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四十九章:酒会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2948 2012-01-03 16:19:47

  酒会的时间到了。

此次酒会的地点在本地一个做酒品牌的商人家里举行。

在市效区,他的家就安在一个离城市最近的一个渡假村内。

布置了一个二百平方米的室内活动场地,室外也有一百多平方,在室外有兴趣的来宾可以自助烧烤,各种酒类及食物都以自助形式摆放,有二十多名百战经验的服务人员为这场酒会服务。

客人们都陆陆续续到了,看到认识的都相互寒暄着。

酒会上。

连蔻一袭紧身低胸露背不过膝的黑色礼服,是按照金鱼的款式设计,有一条带着各种颜色亮片的金鱼尾随着连蔻走动一摆一摆生动着。

头发做了一个大波浪自然披着,除了嘴唇外妆化的不太浓,能看清她本人原有的模样,一条钻石彩琏挂在胸前,使过多裸露在外的上半身加上了点缀和修饰,使皮肤衬得更白。

连蔻下班后,加班的时间向张小桐请了假,告之哥哥来了,张小桐本不同意但连蔻走了,不同意变成被同意,连蔻拿了化妆品及服装到了酒店,顾不上和金豆调侃把房门一关,半小时后出来的样子让金豆和他的随从都瞪着欣赏的眼光,连蔻刚进来时灰头土脸,因为着急跑着来的全身的衣服湿了一半,头发乱乱的扎了一个马尾。此时的连蔻只能用女大十八变来形容。

只是她没在该变的年龄变,推迟了几年。

金豆拿出了送给妹妹的钻石彩琏,亲自给她戴上,又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

金豆和连蔻的一出现全场都转过了身,看到的人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金童玉女。

酒会上有些人看到连蔻都以为是金家大少的新宠,其中有些客人也参加过江意晚的婚宴,对金家大少对连小姐的用意有些印象,现在看到和连蔻一起到来,尤其金大少爷满面春风一改过去阴冷的脸,都心照不宣明白金大少爷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终于抱着美人归了。

酒会中有一些节目表演,有唱歌剧选段的,有钢琴演奏的,有特长的贵妇都努力表现着,一曲完成不管佳劣,场内都会有礼貌的鼓掌。

一向自负的连蔻看到有几个漂亮女人多才多艺,内心自惭形秽,该学的太多了,自己才到哪,又要交学费学东西了,于是。

“哥,你看我是不是又要请老师了。”

“以后我应该多带你去参加高级的会议或活动,你会看到更好的。”

“这些人我巳经不如了。”

“你巳经很不错了,人家那是没事做,天天练,你从来不练,会了就行了,不过,一会哥哥要检查一下你的舞技了。”

“什么舞技?自从毕业后我什么舞都没有跳过,你可不要让我出丑。”

“不会的,有我呢。”

“我的高跟鞋走路都费劲还跳舞,你饶了我吧。”连蔻有些担心和害怕,这是什么场合,丢脸影响她那倒没什么,但会影响公司形象,让她不由得全身紧张,今天穿了一双新鞋,才走了几步就磨破了皮。

这类酒会是有钱人的聚会场所,是互通消息及互相介绍人脉的地方,连蔻被金豆带着认识了本城上流社会的几家人家,杨家父母也被邀请在列,看到连蔻和金豆在一起有些不悦,尤其看到他们亲热的程度,所谓亲热程度不过是挽着或者搂着,眼神有些交流,但杨家父母看不下去提前离开了酒会现场。

连蔻在酒会没有想太多,她看见了杨家父母,出于礼貌过去打了招呼,但杨家父母给了她一个冷脸,没有影响她的心情,她明确她的作用只是为哥哥羸得面子,这对金豆的事业发展是很有帮助的,其它都是次要的。

这也只能说杨柳青在连蔻心里一点位置也没有,如果有那么一点点她也许会介意,连蔻自己可能还不清楚霍风杨巳经装在她心里了,如果换成是霍家父母连蔻也许先向霍家父母解释,并找各种理由和哥哥疏远,杨柳青原本在她心里就没有份量,现在更没有份量了。

酒会特意放了一首华尔兹舞曲,请金大少爷自请一位千金助兴,连蔻听到还高兴呢,在一旁催金豆去请一位小姐跳舞,哪知被金豆腰间一搂,一个转身进了舞池,场内人人拍手鼓掌,金豆把连蔻搂得很紧,转动的速度也很快,几乎都不是连蔻自己在跳,连蔻的感觉除了在转还是转,头晕。

