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五十章:回家看父母—回家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2892 2012-01-03 16:19:47

  连蔻在酒会上的现身,给杨家人带来了阴影,相亲那晚看到儿子杨柳青高兴的样子,让老两口甚是欣慰,不管怎样,全家人在杨家最大的事件上终于想到了一起,可是才高兴没有几天,这个连蔻给老两口推到谷底,怎么和金豆搞在一起了呢?做杨家的媳妇怎么能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出现在公众场合呢?

在杨家。

杨家父母把在酒会上看到的一切对杨柳青细细的描述着。

“柳青,这个叫连蔻的女孩算了吧。”杨母说道

“妈,你们知道我难得喜欢一个人,那个金豆是她的表哥,也许只是场面上的事,你也知道她现在很红,只是逢场作戏。”杨柳青觉得以他对连蔻的了解不会是父母想象的那样。

“那也不行,巳经让很多人看到他和金豆在一起了,我们这样的人家丢不起这个脸。”

“妈......”

杨柳青郁闷中,连蔻是母亲说的那种女人吗?

天巳大亮。

连蔻自酒会醉后都不知怎么回家的,一觉醒来,从窗缝射进的一线光线看到自己睡在家里。

她想不起昨晚是谁送她回来的,头很痛,也想不起今天是星期几,想从床上下来,一移动,头开始晕,她闭着眼睛靠在床头,一直在想昨晚下班后的情形,酒会上的点点滴滴有些记忆,但不清楚,她首先想到的是今天星期几,要不要上班,上班不能迟到,想看看窗外估计一下时间,金豆临走时把窗帘都拉上了,没有办法她只能下床找手机,眯着眼睛象个半盲人终于摸到了包,还好在房间内,拿到手机看到7点08分,星期六,她拿着手机又象个盲人回到床上,还可以睡,大脑宣布可以睡到自然醒了,她本想关手机,想去关的时候,手无力,头巳在枕上睡着了,手机还在手上。

也不知几点了,手机声在响,铃声吵着她了,很困,又不想关,随着手机铃声“如果云知道”一首一首又一首,太抒情的曲子成了催眠曲没有把连蔻真正吵醒反而加重了睡意。

连蔻直接把手机藏进了被子内,又不知睡了多久,口很渴,她感觉睡得差不多了,慢慢睁开了眼,她是趴着睡的,睁开第一眼看到床头的一只水晶天鹅,出神着。

连蔻看到天鹅在想是谁送给她的?还是她自己买的呢?翻了个身,仰面横躺,终于想起来是去年生日时母亲送的,她想起了父母,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去看看他们了,请假也要去,决定后,于是她坐了起来,看着自己怎么还穿着昨晚酒会的衣服,那条金鱼尾巴上的有色鳞片一大半落在了床上,看来除了自己,床上的被子和床单都要洗了。

从浴室出来,她感觉精神气爽。

回到卧室,想起手机还在被子里,拿出来一看,是江意晚、张小桐、杨柳青打来的,一共有三十几个电话未接,她有些奇怪,他们会有什么事这么急切,好奇心想打过去,又感觉肚子很饿,于是转身看了看时间,12:08分,睡了一上午,以后再也不要参加这类酒会了,不但难受而且需要半天时间才能缓过来更伤身,刚想放下手机有想去做饭的想法时,手中的手机响了,是杨柳青。

“蔻蔻,怎么不接我电话?”

“我在睡觉,昨晚喝太多了,有什么事吗?”

“今天休息吧?你能不能出来一下,我们谈谈吧。”

连蔻听出杨柳青的口气带着情绪,不象以往绅士的口气,会有什么事呢?

“要么过几天吧,家里有些事要做。”

“晚上我来接你,就在你家附近坐坐吧,不要拒绝我。”

“到时再约吧。”

杨柳青让她的心情一下子烦燥起来,感觉到压力,让她心里很不舒服,因为第二天也休息,她本想下午回家突击看父母,给他们一个惊喜,否则她觉得自己太不孝了。

管他杨柳青的,自己也没有答应他。

她随便做了一碗面,吃完收拾了一下,给嫂子打了电话让她帮忙买一些东西到车站去接她,她再自己回家,她想过,这样可以节省去买给父母礼物的时间,她知道哥哥还在本地酒店,自己到了家,嫂子会对他说的,自己也可以省电话费。

