻、包瑞雪要帮助她一起完成开会资料。

这个交流会在这个行业很重要,各服装公司都会集中所有人员将这份报告做好以便在会上展现实力,特别是“无痕公司”本在业界是龙头,都是最优秀的设计师,于是又要加班了,连蔻也乐得反正又没有什么事,她和张小桐的关系让连蔻也能自然应对了,不过有时会遇到不清楚内情的人会问他们何时办喜事,她还是很尴尬,看着张小桐,张小桐回答千篇一律,等房子装好了就可以了,不想再解释过多。

杨柳青自那晚送连蔻回家后,换了一种方式一改电话约连蔻,开始用email对她写情书,连蔻每次看时都觉得写得真实感人,发自内心,有时看得眼圈泛红,可是时间长了,她发现有些句子好象都在哪看到过,出于好奇在网上搜索了一下,结果发现一大堆相同类型的句子,此后,她再也不看杨柳青写来的情书。

杨柳青本来对连蔻都不抱希望了,一晚相送得到的是他的激情再次点燃,他找女朋友也相当繁琐,门当必须户对,他找过几个女朋友,也都真爱过,但家里反对强烈,连蔻从目前的条件来看门不当户不对,为什么父母会同意呢?他很想知道答案,但现在连蔻还没有答应他,问了也没有意义。

怎么才能让连蔻同意呢,自己的终身大事全妥了就差连蔻这一关了。

每日白天有份内的工作要做,晚上加班帮林艳红准备报告,连续三天让连蔻又有些受不了了,回家不管是张小桐送她还是坐出租车都把她晕得把晚饭全吐光还不够直到胃里巳经没有可吐的了,坐在浴室马桶边的瓷砖地面上,等待自己休整好,每当这个时候连蔻很想身边有一个男人照顾她,可是,每次都是她一个人无力坐在地上靠在马桶上,有时她会大哭一下,哭到身体恢复可以站立起来,于是洗把脸到厨房做一些粥,人总是处于病殃殃的样子。

连蔻很想念住在别墅的那段日子,虽然霍风杨总是打扰她,可是相比较每天吐成这样,她还是侧重和霍风杨斗嘴。

哥哥金豆又来了,车来接她,连蔻巳加班到晚上8点多,她有些隐忧不想去,看着窗外楼下接她的专车一直等着,让她不能专心工作,拖到晚上9点只能下班了。

车把连蔻送到了酒店的门口,司机始终对她保持职业的微笑:

“二小姐,少爷在楼上等你,我先开走了,需要请少爷打我电话。”

“哦,谢谢!”连蔻看到这个司机她不认识,也许哥哥对他说了自己是谁吧。

连蔻下了车,不太想上去,自从知道每天的鲜花是哥哥送的,她心里总有些异样,这件事能对谁说呢?谁知道了都会有惊讶的表情。

几条雨丝斜斜的飘了下来,连蔻走出了酒店的房檐站在露天的地方,下小雨了,打在脸上象在按摩,凉凉的,连蔻还是不想上去,今天和以往让连蔻感觉很大不同,她不知看到哥哥后自己的眼神会不会出卖自己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