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五十二章:回家看父母—夜归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2567 2012-01-03 16:19:47

  一夜无话。

第二天是休息日,金家父母带着女儿各家亲戚走了一圈,得到的都是对连蔻的好评,连蔻因为父母面子的问题,打扮的即时尚又庄重,一条粉红色的短裙,头发自己卷成大卷波浪,白色高跟皮鞋,胸前挂了一条长长的白色珠琏,淡妆,她一下楼,在客厅等着的她的父母都相互看了一眼,他们又在怀疑这是自己的女儿吗?

最后一家,连蔻巳经不在状态了,她感觉很累很烦,需要到一个清净的地方坐坐。

“爸、妈这么晚了,还要去啊?还有谁啊?亲戚家不是都去过了?”

“还有一家是你妈的上级,蔻儿,要表现好一点。”

“妈,就算你的官不够大,那爸的官够大了,这个城市还有你们去拜访的人吗?”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讲话,你不是一直主张低调的,看看老上级又怎么了,要懂礼貌,快把妆补一下。”

“哦,是这种关系啊。”

说着便到了一所纯白色的房子前,房子看上去很一般,二层,楼前种满了一排排整齐排列的各色小花,都在20厘米左右,除此外没有什么其它起眼的东西,他们下车时楼前巳站满迎接他们的人,其中有二位年纪稍长,年纪和父母差不多,怎么会是上级呢?

看到他们下了车,二位年纪稍长的上前对连蔻的父母打着招呼并很客气的接进了楼,连蔻只能跟在后面。

进到屋内客厅,连蔻从家具的摆放及众人规矩的样子可以感觉这户人家来头不小,很不自在,她一直在找上级在哪呢?

落座后,端上茶水,看到父母喝过头遍茶后才向主人介绍连蔻,连蔻感觉到了这户人家自己巳不是主角了,礼貌微笑着,感觉好象没有再出场的人,奇怪着。

父母和主人说了一些以前工作的事情,只坐了十多分钟,连蔻父母就告辞了,连蔻紧跟着出来感觉心头畅快不少,她还在想,那位上级在哪呢?

在回家的路上,连蔻一句话也没有问,最后一家应该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

父母也没有说话。

到了家,连蔻想到回不去了,需要请假否则明天早上就迟到了,又不知怎么和张小桐说,但现在不说也要说了,连蔻早就想回家打点好再坐出租到车站,但是看到父母的兴致又不想扫兴,自己顶多被张小桐骂几句,最差扣工资。

“喂,张总监,现在可以讲话吗?”

“可以,你总算回我电话了,你在哪?”

“我今天回不来了,我明天一早回来上班可能会迟到,我请假或者用以前的加班调休?你同意吗?

“我不同意也只能同意,就象前天你都不等我把话讲完就走了。”

“我也没办法,本来可以回来的,我爸妈带我出去了,所以。”

“你在自己家里?和你大官的父母在一起吗?”

“是啊。”连蔻无奈的口气。

“如果你今天想回来,你告诉我地址。”

“干嘛?来回要六个多小时,而且要开夜车,不安全。”

“这个你别管,如果想回来,把地址发过来。”

“不了,我还是请假吧,万一出什么事,我负不了责。”

“我们打个赌,你告诉我城市名,我到了,再打你电话,我现在出发了,还是把地址发过来,考验一下我,你先别睡到了给我开门。”

连蔻半信半疑把地址的门牌号多写了百位,她不想把家里的地址给他,不见得他真的会来,她坐立不安,如果万一来了父母看到怎么说呢?半夜三更接她回去这又是什么关系?解释不清了,关于晕车问题她早想过就睡在后车座上,睡着了不会晕到哪里去。

连蔻陪着父母在客厅说着话,问起刚才最后一家到底是谁时,父母很暧昧,她也不便再问,知道问再多都是搪塞她的话,再说和自己也没有关系,只是好奇而巳。

她问起哥哥金豆公司的情况,没有想到在自己漠不关心的一年多时间里发展如此迅速,让她有一丝不安,也有点证实心中所想,哥哥这么忙怎么还有时间到她住的城市,好象也没有看出有什么正经事,不会是为她而来吧,最好不是这样。

等待是一件心焦的事,连蔻坐不住了,在客厅的钢琴前坐下,弹起了她自己作的曲子,她没有学过作曲,但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那些小蝌蚪她想怎么弹就怎么弹,不顺耳了就换一个蝌蚪试试。

连蔻算过,最晚晚上10:20分前如果张小桐还不到达的话,她就可以睡觉了,弹了一会觉得等人的滋味真是难受,于是走到运动房的跑步机上慢跑,金父看出女儿有些不对劲,过来问她。

“蔻儿,有什么事吗?”

“没事,爸。”

“那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我让你哥哥巳经安排车明天一早送你过去,会在上班时间到达的。”

“爸爸你怎么不早说啊?”

“你哥也才告诉我送你的车几点过来。”

“天哪!”

“怎么了?”

“不知道,有可能的话你一会就知道了。”

“怎么了?”

“真的不知道,爸爸。”

连蔻索性回房把自己的行李整理了一下,不管一会真的张小桐会来还是明天走都要整理的,整理完了又没事可做躺在床上想事情,她想起了霍风杨,如果让他来接,他一定会来的,但对张小桐还是抱有怀疑的态度,这说明了什么呢?胡思乱想中。

手机响了,是张小桐,晚上10:00还不到,难道到了?

“张总监,你到了?这么快?”

“是啊,可是我敲了门,他们说我找错了,你是故意的还是自己家的地址都记不清了?”

“你也真够厉害的,我出来接你一起走吧。”

“怎么不想介绍我给你父母?当然我不是奔着他们来的,我是想看看你提出的要求我能不能做到。”

“我对我父母说一下看他们的意思吧。”

连蔻收拾了一下,提着行李下了楼,对还在客厅商量事情的父母说要走了,公司领导来接她,巳经到了,让父亲转告哥哥金豆明天不用专人送了。

金父和连母听到连蔻这么说,怪不得女儿怪怪的,原来公司领导来接了,那就让他进来坐一会吧,连蔻不想多说,说多了反而更多的说不清楚。

连蔻走出客厅,出了门廊,到大门处,开了门,给张小桐打了电话告之他正确的门牌号让他过来。

当张小桐跟着连蔻走进客厅时,金父连母都站了起来,没有想到连蔻的领导长得这么帅,比电视当红小生还要养眼,还特意来接女儿,这里面是不是有事啊?连蔻也不说清楚,看看他们站在一起还真是金童玉女。

连蔻父母请张小桐喝了杯茶,聊了几句才放他们走,送到门外,父母嘱咐了几句。

连蔻和张小桐连夜回去了。

回到客厅金父打了金豆的手机,让他明天不用派车,连蔻巳经被接走了,是她的领导接走的,当金豆听到张小桐的名字后勃然大怒,当金父再次询问时金豆开始责问父母怎么就让连蔻走了,很不愉快的把电话挂了。

金父连母不明状况再打金豆手机巳关机了,改打儿媳电话,从史蝶口中也得不到什么讯息,他们知道肯定有事不然金豆连他们的电话也不接了,但到底什么事呢?

看看连蔻和张小桐也没有什么事,那儿子为什么发火,还挂了他们的电话,从来没有过的事,他们讨论到最后还是觉得儿子要好好修理一下了,人人都金董金董叫着,都叫出毛病了,连母觉得自己还是单独把儿媳叫出来好好问一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