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四十五章:杨柳青相亲遇连蔻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2702 2012-01-03 16:19:47

  窗外传来挂钟敲打的声音,是连蔻邻居家的挂钟定点报时,九点整。

霍风杨还赖在床上不想起来,他死盯盯着天花板,好象想了很多事都记不起来了,只有曾想起连蔻还有些什么家人?她为什么一个人住在这?

想着想着他的嘴角翘了起来,又想起昨晚睡在沙发上刚开始有点累睡着了,睡到半夜被空调冻醒了,他也想过如果是正常情况下,连蔻会拿条毯子给他盖上,没有说明还在生气不愿管他,怎么办呢,于是他想了半天感觉肚子有些难受,于是,果然有效。

时间也不早了,霍风杨一骨碌从床上起身,拿起手机开机后打给了杨柳青。

“柳青,昨天不好意思,我现在就去外地把店开出来才能回来,会有一段时间不在,帮我照顾家里。”

“没有问题,昨晚睡哪了,你老婆一直打我电话,你手机关机,丁红菲可能现在还等着,你打个电话过去让她安心,我不想说你了,你想没想过如果不在外地你每天都不回家吗?丁红菲迟早会知道,你自己要想好,玩一下就可以了。”

“哦,我知道。”霍风杨的心又一下子凉了半截。

丁红菲终于接到霍风杨的电话,一夜没睡,焦虑的心放下了一半,她昨晚联系了所有她想到的人,都说没有看到霍风杨,报案失踪吧,时间达不到警方的要求,她越来越看不懂丈夫的心。她想等他忙完这段时间,回来后夫妻要好好谈一谈,对于丈夫外面有没有女人她一点把柄也没有找到,从任何人口中都得不到有女人这个信息,唯一的证据是那条又大又很多脚的毛毛虫毛绒玩具不知哪天失踪了。

连蔻自霍风杨表白了似歉非歉的话后,感觉霍风杨对自己是喜欢的,否则为什么一直缠着她,她也有点喜欢被他缠,但好象八字不合,两个人在一起总是“出事”。

她也感觉霍风杨昨晚有些矫情,有点假,但她喜欢这样,这样才有情趣,早上很清楚看到霍风杨没有象以前一样搂着她或抱着她,让她有些相信他是肚子不舒服,想着霍风杨光着的身体,她第一次感觉生理受到诱惑,这是其他男人不能带给她自内心向外的向往,她认识的男模也很多,身材都是一流的,张小桐她也看到过,但都不能激发她生理的向往。

连蔻暗忖,自己这种状态是不是掉进了霍风杨的“人肉陷阱”了。

*******************

忙过一段时间后,除了正常上班都不用加班了,霍风杨除了用快递寄到“无痕”公司给她的外敷伤药外没了消息,连蔻也不好主动打给霍风杨。

江意晚时不时打电话或跑到公司找她,终于,她们相约在玛雅咖啡。

“蔻蔻,身体全好了吧,我拿来一些预防中暑的药,你拿去隔两天服一下。”

“谢谢,你结婚了还真细心了,以前是我照顾你。”

“是啊,你也早点找个人吧,我现在感觉很满足,过得也比较舒心,我老公要请你吃饭,你什么时候过来?”

“不用了吧,觉得挺别扭的,我到你家坐坐是可以,吃饭你老公在不自在吧。”

“那这样吧,请一些人相陪吧,这样你就不会不自在了。”正中江意晚的下怀,她找连蔻就是给她作媒的,自从连蔻在她的婚宴上出现,她老公的圈中好友有的想约连小姐,有的希望她老公转介绍一下,老公不停催她,江意晚今天终于可以约到连蔻,岂不高兴。

连蔻反正晚上闲着也是闲着,同意去江意晚的家,她把自己好好打扮了一下,化了淡妆,盘起了头,一条经过加工过的中式旗袍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旗袍不过膝,领子改得更高一些,戴了一条珍珠项琏,她自己也感觉很满意。

楼下,江意晚的车到了,江意晚亲自来接,让连蔻有些意外,又是名车,她现在对坐车很恐惧,越好的车封闭性越好晕车的人也更晕,她忙对江意晚说有没有备用的袋子,江意晚知道连蔻有晕车的毛病,但太远了不坐车也没有办法去啊,于是拿了一个给她。