于是出发。

来到另外一个城市,这里有她的家,兄长的家,连蔻总有一种陌生感,让她不喜欢,不习惯。

看上去嫂子很早就在车站外等着了,除了她还有一些随从,让连蔻很不适应,就象自己做错了事被便衣警察抓到了一样,但她知道,这是嫂子的生活,不能随自己的喜好。

嫂子坚持要送她回家,她看了看那些随从,对嫂子说那些人不要去了那不是多余而且可能会多说多错,让人非议,她最后决定自己回家,从随从那拿了二盒也看不出什么礼品,对嫂子说了声谢谢,便转身走了。

史蝶太知道连蔻的脾气,也不阻止,看到她坐进了出租车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打了金豆的手机,将此事告之金豆,因为看到了连蔻她才确信她真的回家了,否则她也不太相信,所以也没有告诉金豆。

金豆得到这个消息很奇怪,临晨才从妹妹家出来,她怎么想到回家?他马上打了母亲的电话告之连蔻回家,此时可能巳经到家了。

回到家里的连蔻马上被家里的阿姨围了起来,看见她都很喜悦,问东问西,端茶的端茶,烧甜品的烧甜品,家里人都知道连蔻喜欢吃酒酿圆子,因为她的到来充满欢笑。

家里的阿姨都夸她越来越漂亮,让她得意了几分钟。

连蔻知道父母就算下班也不一定能准时回家,还是先到房间睡一觉,养足精神见家人吧,坐了三个多小时的长途车加上坐出租回家没有累着她但却晕着她了。

不久,连蔻竟睡在自己的房间着了。

连蔻的母亲自接了儿子的电话后半信半疑,打了儿媳的电话确认宝贝女儿是真的回来了,喜不自禁,打了老公秘书的电话告之宝贝女儿巳经回来让他马上回家,这足于看出连母在家的地位,当父母到家时,连蔻还在睡梦中,金家老两口听了家里阿姨的话终于确认连蔻回家了。

连母亲自下厨,做了一道红烧鲫鱼,这也是连蔻最喜欢吃的,父亲则是坐立不安,坐一会又站了起来,站着又坐下,他很想上楼去看女儿,都被连母拉了下来,他们都知道女儿有晕车的毛病,晕了不舒服才会去睡,而且连蔻一定要睡到自然醒才能缓过来。

家里有一张A4纸贴在老两口的卧室,女儿的喜好、特长、习惯、小毛病都有记录,天天看那些注意事项成了父母对女儿的条件反射。

丰盛的晚餐准备好了,父母在客厅聊着,等着女儿睡醒,父亲时不时还想上楼看女儿,都被连母的一瞪眼作罢。

没有等到连蔻睡醒,却等来了儿子金豆夫妇,进门看到父亲的样子,金豆大笑。

“爸、妈,也就妹妹能治得了你们,别等了,我去叫她。”

“不行,让她多睡一会,都等几个小时了,再等一会吧,你们也坐一下。”

“妈,你们有几个月没有看到妹妹了?”

“这次时间比较长差不多有四个月了。”连母用手指算着

“妈,我给你看一张照片,看看这个女人怎么样?”金豆从包内拿出一张昨晚和连蔻一起参加酒会进门时的一张合影。

“儿子,你怎么拿这种照片给我看?你想干什么?你老婆还在。”连母说话声音很轻,怕儿媳听到,照片上的金豆搂着连蔻很亲热,照片中的女人时尚漂亮。

“你拿给她看看,看她生不生气,这个女人你不眼熟吗?让爸爸看看。”金豆又把照片递给了父亲。

“你想干什么?想***?我们家是不允许的。”金父很严肃看着金豆。

“这哪跟哪啊,我想***,还拉着小蝶对你们说,也不想想符不符合逻辑。”金豆对父母的老脑筋有些头疼。

“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多想了,金豆和这个女孩的关系非同一般,算很好吧,就让他们好吧。”史蝶也不想戳穿金豆,看他怎么玩。

金家父母此时感觉媳妇真不容易,这也能容忍,平时不知在自己儿子那里受了多少委屈,老两口都想等连蔻走了一定要好好教育儿子,这影响太坏了。

看到父母的神情,金豆也不想辩解,站起上了楼,连母哪有金豆的速度,看着儿子上了楼,她也想上楼,但看到金父巳走到自己的前面,马上叫住了金父不准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