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五十四章:江意晚带来了“坏消息”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2449 2012-01-03 16:19:47

  江意晚的到来,让办公室热闹了一番,江意晚本是模特和她们都很是熟悉,在班上的人不是夸她越长越漂亮,就是羡慕她做了少奶奶,可以不出来工作了,知道她是来找连蔻的,闹了一会便散了。

连蔻和林艳红忙着手头上的工作没有理会热闹这茬,看到江意晚走了过来。

“蔻蔻,今天要加班吗?”

“可能要晚一点,没事吧?”

江意晚表示没问题,并坐在她们身后也帮着出些主意。

张小桐看到江意晚来了他就约不了连蔻,下班和她们打了招呼便自行走了。

那份报告在她们三个叽叽喳喳中终于完成了,但早过了下班时间,连蔻看着江意晚耸了耸肩,意思是说我也没有办法。

走出办公楼,想不好去哪?连蔻在这个时候想起了霍风杨,她很担心,会不会等不到她,把她家的房门拆了,她有改变主意的想法,但江意晚巳等了她那么长时间,怎么办呢?她想到了一个主意。

“意晚,我家小区门口附近开了一家赣菜馆,没有吃过,川菜吃得太多了,要不要尝一尝赣菜?”

“可以啊!”

“你今天开什么车过来的?如果是好车还是我坐公交,你开车先走吧。”

“你呀,找个男人不要工作了,就不会晕车。”

“又说这种没有建设性的话,你嫁得好,不要总在别人面前显摆,最好以后不要说这个话题。”

江意晚掐了掐连蔻的脸,笑着走了。

她们俩人分头行动,连蔻知道不一定江意晚会先到,下班高峰时间,有时还是人走得快。

今天的交通也帮了连蔻的忙,公交车一路绿灯,下了公交她以最快的速度往自家单元门口跑去。

快跑到门口还有五十米时巳是上气不接下气,看到了霍风杨的车,说明他巳经在等她了。

她躲在一棵也遮不住她的树后喘着气,等气喘匀了拿出纸巾擦干了脸上的汗才现身。

看到连蔻走了过来,霍风杨也没有说话,从车内拿出几个袋子,跟着连蔻上了楼,开了门,霍风杨象到了自己家一样,把买来的东西放在该放的地方,连蔻从冰箱里拿出二瓶矿泉水,一瓶递给了霍风杨,一瓶自行打开刚想喝被走过来的霍风杨拿走了,他从地上整箱未冰过的矿泉水拆开拿出一瓶递给了她。

“我和江意晚有点事要谈,在小区门口的赣菜馆,你想干嘛就干嘛吧,我出去最多一个小时后回来,你自己先吃吧。”

“看在你是跑着回来的,你去吧,我等你回来。”

连蔻想霍风杨怎么什么都知道,他怎么知道我跑回来的,看到霍风杨在看她,似要再走进的样子,连蔻急忙朝门走去,出了门,走到楼下内心还是紧张着,想着回来霍风杨不知会怎么整她。

她一路怀着紧张的心情走到了小区门口附近的赣菜馆。

在门口没有看到江意晚的车,走进赣菜馆,一眼看到江意晚,她找不到停车的地方,也才进来,两个人进入一个小包厢,由于第一次来,江意晚让服务员介绍菜式,连蔻为了节省时间忙阻止服务员的介绍,让他帮她们点一荤二素,三菜一汤,江意晚看看她,笑了一下。

连蔻拿起桌上的茶壶,给江意晚倒了一杯。

“你干嘛,有事?好象很急的样子,你自己怎么不喝?”

“不喜欢喝茶,说吧,什么事?”连蔻始终处于紧张状态,说话也很急。

“是这样的,你和杨家公子在谈吧,怎么和那个金豆又搞上了?”江意晚那个意思是连蔻你太不象话了。

“你在说什么跟什么?杨家公子是谁?我和他谈什么了?”

“那晚你去我家,你都见过人家父母了,杨家公子对你一片痴情,你怎么在大庭广众之下和金豆那么亲热,让人家父母怎么见人啊?杨家公子肯定不会要你了。”

“看来让我猜中了,我只是没有问你,是你安排的相亲吧?我让你为难了吧,是杨柳青?你活该!”

连蔻第一次从别人的嘴里听到和金豆搞上了这种话,火直往上窜,但她觉得冲江意晚发火也不对,她不知情,她不停对自己说,忍住,忍住。

“对啊,杨家为此和杨柳青谈过话了,还挺正式谈的,你们算没戏了。”

“你就想告诉我这件悲惨的事吗?”连蔻觉得这算什么事啊?

“是啊,一个单身钻石王老五跑了,太可惜了!蔻蔻”

“意晚,不可惜,谢谢你!”连蔻本想发火的心被自己浇灭了,江意晚是好意,为自己着想的,那这件事谁亏谁赚呢?谁也没亏没赚啊,那还生什么气,饿了,吃菜。

江意晚本想安慰连蔻几句话,但看到她好象没事一样,放心不少,也感觉到连蔻最近的变化很大,脸蛋变得生动、立体,男人都喜欢这种类型的,不愁没有更好的,也自我安慰着,但想到金豆又担心起来。

“蔻蔻,你知道金豆的老婆娘家是干什么的?他不会为了你离婚的,你还是另外找一个吧,不要和人家抢老公,再说你也抢不过,难道你真想做他另外一城市中的其中一位二奶吗,还不如好好找一个过日子。虽说金豆是精品,但和他在一起太难了,慢慢放弃吧。”

“还慢慢放弃,你怕我受不了啊?你放心,我不会跟他的,只不过他邀请我参加一次酒会而巳,再说,我永远不可能成为他的老婆或二奶。其实应该怨你,在你的婚礼上认识他的。”连蔻觉得说实话江意晚绝对不会保守秘密,坚决不能说她和金豆是亲兄妹。

“那最好,我不希望再听到你和他的花边新闻,不过很奇怪,为什么小报上都没有这些报导,都可以上头条的,是不是都被收买了?”

“这事你也管,吃菜吃菜。”

连蔻想尽早结束和江意晚的晚餐,她不想再谈杨柳青和哥哥,这些话题这几天一直围绕着她,尤其成为哥哥金豆的“二奶”一词这几天出现很多次了,她不想听。

另外家里还有个霍风杨,她要吃饱,留点精力去对付他。

不一会,所有的菜都被她们俩人吃得精光,一点不剩,让连蔻感觉还没有吃够,想着家里霍风杨肯定做好等着她,于是让江意晚不用再点她吃饱了,让她也早点回家,别让老公等急了,江意晚看看时间也有走的意思。

江意晚付了餐费,她说她现在比连蔻有钱,以后都吃她的,连蔻乐得。

在付账时候,连蔻特意对老板娘赞美了刚才点的菜,并说明那位服务员服务周到,让江意晚感觉特别酸。

“你哪根筋不对?从你嘴里听到这些还真不顺耳,特别假。”

“没有啊,我实话实说啊,我们什么时候把点的菜全吃光了?”

“那是点的菜少,一盘菜的份量也少,就味道还算可以吧。”

“与人方便,与己方便,你没看到人家多高兴啊,我也高兴。”

“你高兴?”

“是啊,我太紧张了,缓解一下。”

“你在说什么啊?我都听不懂,你为什么紧张?”

“我,乱说的......”

走出赣餐馆,连蔻对江意晚拜拜就没了影,江意晚本还想嘱咐她几句,奇怪她怎么跑得比兔子还快,摇了摇头,向停车的方向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