一路上,连蔻就晕了,司机停停开开,或让她下车歇歇。

终于到了江意晚的家,连蔻巳脸色苍白,浑身无力,她想不明白今天怎么会这么晕呢?江意晚陪着她在花园里坐了坐,因为客人早就到了,这样进去江意晚担心给对方带来不好的印象。

家里的阿姨端来了一杯冰水,跟着走过来一个人。

看到有人走过来,江意晚站起迎了上去,她刚和这家人见过面,看到是这家的公子,今晚就是介绍他和连蔻认识,此人正是杨柳青,是她和老公在各家公子中挑了一位各方面条件和连蔻相配的让他们先见一面。

杨柳青的父母也来了,杨家和江意晚老公家也沾着点远亲关系所以排在第一优选。

连蔻正在难受,捂着胸口还想吐,花容月貌也被摧残成了一张毫无血色的白脸,她还哪管谁走过来呢。

“蔻蔻,你怎么在这?”杨柳青在屋内看到车进来了,他说不感兴趣,但还是想看一看到底是哪家千金那么大牌让他全家等了那么长时间,父母也没有告诉他具体是谁,他从未想到过是连蔻。

没有看到有人进来,就好奇了一下,不满意的话找个借口就溜了,但看到了连蔻。

连蔻低着的头,听到声音熟悉看到竟是杨柳青,带着疑惑有些不好意思,“我晕车难受想吐。”

“没事吧,就你们俩个人吗?”杨柳青看了看周围,没有其他人了,想她刚坐车来,周围除了江意晚也没有其他人,难道介绍的人是连蔻?那她知道今天是相亲吗?应该不知道,否则不会来。

“怎么你们认识?”江意晚有些喜悦,但又有些担忧,怎么认识?那如果原来没有感觉的话今天就没戏了。

“我们认识很长时间了,这样吧,我去做一碗热汤让她先喝下,会好一些的。”杨柳青说着马上有了行动的想法。

“不用了,喝杯冰水就好了。”连蔻不想麻烦杨柳青,上次和哥哥就那么走了,也没有给他面子。

“听我的,你们到房里等着吧。”杨柳青示意江意晚,让她和连蔻进屋。

江意晚第一感觉杨柳青不是一般的喜欢连蔻,而是很喜欢,哪有客人象主人一样,这是着急,放在心上了才会这么做。

江意晚和连蔻走进了客厅,她老公和杨家父母都在客厅等着了,听到汽车进门,但左等右等不见人影,看到连蔻杨家人都热情的站了起来,连蔻有点懵,怎么是两位老人?江意晚在搞什么鬼?

杨母看到连蔻越看越喜欢,问她怎么脸色不好,是否生病了?连蔻告之来时晕车,所以才会这样,身体没事,落座后杨母教了她一些解决晕车的生活经验,连蔻感觉杨母很象自己的母亲,让她想起很长时间没有回家看望父母了。

正谈着,杨柳青端着一碗汤进来了。

“蔻蔻,先来喝,一会你就会好了,我放了几味中药,还好都有现成的。”

“你们见过?认识?”杨母很奇怪。

“是啊,妈,我们都认识快半年了。”杨柳青显得很开心。

杨家让他来相亲,杨柳青一直没有同意过,还好女方一直忙,今天总算约好被告之有时间,杨母逼着杨柳青来,对他说真的看不上就放他走,谁知他自己还为这个女孩做了一碗汤,让杨母觉是亲事有门。

杨柳青发自内心的兴奋让在座的所有人都再清楚不过男方是绝对没有问题了。

开饭了。

餐桌上,杨柳青自己没吃多少,一直在帮连蔻盛东盛西,有壳去壳,有刺去刺,同桌的人除了看着,就是偷笑,大庭广众之下的杨柳青也太过了,最惊讶的要数杨柳青的父母,这个儿子怎么变了一个人?连蔻明白杨柳青为什么看到她那么兴奋,终于约到她了,现在她的任务只能是吃菜、吃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