半首华尔兹后曲子改成了二步舞曲,室内灯光也暗了下来,周围的人都下舞池,被转得晕头转向的连蔻除了一只手搂着金豆,总算可以缓一口气,她也不管了,被金豆握着的手甩掉了金豆的手和自己另一只手环着金豆的腰,脸靠在金豆的胸前,金豆看到连蔻对自己这么亲热的样子,自己的手不知该往哪放了,他清楚如果被拍到,小报还不知会怎么写,对他们兄妹都不是好事,他试图推开连蔻,连蔻反而搂得更紧了,口中喊晕,他只能作罢,他也搂紧了连蔻。

舞曲终于结束了,金豆松了一口气,又恢复了一张阴冷的脸。

金豆把连蔻引到沙发上,让她坐好,端来一杯饮料后自行去交际聊天了。

连蔻想去室外走走,由于没了金豆自己的高跟鞋不知能不能走到那远的地方,她左看看右看看,看到了江意晚的老公,可是怎么叫呢?她怪自己大意,都没有问过江意晚她老公的名字,总不能叫“喂”吧。

由于连蔻是金豆带来的,有人想过来搭讪只不过聊几句就走了,不便多讲,让金大少爷误会了可不好,连蔻实在坐不住了,她有些生气,金豆竟然不管她十几分钟了。

她自己慢慢一步一步走向室外,她有些后悔,应该穿长礼服,别人就不会看到她的尴尬相了,功夫不负她的有心人,一面向人微笑,一面想着千万不要摔倒,室内地面刚打过蜡很滑,她终于滑到了室外草地上,呼吸到了新鲜空气。

清醒了不晕了,她也没有特意找金豆,在室内没有看到,那只有在室外了,在自助餐的地方,她挑了一些她喜欢的食物,用一个大号的高脚杯倒了满满一杯红酒,躲在没有灯光照射到的地方,刚吃了二口,她的那条亮晶晶的金鱼尾巴出卖了她,招来了几位仰慕者,他们建议连蔻下次可以着狐狸装,体现狐狸比喻漂亮女人,更有人建议连蔻可以着所有动物服装拍一组系列,出一本画册,让连蔻感觉驴头不对马嘴,不懂艺术,但聊得还是挺有趣的,连蔻红酒一杯又一杯喝着。

连蔻玩得很开心,每个人都说她漂亮,她也想到一部分是看在金豆的身份来称赞她,不过女人被人赞扬终究身心愉悦的。

金豆在离开连蔻20多分钟后回来了,连蔻对他生着气,周围的人都看到了,没有想到连小姐这么厉害,想对金大少发火就发火,金豆也没有办法,这个妹妹不能得罪,只能上前哄连蔻,并拿来几支玫瑰送给她,终于博得妹妹一笑也就没事了,这件事不久以后就传开了。

酒会结束,连蔻喝了差不多一瓶的红酒,加之兴奋,醉了,回到酒店连蔻下车时巳经站不稳了,直接搂着金豆的脖子,金豆本对连蔻有一份非分之想,但到了这个时候,却为难了,迟疑了,看着连蔻那红润的脸庞,眼睫毛经睫毛膏加工的很长,一眨一眨的看着他,魅惑着他,他有些旋晕,有些无法控制,他紧紧抱着连蔻拖到一个比较昏暗的角落,不由自主想去亲她。

“金董事长,还没有上去呢?要不要去喝一杯。”

是一起参加酒宴刚回来的李董事长,他是一个土财主,有钱,开始做饮料加工,后改做古董生意,没文化,有头脑,开了一家文化传媒公司。

金豆亲不下去了。

“请连小组一起来吧。”

“不了,我还是早些送连小姐回去吧。”

金豆此时不知为何说了这句话,他没了办法,只能送连蔻回家了。

“妹妹,回家吧。”

金豆送连蔻回到她自己住的地方,照顾连蔻到床上休息后,他坐在房间的靠椅上,看着妹妹,不想离开,说不清滋味,没有开灯,黑暗中路灯射进来的光线能看清一点房间家具的位置。

金豆内心挣扎着,他想在这想清楚,想到什么程度他不知道,只要让自己觉得心安理得,说得过去的理由就可以,现在,他一点也不怀疑对妹妹的感情超出了兄妹,他坐在靠椅上想了几个小时的结果是感情今晚必须结束了,思维是理智的,他只有保护躺在床上这个女人的义务,没有占有的权力。

临晨时分,他走出了连蔻的家,一个新的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